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ranslation

U.Va. students smoke less than national average

弗吉尼亚大学学生吸烟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社交吸烟现象仍普遍存在

学校在2008年修订了有关吸烟的政策条例,在大学健康保险计划里提出,禁止在学校所有建筑入口的25英尺范围内吸烟,以及学校将为员工提供戒烟药物。

依据弗吉尼亚大学政策目录,这项修订旨在为教师、职员、学生和访客营造一个无烟雾的工作学习环境,同时保护他们免受暴露烟雾带来的潜在健康危害。

在政策出台之前与出台后,我校大学生吸烟情况已控制在全国平均水平以下。

成瘾的科学研究

烟草制品,如香烟,含有天然成瘾物质尼古丁。

精神病学和神经行为学副教授,温迪林奇博士称,尼古丁成瘾的机制在于其诱导因素。

林奇说:“[尼古丁]是非常有效的刺激物。它与许多诱导因素有关,如吸烟行为,诱因一方面来自于肺部烟气,另一方面就是主要成瘾成分尼古丁本身。”

一旦一个人开始吸烟,这些化学成分和环境物质结合的混合物就会通过使人满足来加强烟瘾。一个人渴望吸烟达到满足就会激活大脑中的一个关键区域,伏隔核,其位于下丘脑内。

林奇说:“伏隔核是大脑中的主要奖赏中心,通过释放多巴胺激活大脑中的烟碱受体。”

林奇强调慢性吸烟的有害影响和推动戒烟的替代性疗法,包括服用尼古丁含片,口香糖或抗烟瘾药贴,但疗法不仅限于此。他还说,与吸烟相比,以这样的方式使用尼古丁更好,因为吸烟含有太多致癌物质。

学校如何应对

根据2012年学校健康促进办公室的一项调查显示,只有13%的弗吉尼亚大学学生吸烟,而二手烟的不利影响使得吸烟有理由成为关注学生公共卫生的关键问题。学校的回应是,在学校建筑内外采取严格的禁烟政策,以及为有意戒烟的师生提供各类信息和卫生资源。

在学校健康促进办公室的同一调查中发现,有70%的学生从来没有吸过烟。

根据健康促进办公室2006年的数据显示,大约有17%的弗吉尼亚大学学生确认为吸烟者。

而根据2006年、2009年和2012年执行的调查数据显示,与其他高校相比,弗吉尼亚大学学生的吸烟流行程度始终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文化和社会影响

心理学教授爱德华迪纳回忆,曾经在大学校园里吸烟比现在更为普遍。学生们,也包括他自己,在教室里,在研讨会上,还在办公室吸烟。

现在,在学术设施、演讲厅、图书馆和办公室是严禁吸食香烟或其他烟草制品的。

然而,在2012年过去的数月里,数据显示弗吉尼亚大学学生的吸烟情况揭示了社交吸烟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模式。

社交吸烟是指偶尔吸烟,经常伴随着喝酒。它存在的部分原因是吸烟社交网络的积极强化,促使了这样的行为。

在2008年由尼古拉斯克里斯塔基斯博士和詹姆斯福勒博士撰写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一项公开研究发表中,发现烟民和非烟民往往会一同融入社会团体。

他们写道,有这样一个增长的趋势,就是烟民主要和其他烟民关系密切,而烟民和非烟民有着相对独立的群体。

这种现象似乎与研究相反,这项研究列举了“戒烟人群的人际传播”作为一个积极因素,促使在过去几十年里吸烟人口呈下降趋势。

健康促进办公室在2012年的报告中支持社交吸烟的日益增长,只有2%的烟民承认自己每天都要吸烟,而超过两倍接近6%的人称,在上个月自己一两天只抽1根或几根烟。

社交吸烟通常发生在学生熟悉的群体中,如聚会或酒吧。当学生在周末,双周或对付特别困难的一周时的每月与朋友外出放纵,或者正逢自己最近很少吸烟,偶尔一些场合下都可能会影响,抑或在各种情况接踵而至时,不能避免社交吸烟。

在同伴健康教育担任外联助理实习生的大四学生Connor Roessler说,他所观察到的大部分吸烟发生在特定的朋友圈里,而社交吸烟并不与主流文化相一致。

“我认为在弗吉尼亚大学有这样一个文化,但那不是真的为了吸烟。”Roessler说。

他还说,现在的校园里,比起吸烟,更流行吸食大麻。

几个学生卫生组织已经注意到大学吸烟问题,并为有意戒烟的同学提供各种各样的资源。作为同伴健康教育实习生,Roessler介绍了一对一课程,可以为学生预约同伴健康教育的老师或健康促进办公室咨询老师,为那些寻求戒烟帮助的同学提供支持,主要资源是他们的“戒烟法宝”。

同伴健康教育工作者力图告知学生吸烟存在的健康风险,不过最终戒烟的决定权还在吸烟者个人。

“我们将给出统计数据告知您吸烟究竟会对身体造成怎样的伤害,但我们不会告诉你该如何戒烟,我们更多是关注身体健康的信息。”Roessler说:“为了促进健康,我们提供更多知识和资源让人们自己决定该如何选择,就是你为什么应该戒烟。”

Translated by Christina Xu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