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虚伪的凯斯勒新诉讼

如果有机会,原告将剥夺数万人寻求的宪法保护

7da4f100-baab-4461-a16e-b7e9bbc433b3-sized-1000x1000

Unite the Right organizer Jason Kessler — alongside three white supremacist groups — filed a joint lawsuit against the City of Charlottesville, former Charlottesville Police Chief Al Thomas and Virginia State Police Lt. Becky Crannis-Curl last week.

Anna Higgins | Cavalier Daily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http://www.cavalierdaily.com/article/2018/11/editorial-the-hypocrisy-of-kesslers-new-lawsuit

原作者: Editorial Board | 11/14/2018

译者:Jingnan Sun, Chenyang Xia

上周“团结右翼”(Unite the Right)组织者Jason Kessler(杰森凯斯勒)与三个白人至上群体一同对夏洛茨维尔市,前夏洛茨维尔警察局长Al Thomas以及弗吉尼亚州警 Lt. Becky Crannis-Curl发起联合诉讼。在诉讼中,原告Jason Kessler, “国家社会主义运动组织”(the National Socialist Movement), “欧洲认同组织”(Identity Evropa)与“传统工人党”(Traditionalist Worker’s Party)认为他们的第一和第十四修正法权利在2017年8月的“团结右翼”游行中被侵犯。这件法案的讽刺之处正在于此法案内在的虚伪:即原告通过装做受害者来对他们的宪法权利进行司法斗争。而试图为自认的受害者身份辩护的原告者们,所声称的理念断言于对他人的诬陷。

尽管白人至上组织在美国已经存在了好几世纪,但是“争取另类权利运动”(Alternative Right Movement)越来越渴望获得公公关注。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获得一定的媒体关注后,“alt-right”一词已经成为反犹太主义,厌恶女性,恐同,新同盟以及全国白人民族主义的同城。弗吉尼亚大学校友Jason Kessler与Richard Spencer近年来作为alt-right的主要政治领袖率先推动这项运动。他们在2017年8月于夏洛茨维尔举行并造成了市民受伤,Heather Heyer的死亡的团结右翼游行。

白人民族主义运动一直将装做受害者作为其争夺霸权的政治战略。 2017年8月,Jason Kessler 向夏洛茨维尔市提起了第一起诉讼。因为该市试图将他的集会许可证从解放公园 (Emancipation Park)(自后改名为Market Street公园)转移到麦金泰尔(McIntire)公园。Jason Kessler 认为这一决定违反了他的第一修正案权利。次年,因纽约市拒绝了Kessler要求举行“联合右翼”周年纪念集会的许可,Kessler提出了另一起诉讼。后来他放弃了该诉讼,转而支持在华盛顿特区举办示威游行。

在最近的诉讼中,原告批评夏洛茨维尔警察局对2017年8月12日UTR集会的回应,认为CPD(夏洛茨维尔警局)没有采取足够的行动来保护白人至上者们行使宪法的权利。原告辩称,Crannis-Curl, Thomas,和夏洛茨维尔市的行为“违反州法律并且,是故意,肆意,恶意,和或故意对原告的权利无动于衷的。”他们目前正在寻求陪审团审判以及Thomas和Crannis-Curl的惩罚性赔偿。

虽然Kessler自称白人民族主义权利的捍卫者,但他的自称充满了虚伪。Kessler的种族主义信仰是基于少数权利压制大众是必要的这一观点。虽然Kessler要求为自己和其他白人民族主义者提供宪法保护,但他严重的社会只为一部分被选中的族裔提供宪法保护。Kessler的白人至上主义信仰,如果立法,将无可否认地侵犯所有非美国白人的宪法权利。白人霸权的怪诞虚伪在于它自称为保护宪法权益而斗争的同时,公然无视他人的权利和人性。

作为一个社区,我们必须尽我们必须所能去抵抗充满恐惧与仇恨的白人民族主义政治。我们必须通过揭露他们的虚伪,即为了获得关注而压迫他人,来指出种族主义者的内在逻辑冲突。

related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