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问我多少人曾经告诉我我应该当个律师

有人觉得这是坚持不懈,有人认为这种行为很烦人

DSC_0513-2

Lucie Drahozal is a Life Columnist for The Cavalier Daily.

Christina Anton | Cavalier Daily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http://www.cavalierdaily.com/article/2018/11/ask-me-how-many-times-ive-been-told-i-should-be-a-lawyer

原作者: Lucie Drahozal

译者:Yuanshu Wang and Shining Wang

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是一个想法很坚定的人的时候是因为我妈再也受不了我这个热衷辩论的人了。她会放弃说服我改变我自己的想法,而是说“你应该去当个律师“。 我活这么大,当我劝别人接受我的想法的时候,总会有人大人不屑地笑着跟我说我应该去当个律师。我曾经特别看不起当律师这个想法,因为别人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觉得我的固执是个缺点,但我已经开始接受它了。

作为一个孩子,听别人说我固执和坚持自己的想法有多么烦人会让我伤心。大家不是因为好心才这么说的,至少看起来不像是。现在有的时候还是这样--有些人不喜欢那样的我。但是我发现我的固执其实在很多方面都不知不觉地帮助了我。

我这么说是为什么呢?让我首先跟你说我是如何激烈地维护泰勒斯威夫特的。有些人听她所有的歌,但是“不喜欢她这个人”。我觉得那就是个很怂的说辞,真话就是“我其实挺喜欢她的,但是我知道她是个戏精,而且不被太多人喜欢”。但我不是这样的。我知道她是个戏精而且有超多的男朋友,但是她本身就是个很有才华的人,我也认为她在全美国和流行音乐界这么有影响力是很令人敬佩的。而且,我就认为她写的歌都是关于我自己的人生的,因为它们都非常贴近我的生活。

但是,一个我非常坚信的简单道理告诉我,我不需要说服那些不同意Taylor Swift非常棒的人。相反,它教会我为喜欢她感到骄傲,并且不因为大众观念不喜欢她,而为自己找借口掩盖它。

我知道这听起来是一个很傻而不言自明的事情。每个人都知道不要顺应来自同龄人的压力。但对我而言,不是主动地不屈服于同龄人压力,而是更多地摆脱“我的信念在某种程度上比其他人更不有意义”的想法。邓布利多在第一本“哈利波特”一书中说过 - “对抗我们的敌人需要很大的勇气,而对抗我们的朋友也需要同等的勇气。”

通过这种方式,我认为意志坚强是一项了不起的事情。在任何意义上我都不会屈服于同伴的压力,因为如果我不相信某些东西或不想要这样做,我就不做。这不是消极意义上的举动。 如果有人要求我帮他们帮忙,即使我不想这样做,我通常也会做。我说的更多的是外出或做其他蠢事。如果我想留在家里看“办公室”(一部英国电视剧)角色而不是在外面玩到凌晨3点,我会遵从我自己的想法。如果我想开车路过Rugby Road的时候大声放Taylor Swift的歌的时候,我会的。这么做没有什么没有好感到羞耻的。

它实际上归结为在自己做这些事情时真实的感觉是否足够舒适。如果我认为这样做他们会妨碍别人或使情况变得尴尬,我会回避那些事情,因为我不敢心理自在地跟着做。但我会说这是一个很大的东西,我正在积极地学习,就像做像捍卫Taylor Swift这样简单的东西。 所以当我显得意志坚定和爱争论时,请继续告诉我,我应该成为一名律师 - 当你需要我的法律上的建议或强大的执着时,你可以打电话给我。

related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