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ranslation

Black Student Alliance president says OAAA "has proven itself to be out of touch”

黑人学生会联合组织批判非裔美籍事务所(OAAA)

星期三,黑人学生会主席大三学生Aryn Frazier, 发表了公开信斥责OAAA蓄意“牵

制,限制,并监管黑人学生领导”。

这封由众多学校首席信息官(CIO)撰写,针对OAAA 2015-16 战略目标的信函,

表达了对于OAAA过多监管黑人学生会组织的担忧。

Frazier 表示她坚决反对OAAA对Luther P. Jackson Black Cultural Center 的新任

主管Michael Mason职责的过多干涉,因为这表现出OAAA “对黑人学生领袖行为

和影响力”进行涉足的意图 。

OAAA主任Maurice Apprey表示 Frazier 误解了他们的目标和意图。Apprey表示他

们的意图旨在给予学生在资金和势力范围方面的自主权。

“我们实际上是在帮助学生们提高自己内部沟通的能力,而并不在于想要接管他们

的职责。这才是我们的目的。”“相反,当我们在强调推崇团结一致时,学生会反而

在使我们不合。”

Frazier的信函中强调了OAAA使用的“造成破坏”这个词。在文件的初期目标中

,OAAA表示不同势力的黑人组织会“对学校的整体环境造成破坏”

“我不认为“造成破坏”这个词是容易被曲解的一个词”,Frazier说,“我认为虽然我们

可以从多方面去试着解释这个用词,但是这充其量是在扳回颜面罢了。”

OAAA直接回应了那封开放式的信函。Apprey说这段文字脱离了大背景,而其重点

内容却被忽视了.”

在Apprey的书面回复中,Apprey表示他们的文章中“清楚地表达了对服务选民的

CIO们的支持”“OAAA想要协商黑人学生会之中的影响力,而不是降低他们的影响

“无论词句的本意是什么,语言本身不和谐这一点就让人感到甚危。”大三Batten学

生,BOLD Research Society主席,BSA成员DeAnza Cook说道。

“不管OSSA是否有意而为,只要它所用的语言让我感受到那种不愿意协作统一,

就是让人十分不安的” Cook说道, “作为一个黑人领袖,我不觉得我会对这种语言感

尽管如此,Cook表示她和OAAA的合作基本上还是很愉快的。

“我于OAAA的关系之还是愉快大于不愉快的”她说。

Apprey 表示他们原本的声明是对于本身在OAAA已存在的CIO之间的内部矛盾的

“间的内的新领袖在工作职责方面已经越界-我所谓的影响力范围”Apprey说

,“她想要BSA成为学校的支配性首要组织专门针对讨论黑人问题,却已经使其

他学生感到了不自在。”

Frazier反驳了这个言论。

“我认为OAAA想强调是BSA在“控制影响”其他组织并禁止了其他种族的发言权

”Frazier说,“具有讽刺意义的是,他才是那个最大的言论禁止者。”

Frazier的信中要求在十天内于OAAA召开会议 开让黑人学生表达他们的意见并给

予OAAA反馈。”

“每个人都有权利去表达自己对于OAAA组织的看法,无论是好是坏。”Frazier说

即使Frazier信中的要求还算妥当,Mason仍然表示信中的言论“论表示信中决定

重申20世纪的黑人问题 纪曲解了他们的本意。

“无论多么不满,引用奴隶制度做比喻是欠妥的的,完完全全欠妥”他说。

OAAA和学生会之间的城镇厅会议预计在10月19日进行。BSA也会在10月12号召

开会议讨论关于OAAA的问题。

Translated by Wang Mengjun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