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大司法委员会顾问对委员会在学生自治中扮演的角色发表看法

Marsh Pattie根据在多个与司法委员会相关的职位上的多年任职经历发表意见

02-28-sp-ujcaddresses

Pattie与弗吉尼亚大学司法委员会的关系一直十分密切:当他还是Curry教育学院的一名研究生时,就曾担任学生代表。

Jennifer Brice | Cavalier Daily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http://www.cavalierdaily.com/article/2019/02/ujc-advisor-addresses-committees-role-in-student-self-governance

原作者:Jennifer Brice

Marsh Pattie, 学生事务部门的助理副总裁,周日晚间和弗吉尼亚大学司法委员会进行了交流。Pattie曾是弗大司法委员会成员,并在今年承担了委员会顾问的任务。

Pattie详细解释了他作为司法委员会顾问的职务,并鼓励委员会成员思考他们在弗吉尼亚大学施行学生自治的理念中起到的领导性作用。

“你必须勇于犯错误,从这些错误中汲取教训并从中恢复,”Pattie对弗大司法委员会说,“司法委员会所做的一切的中心都在于追究人们犯下的错误的责任,但同时也要使用具有教育意义的方式,以帮助人们学习,成长,并保护【弗大】这个社区。”

作为一名顾问,Pattie有权确认、撤回、或提交司法委员会处理的案例至司法覆核部。另外,顾问也监督司法委员会的政策程序,包括委员会章程及条例的变动(司法委员会章程必须经弗吉尼亚大学顾问组批准)。

Jordan Arnold, 一名大四的文理学院学生以及司法委员会主理司法制裁的副主席,质疑Pattie的覆核权是否有可能削减司法委员会在弗大学生自治进程中的权威。Pattie向学生们保证,他计划支持委员会的权威性。

“【行使我的权利】不应该是一种挑衅,也不应该伸手干预管理层,”Pattie回应道,“对于我,一个曾经在委员会中担任多个职务的人而言,这才是合理的【权利行使】方式。”

Pattie与弗吉尼亚大学司法委员会的关系一直十分密切:当他还是Curry教育学院的一名研究生时,就曾担任学生代表。Pattie也曾“坐在桌子的另一端”:他曾担任一名申诉者,将案例递交至司法委员会。之后,作为司法覆核部的一名成员,他也对经司法委员会审理而递交至覆核部的案例有管辖权。相对司法委员会而言,司法覆核部负责覆核由司法委员会审理的原有管辖范围,或是副主席和首席学生事务官所递交的案例。

Pattie而后在Curry教育学院获得了博士学位,之后便担任Darden商学院的一名院长以及学生助理院长。Pattie当前担任学生事务部门的副总裁,之后便接手弗大司法委员会的顾问职务。在与今日弗大的访谈中,Pattie说,他将这个职位视作一个与学生深度互动并维持学生自治机制的一个机会。

“我的工作不是告诉他们做什么或者该怎么做,而是引导他们思考。”Pattie说,“我是学生自治的受益者,我非常有幸成为弗大司法委员会和其他学生组织的一员,我想让其他人也有同样的机会。”

Kevin Warshaw,工程院的大四学生及司法委员会主席,说他学生自治代理人的身份是他在委员会上尤其有满足感的经历。

“它让我开发了软技能,让我能听新生的想法,听他们的经历然后制定适当的制裁来使得他们重新回到我们的社区”,Warshaw 说。“我觉得这是目前为止我在司法委员会最重要的一部分。”

按照委员会的义务,Pattie 讨论了第1831号弗吉尼亚众议院议案,它会给公立大学的学生在学生行为审判中拥有律师的机会。在弗大司法委员会的审判中,委员会的学生辅导员提供法律顾问。

Pattie也谈到了美国教育部民权办公室提出的新的第九条法规。提出的条件会把应用于第九条民事案件的优势证据也应用与其他学生行为案件。优势证据重视证据的分量,而不是呈现的证据的数量。 在和第九条无关的案件里,司法委员会用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据标准,这是司法系统对刑事案件的证据的要求,被审判的学生是无辜的直到证明有罪。这项规定会减少学生行为审判需要的证据数量,从刑事案件的数量到民事案件的数量。

Pattie指出委员会应该注意在州和联邦层面发生的规程,它可能会影响学生在弗大的体验。Pattie 和 Warshaw 补充到,弗大和弗大司法委员会都处于游说反对第1831号弗吉尼亚众议院议案,但是这个议案没有通过委员会。

“当谈到议案里提出的立场时,我们准备好了去宣扬我们的观念,” Warshaw 说。“庆幸的是它没有通过委员会,所以我们没有需要做出那一步,但是我们准备好了去捍卫弗大现在享受的学生自治。”

related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