Murphy表示分享在UVa的骚扰经历不是一件令人舒服或容易的事

“做真实的自己,并且不要对发声感到羞耻,因为我认为这是我们都需要做的事情。”

Tammy_Snyder_Murphy1

Tammy Murphy iterated that the University was not at fault for what happened to her.

Courtesy Wikimedia Commons

当新泽西第一夫人Tammy Murphy出席在新泽西Morristown进行的Women’s March活动时,她表示她原以为只有几千人会参加。但是据报道,在UVa监事会分享了她曾经在UVa读大二时被性骚扰的经历后,在场的人数高达15000人。

Muphy于1987年从UVa毕业,主修英语和传媒学。她曾被前州长Terry McAuliffe于2015年7月任命为大学监事会的一员。最近,在她丈夫赢得了去年11月的州长选举后,成为了新泽西州的第一夫人。

“‘Me Too’ (‘我也是’ )活动让有权势的人谦逊,给被遗忘的人以力量,”Murphy在星期六的演讲中说道。“我会在这个不断增大的队伍里加入自己的声音。30年前,当我是一个大学二年级学生的时候,我受到了性骚扰。”

虽然她在讲话中提高了‘Me Too’ (‘我也是’ )活动--一个鼓励性骚扰幸存者们分享他们的故事并告诉他们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的运动--Murphy在采访中告诉Cavalier Daily她不确定这个运动到底对她决定站出来发声起到了多大作用。但是,Murphy的故事吸引了来自全国的注意力,而且她由此加入了那些分享过自己受到性骚扰和性侵经历的名人长名单中。

“说实话,我有个知道这个故事的朋友,或者说她知道一部分,然后她前一阵儿跟我说如果我能考虑把这个经历分享出来就太好了,因为她认为别人可以从中受益,“Murphy说道。“我认为在Women’s March开展之际,这似乎是一个好的时机。”

Murphy在她的演讲中讲到,性骚扰发生在她一个人走在一条阴暗的小路上的时候。一个男人把她拉进了树丛里并试图脱掉她的衣服,在这个过程中她一直在尖叫求救。当施暴人试图用一个苹果堵住她的嘴让她发不出声音的时候,她狠狠地咬了这个男人并且跑进了附近一个兄弟会的房子。

从UVa的报告中得知,涉嫌的施暴人在事件发生的时候并不隶属于UVa,并且在事件发生后被送往当地执法机关。Murphy说对她施暴的人最终并没有因为骚扰她而得到公正的裁决,虽然他之后因为另一个罪行进了监狱。

Murphy反复声明她的经历并不是UVa的过错。

“...我希望你们知道,我从来没觉得UVa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Murphy说。“这不是一件仅限于UVa的事情。我觉得是我们整个社会的问题,而且我觉得那时候还没有对受到性骚扰的人的支持。”

30年前在她受到骚扰的时候,Murphy说没有人在谈论这个话题。而现在人们开始讨论这个话题,她也很愿意加入这个谈话。”

“我分享这个故事的最主要的理由之一就是我希望可以鼓励人们站出来发声,”Murphy说道。“我希望别的人能知道这样是没问题的。虽然在星期六把这个经历讲出来并不是一件舒服或简单的事情,但是我觉得如果有一个人能从中得到帮助那整件事情就是有意义的。”

Murphy说作为领导力角色她愿意指导并帮助其他经历过性骚扰的人。她鼓励幸存者向他人寻求帮助--不论是他们的朋友、家人还是校方。

“...我觉得社会现在更加开明并且愿意去理解和帮助,相比于,我觉得,以前人们愿意的程度,”Murphy说道。“所以我会说我并不害怕。”

自从她周六的演讲之后,Murphy说她已经有很多不管是自己、自己的朋友或是家人曾经历过性骚扰的人来找她了。她表示,她的故事已经有了自己的生命力。她说她觉得这是有原因的。

“你必须要小心,”Murphy说,“但是做真实的自己,并且不要对发声感到羞耻,因为我认为这是我们都需要做的事情。”

related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