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宽视野:人文学科中被忽视的声音

f-Bookshelf-AWalsh

Many University professors are committed to diversifying their syllabi by including the works of previously underrepresented authors

Andrew Walsh | Cavalier Daily

在设计人文学科的教学大纲时,教授根据能知会,挑战学生,和丰富他们总体的学习经验的潜能来评估课本。

在过去,人文课程的教学大纲主要聚焦于白人男性作者的作品,结果忽略了历史及当代没有被充分代表的群体的声音。 现在,一些大学教授通过在课堂里结合更多样化作家的作品,试图放大这些以前被忽视的声音。尽管一直有进展,人文学科部门中的一些教授仍然相信,为了在课堂里融入更全面和全球化的视角,并且保证所有的学生都在他们阅读的课文中占有一席之地,仍有更多的工作可以去实行。

打破模式

由于在人文课堂中突出不同看法的趋势最近才出现,一些大学教授提到他们完成本科学习的时候,没有听到很多不同的观念。对于多样化观点的不熟悉以及人文学科中压倒性地以欧洲为中心的特点,对关注全球化的视角提出了挑战。

“你对一个话题的第一想法就是你能第一联想到的人”,Ross Cameron,Corcoran哲学系的教授和本科生项目的导师说。“所以..第一批出现在我脑中的人是我在本科生时代学习到的人。那么为什么我被教授了有关这些人的知识呢?因为他们是我的老师所了解的人,甚至追溯到更远的时候。且这些人都是白人男性,所以理所当然地会成为第一批出现在你脑海的人们。”

Cameron说打破这个主导教学的模式是打造一个更具有代表性的课程的第一步,这样的观念让他在他的哲学入门课程中囊括了像有关性别和种族形而上学这样的主题。然而,一旦教授决定将不同的声音囊括进课程,怎样有效地做到仍然是个问题。

“一些这样类似的声音有点儿被遗忘了,所以仅仅为了能找到它们你就需要投入更多的努力,”Cameron 说。“拓宽你讨论的问题甚至要更难,因为这样你是真的在谈论,或者某种程度上,重新接受教育—学习一套完全不同的问题。这样的好处是(学习这些)真的很有趣,但也很难,耗时间。”

英语系的教授 John O’Brien 说,多样化的观点在过去被忽视的原因之一是,在低社会和经济阶层的人们既没有自由也没有途径去发表自己的作品。他们的思想一直不能被广泛流传,因此导致了在历史长河中遗失的风险。

“最重要的不过是,我们要意识到在每个节点上我们拥有的,尤其是以前的作品,都是,或者主要是精英阶级的作家写的,他们有途径获取很多劳动人民,尤其女性和有色人种被拒绝给予的工具,”O’ Brien 在一封给Cavalier Daily 的邮件中说。

在教授一些女性和少数群体作品稀缺的年代,比如早期基督教时,教授们可以通过加入现代的评论和解读去提升课程大纲的质量,以此在课堂里给这些群体一个发声的空间。

“同时这也意味着,要结合当代从更广阔的视角完成学术成就,而不仅是传统的,主要的,白人男性学者写成的教科书,也要包括最近的由女性,有色人种完成的作品,”Karl Shuve,宗教研究的副教授和本科项目的导师说。

使视野更多样化

尽管文学,历史,哲学和宗教里的一些核心文本已经被着重研究了好几个世纪,不同的作家仍被重新发掘,被介绍进学术视野—在人文学科的特定领域中,知识分子相信最具有阅读和教学价值的作品合集。尽管像William Shakespeare和John Locke这样的作家已经被分析了很多个世纪,根据文本和当前历史时期相关联的方式,人们也对其他不同的文献着迷。

考虑到去年暑假的一系列事件,当白人至上主义者的观点在Charlottesville城中被给予了平台展现,一些教授相信多元化的视角在人文学科的课程占有一个正当的位置,因为其能处理仍残留在学校和Charlottesville社区里的问题。

比如,在她的英语文学史的课堂里,英语系的副教授Elizabeth Fowler从传统的视野来看,并且通过包含一些不一定是专业人士,但对早期现代文学的对话做出贡献的女性和有色人种的作品,试图推广一个多元化的视角。她说这些声音可以和当前政治,社会风气下的学生产生共鸣。

