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参观游览活动在处理联合右翼组织和奴隶制的态度上有所分歧

ns-DOTL-MVickery

Days on the Lawn allows prospective, admitted students to learn more about the University.

Megan Vickery | Cavalier Daily

 The article does not express the views or positions of the translators. 

The article is a translated version of the article found below: 

http://www.cavalierdaily.com/article/2018/04/u-guides-given-autonomy-when-addressing-unite-the-right-slavery

Translated by: Elena Xiao and Yuanning Xiang

Original writer: Isabel Jones

周一下午,大约50名刚刚被录取的未来新生和他们的家长一起聚集在一名校园参观服务的人员旁,她在为他们做好准备迎接Days on the Lawn 校园游。这群人积极地聆听着导游介绍具有历史意义的Lawn和Academical Village 的建筑史,八个月前,在这里拿着火炬的白人至上主义者游行穿过校园。

时长50分钟的游览中,导游分享了课外活动,学业和出国学习的个人趣事。然而,尽管在游览的最后有一个家长问了一个私人问题,关于学校和奴隶制深深的联系和去年八月致死的联合右翼组织集会—其中有几人受伤和一名反对者被杀害—基本上没有被讨论。

Victoria Robertson,一名大二的商学院学生和校园导游,说她记得某次有人问起了集会。

“当时我在和我见习班中的另一名成员一起轮换带队游览,其中一名家长确实问到了8月11和12号,问我们对集会和Honor code关系的看法,“Robertson说。“这是我见过在【Days on the Lawn】中提及集会最多的一次了。我们两人都轮流谈了我们对8月11和12的看法,讲了在那些天里我们听到的故事,和学校怎么处理这个状况,也讲了不少学生对集会的情绪…所以谈话还是比较开放和坦诚的。”在这次游览中,家长和学生没有像对课堂大小,国外学习和学生生活这样的话题这样,那么关心大学的奴隶历史或者联合右翼组织集会。

我猜,【学校和奴隶制的历史】很重要,值得被提及,但至少,我感觉我们接受的校园游览已经能满足我的需求了,”Helen Belcher,一位从Brookline,Mass来的最近被录取的学生家长说。

Belcher 在和她的朋友Sophia MacLean,以及她们的母亲一起参观校园,她们所有人都认同游览已经为被录取的学生提供了必需的信息,尽管她们同意一场关于奴隶制和8月11和12日事件的讨论会是很好的加分项。

“我也没有觉得【8月11和12日的话题】是严重的遗漏,”MacLean的母亲Joanne Liautaud说。“我不担心我女儿来U.Va。我觉得这里的教职人员,根据我从学生和其他人那里听说的来看,是一个非常支持学生,自由的集体,同时我也觉得校园里有很多人在支援这个讨论,一件我以为最重要的事情。”

Robertson说,校园导游的人在上个学期更注重议论联合右翼组织集会,当时事件还在公众视野中。她的个人战略是在游览开始的时候,提及贴在Lawn房间门上的谴责仇恨的海报,再把关于8月11和12日的话题自然地引入讨论。

在不久之前,去年夏天的白人民族主义集会之前,校园导游已经组织过涉及敏感话题的参观,包括Hannah Graham被谋杀事件,和现在已经被撤回的宣扬校园团伙强奸的滚石文章。

“我们最久的一批导游紧随在滚石和Hannah Graham事件之后领导了游览,他们在我们决定怎么在参观时处理8月11和12号事件时显得弥足珍贵,”Mary Boyd Crosier,学校游览服务的主席,一位大三的工程院学生,在和Cavalier Daily交换的一封邮件中说道。“几名导游在我们第一次全体会议的一个版块里谈了他们的经验和建议,并鼓励大家直接解决事情,而不是等到问题发生。如果游客们有可能想到一个特定话题,通过提前谈及“房间里的大象”,可以消除了让他们不舒服的因素。” 尽管校园导游人员选择不在游览中包括8月11和12号的细节,学校游览服务保证导游仍做好了准备,能够满意地回答担心的家长和游客在这件事上的疑问。不仅如此,学校游览服务为导游提供了能引入话题的有用的转换技巧,比如安全问题,Crosier说。

“一般来说,对8月11和12号事件感到焦虑的游客,会通过在录取学生游览上问起校园安全来表达他们的不安,”Crosier说。“一个对于安全的提问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来解释在八月份发生了什么,并结合解释提高学生安全性和预防类似事件发生的行政工作,也强调学生们团结起来支援彼此。”

通常来说,大学和奴隶制复杂的过去只在历史性的参观中被提及。历史性的参观涉及大学的成立和历史,通常持续一小时。每位导游都被要用游览中的一站讨论奴隶制。然而,选择怎么对付这个话题是由导游决定的。

“我不怎么触及【Thomas Jefferson】。我觉得我的情况是,提供在学校实际工作过的奴隶的证言更重要,并且我们能获取那些故事,所以我更具体地谈及这些奴隶。”Robertson说。“我也有朋友会在参观中说很多关于Thomas Jefferson的事情和他对奴隶制自相矛盾的观点。这都取决于参观导游个人。”

Jefferson,学校的创始人,作为奴隶主在Unite the Right 集会后遭受了很多非议。去年九月,在一系列事件中,活动分子在Rotunda北面的Jefferson雕像上盖上布,以抗议他拥有过奴隶。在四月13日—Jefferson生日纪念日—又有一座Jefferson雕像被涂上“种族主义者+强奸犯”的话语,很可能是因为类似的原因。

自从校园导游服务从U.Va 招生办独立出来运作,导游有完全的自主权决定他们在游览里呈现的信息,和传达这些信息的方式。尽管如此,校园导游服务会要求导游接受大量训练,并在参观中结合深刻想法,“新的导游接受训练时,他们需要读很多【关于奴隶的】故事,也要从Kirt von Daacke, President’s Commission on Slavery 的主席之一,Brandon Dillard,Slavery at Monticello游览的负责人,和其他在会谈论Jefferson复杂过去的专家那里,听取第一手资料。”

去年八月,本科招生办公室的院长Gregory Roberts和Nicole Eramo,评估和计划部执行主任,参加了校园游览服务的全体会议,解释了学校对Unite the Right 集会的应对,建议如何在参观中处理此类问题。然而,没有一个建议要求被游览服务采纳,也不用作指导方针。“我认为,面向未来的一个重大的挑战是,如何保证以后的导游,从今年秋天的2022届学生开始,完全做好处理8月11和12号事件的准备,毕竟在当时他们还不是UVA学生,”Crosier说。“我们已经把8月11和12事件和应对细节融合进了为新成员准备的培训套餐中,但更困难的是传达事件在当时(现在仍然有)对学生造成的巨大感情冲击,以便在以后的日子里,新来的导游可以共享这样的故事。”

Robertson and Crosier 也发现,学校关于奴隶制的历史方面稀缺的信息,是在游览中结合对奴隶制讨论的另一障碍。尽管学校最近更积极地承认这段历史,还需要主动地和President’s Commission of Slavery这样的组织做更多工作,President’s Commission of Slavery在2013年负责纪念学校和被奴役人民在历史上的关系。此委员会在2017年举行了小型研讨会,名为“大学,奴隶制,公众记忆和已经建造的图景。”

“关于如何解读大学和奴隶制的历史,我认为我们最大的挑战是继续在研究中推进个人的叙述和故事的分享,”Crosier说。“我们最终的重点是要讲述一段真实和有价值的学校历史,而这没有办法在不讨论UVA的奴隶历史的情况下完成。”

related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