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 Kristol, Neera Tanden与其他学者关于美国总统的讨论

ns-paramount-HAshe

Bill Kristol said he’s not as worried about the damage President Donald Trump has done in the past 15 months as he is for what Trump may do in the next three years. 

Hannah Ashe | Cavalier Daily

The article does not express the views or positions of the translators. The article is a translated version of the article found below:

http://www.cavalierdaily.com/article/2018/04/bill-kristol-neera-tanden-other-scholars-speak-on-the-american-presidency

Translated by: Jingnan Sun and Ying Dai

Original writer: Haley Edmonds

今年Tom Tom Founders Festival的两个由政治领袖,记者与学者组成的论坛于本周三在Paramount剧院举行。论坛讨论了美国总统影响下的政治两极分化与民族团结问题。这项活动由Miller 公共中心组织。

The Tom Tom 创业节是一个一年一次为期一周的活动。这项活动致力于通过一系列与政治,艺术,商务革新有关的讨论来为Charlottesville带来改变。

尽管该项活动主要侧重于商业,“在十字路口的总统任期”论坛讨论了特朗普政府下的美国民主问题。参与活动的校外嘉宾有Bill Kristol,The Weekly Standard的保守党政治评论员,Neera Tanden,美国进展中心主任以及John Negroponte,布什时期的国家情报局主管。

Miller中心主管兼ceo William Antholis,以及公共进程主管Douglas Blackmon是本次论坛的主持人。Nicole Hemmer,一位总统研究专业副教授也在论坛中发言。

Negroponte 的加入为此次论坛带来争议。1995年Baltimore Sun调查发现当他在里根时期委任洪都拉斯大使馆人权部门时,Negroponte知道军事虐待的存在并选择了不作为。Negroponte对此予以否认。

一个叫Michael Johnson的抗议者在会场外举着指控Negroponte与美国政府同谋不道德行为的抗议标语。他说John Negroponte参与了在伊拉克发生的滔天战争罪,包括帮助布什政府执行非法不公正的战争,并且导致了洪都拉斯与尼加拉瓜的战争。

在第一个论坛中,Negroponte独自出现在台上。Antholis引导他讨论他在白宫的经历,特朗普的当前外交政策以及他对目前美国国家情报的看法。Negroponte说看在特朗普上任后白宫频繁的替换人员的份上,“此刻并不是一个异常时刻,特别是这个总统从未有过政治经验。”

“特朗普国家安全部的三位重要顾问(国务卿,国防部长,国家安全顾问)的观点一致,这一点十分重要。这三个部门的关系对于一个国家成功的国防安全与外交关系至关重要。”

在Negroponte发言之后,另一个由Blackmon主持的论坛邀请了Kristol, Tanden and Hemmer,三位政治迷讨论了白宫在特朗普政权下的15个月。

Blackmon 提出了关于特朗普如何赢得大选以及美国民众对此的反应等问题。

与会人员对于特朗普持有不同意见。

Tanden说特朗普是美国对于第一任黑人总统的反应。“现在发生的许多事情都可以用极右分子对于黑人总统的惊慌而解释。这些极右份子希望与奥马巴截然相反的特质,而这个人就是特朗普。”

Kristol对此有不同的解释,他认为特朗普只是占了党派分裂时期的便宜。而后论坛转移到对于特朗普政权的讨论。

Tanden 说“如果你认为Trump上台而地球还没毁灭,那么我猜他的执政正处于一个良性阶段。但我对美国有更高的要求。”

Kristol说他比起特朗普目前造成的伤害,它更担心特朗普将来会做出什么。Kristol说“一些限制已经消失了,特朗普越来越浮躁。”他认为这种盲目可以由传统美国政治与社会结构的稳定性而被缓解。

“美国系统很强大,我们有很棒的国父建立这个体制,一个具有煽动性的总统并不会毁灭司法,媒体,大学,宗教等等。”

在此项活动后的采访中,Hemmer说特朗普政权的重要影响将会作为民主与美国政治普世价值被录入法律。

“过去的200年内我们一直依法治国,在将来的5到10年,许多社会也将被归入法律,比如在水门事件后我们看见许多新法律的颁布。”

在深度探讨特朗普政权的问题后,发言人对于特朗普政权无意间动员的社会力量表示肯定。

Tanden不仅对千禧年一代在纠正不公正中的角色充满希望,她也对女性在改变社会环境的角色充满希望。“教师罢工,社保游行与两次女权游戏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游行。他们都代表了女性对于特朗普当政的不满呼声。“

related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