“有很多作家(的作品)在20年前完全不会被学校采用或者不编进文选里,”Fowler说。“(过去)人们甚至没听说过他们,但我们现在想要教授他们。在某些时期,特定的作家变得更重要了,因为他们在向我们对话,并且我们不一样了。”

虽然很多教授都认同一个多样化的教学大纲是关键,但一些教授说持续不断地将未被充分代表的群体的故事编织到课堂整体的叙事中是很重要的—而不是把这些议题单独隔离出来,然后丢下它们继续往前。

“与过去一样,性别或者性意识经常被放进了一个盒子中单独讨论,”Chris Gratien,Corcoran历史系的助理教授说。“我一直尝试在我的课堂里,把所有内容更多地整合在一起,而不是让非精英的视角显得很例外,或者是成为主流话语的替代品。在我的课上,我们没有一周是单独讲女性的…一周单独讲少数民族或者种族,这些是一直在我们意识里的。”

文学,哲学,历史和宗教的领域是一直在变化的—他们根据当时知识分子觉得令人信服的(内容)转变并扩展。

“我认为,我们想要完整范围的把写作以某种方式展示出来,”Fowler说,“而且我们一直只是在展示冰山一角,因为有太多写成的作品,我们只能获取其中一部分。但我们想要这些冰山一角真正向人们传达隐藏在表面下的东西。”

一个全球化视角的作用

很多教授都同意,多样化的课程设置吸引不同背景的学生到人文科系,并且激发他们的踊跃参与和兴趣。教授们说,当学生能在阅读的课文中认同自己,学生们就会更好地参与课堂本身。

“我认为你肯定能吸引更多的学生,”卡梅伦说。 “我认为......你正在接触一群你平常可能不会接触的学生......这样让他们认识到了与他们的日常生活直接相关的哲学。仍然存在很多正确的传统命题,你并不是在忽视那些东西。你是在补充它,而且我认为,至少,在扩大可能参与课堂活动的学生范围之前还有一长段路要走。”

Gratien说,在人文课程—特别是历史课程中—全球化的视角可以让学生看到更大的图景,更充分地理解关键概念。

“回顾历史,来认识到有很多关于过去的记叙,并且这些叙述经常互相对抗和争论......我们需要留意这样的事实,即同一套事件和发展对不同的人意味着不同的事情,”Gratien说。 “来强调,在这一点上,意识到能够说明过去经历的声音的多样性是非常重要的。”

因为人文学科致力于探索过去和现在的人们是如何将他们的个人经历存档和分析,Gratien表示,所以重要的是为每个班级的学生提供各种各样的体验。例如,在他关于中东历史的课堂上,Gratien包括了由现代,当地人作家写成的小说和回忆录,以增加一定程度的相关性。他说这种方法可以让他分享在这个地区长大的人的观点,而不是仅仅依赖于外部分析。

Gratien说,尽管不可能分享每一种观点,课堂也不应该只关注一个单一群体的经历。他认为课程应该体现历史本身的多面性。

“在人文学科领域,我们追求的是理解人们的观点和他们的主观性,”Gratien说。 “我们不一定要试图完成一个对世界全面或客观的描述,而是理解人们认识他们的过去和现在的不同方式。”

有意识的持续努力

许多教授认为,人文科系在试图突出广泛的作家和思想家的声音方面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然而,有人说,为了让课堂更加多元化,还有更多能做的,包括确保教职员工有能力处理这些关于代表不同声音的问题。

“要融入这些东西,对于现在所有教职员工来说是不够的,”Cameron说。 “这很好也很重要,但我们需要拓宽提供的课程,同时也要扩大教职工队伍,因为我们需要能够教授这些课程的人。现在仍有工作要做。“

最终,如何将未被充分代表的团体的声音纳入人文课堂更广泛的对话中的决定权在于每位教授,他们在每个学期开始时会做出决定。

“我认为这个决定就在于一直认识到你在教学大纲中里放入了谁,你在课堂上与谁交流,”Shuve说。 “这可能意味着每年都在寻找新的观点,试图寻找从不同角度写成的文章或书籍…每年都有意识地决定关于新的学术成就,以及可以包括的新的声音。”

related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