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吉尼亚大学及学生指出迎新领队中的身份代表性不足

促进关于在迎新领队中增强多样性的讨论

02-27-sp-translation

展示着标牌的迎新领队们。

Courtesy University of Virginia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http://www.cavalierdaily.com/article/2019/02/u-va-and-students-address-underrepresentation-in-orientation-leaders

原作者:Maya Das

迎新领队们通常是新生们在来到校园后最先见到的面孔。作为一名迎新领队,其首要任务就是欢迎新学生们,让他们在来到“新家”后感到舒适并让他们认为当初选择弗吉尼亚大学是正确的。迎新活动不仅给了学生们提问和熟悉校园的机会,也能让他们认识负责住宿和饮食服务的新面孔,以及学术顾问们。

尽管迎新领队们在迎新活动中要担当的重要职责,他们中间却缺少了多样性。

弗吉尼亚大学当前发表的多样性数据显示,学校学生群体中的多样性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具体来说,学生群体中有百分之59的白人,其次有百分之12.8亚洲人,百分之6.5的黑人,百分之6.3的西班牙裔及拉丁裔,以及百分之14.9的外籍非居留者和“其他”。

负责迎新和新生活动的助理主管Sarah Dodge给出了关于迎新领队中多样性的一些见解。

“我经常从大画面考虑,所以在过去我们的队伍中有52个领队,”Dodge说,“我们有很多的白人代表,而除此以外,... 对校园里的少数群体没有特别明显的代表。”

Dodge解释说,增强迎新领队中的多样性一直是他们关注到的一个问题。他们正在尝试和团队中没有完全得到代表的不同群体进行接触,以此来解决问题。

一月十六日,在校生们在脸书上收到了参加在多元文化学生中心举办的迎新领队项目宣讲会的邀请函。这一宣讲会的重要目标正是提出关于迎新领队中缺乏多样代表性的问题,并且进行一场公开的对话交流。

大四的迎新领队Komi Galli参加了这次宣讲会。

“作为迎新领队和有色人种,我真的认为我们在队伍中的表现对很多来到这里的少数群体学生们有很大的影响,因为弗吉尼亚大学是一所众所周知有绝大多数白人的学校。”Galli说,“我们认为现在来到弗大这里的人们理解作为迎新领队和少数群体学生的意义是非常重要的。”

除了宣讲会以外,迎新和新生活动部门还在考虑让学生们被提名并申请这项职位。

“如果我们能够开始进行由学生人们提名他们身边能够代表不同群体的朋友们这一流程的话,那就会鼓励他们的这些这些朋友们去申请成为迎新领队。”Dodge说道。

去年,迎新和新生活动部门更有意识地查看了其去年开始的申请人的人口结构,发现其中的多样性低于预期。Dodge指出对于不同少数群体的代表年年因为学校的周期性而起伏。 

“今年我们最主要的推进之一是关于亚裔美国人和南亚洲人。”Dodge说,“但我们也知道黑人和拉丁美洲人在队伍中同样有代表不足的问题,我们心中希望改善所有这些群体的情况。”

Dodge也注意到多样性不仅仅限于种族。

“我们知道认知为LGBTQ(性少数)群体的人们的身份同样没有被明显地表现,这将会在我们的队伍中持续改进。”Dodge说道。

另一方面,Dodge相信校园中的每一个组织都可以帮助有兴趣成为迎新领队的学生们。

Dodge指出:“不同人们对于成为一名迎新领队有不同的问题,而我们需要留心这些问题,而校园内的每一个组织都应该在我们需要他们时留心帮助学生们获得答案。”

同时,迎新和新生活动部门和来自少数群体的迎新领队们协作,令其成为联结更广泛学生群体的中间人。

来自大三的迎新领队Meghna Shankar是一名亚裔迎新招募队伍的成员。

“问题并不出在少数群体的学生无法成为迎新领队,而是我们在一开始就无法让他们自愿申请。”Shankar说,“招募亚裔迎新领队的一大难题是,成为一位迎新领队并不被他们认为是一项值得在暑假做的事情。”

另外,Shankar指出了对于招募多样化个性学生的努力。

“在海报中,我们放上了不同的短语,比如’我们是亚裔美国人,我们也是迎新领队’,’我们是内向的人,我们也是迎新领队’等等。”Shankar说,“我们的队伍中有那么多不同的身份定义,当然,我们希望还可以有更多的多样性。弗吉尼亚大学正变得越来越多样化,我们的团队也需要展现这一点。”

related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