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ranslation

Proposed bill would allow females to carry concealed handguns on campus

观点聚焦

拟议法案将允许女性在校园携带隐蔽手枪

弗吉尼亚州众议院法案761获得支持和反对,出现有可能的Title IX违规行为,Coughlin说

上月,众议院法案761由Del. Nicholas Freitas (R-Culpeper) 提交至弗吉尼亚州议会,此项法案现正处于搁置状态。

这项法案发布了“禁止高等教育公共机构阻止对持有隐蔽手枪许可的女性在校园携带枪支 ”的规定。

对法案的支持

Freitas说这项法案能使女性援引宪法第二修正案去维护她们携带武器的权利。

“我们想确保每个人都有行使宪法第二修正案的权利,”Freitas 说,“如果妇女有被犯罪人员专门针对,那么我们就要确保我们要扩展这些权利,无论这些妇女身处何方。”

“该法案还旨在从减少女性对校园保卫的依赖性,继而增加女性的自主权,”Freitas说。

“我们认为该法案的关键作用是赋予了女性权力,”Freitas说。 “我们已经看到实例,比如在内华达州,在离警察站只有100 英尺的距离的校内也发生了强奸案。所以,仅仅认为为女性提供更多的安全保护措施就足够了的想法是错误的。”

Freitas说他希望法案不仅能让更多女性得到携带隐蔽枪击的许可,还能起到对女性的暴力攻击的威慑作用。

“该法案能潜在鼓励其他女性寻求机会和训练,继而让她们获取隐蔽枪支携带的许可。 ” Freitas 说。 “另外一点就是此法案对校内女学生虎视眈眈的或有意性侵者的残余效应, 因为他们在攻击女性之前会三思,会想到她们有第二修正案的权利去携带枪支。”

对法案的反对

另外有人担心HB 761可能会导致在校园里更危险的情况。法学院校友 Matt Bennett-枪支安全问题民主党智囊团共创人说,目前尚不清楚扩展枪支数量在校园是否会产生积极的效应。

“枪支和大学生不能混为一谈有许多显而易见的原因,”贝内特说。 “其中,饮酒行为,大学生们尚在发展的大脑和性格与火药枪支格格不入 。现已有很多除枪支使用以外不负责任的行为,所以扩展枪支使用在此基础上是否会有好的影响还有待考证。 “

“通过强制设立公立大学必须遵循的持枪政策,该法案减少了政府的监督,”Bennett说。

“大学当然应该保留决定学生行为的能力,”Bennett说。 “大学有高度责任确保其校园是安全的,如果一所大学的管理认为枪支将使他们的校园更不安全,他们应该有能力去实行这些规则。”

大学生们的观点

身为大学生共和党主席的大四学生Jay Boyd 认为,该法案最首要的意义就是保护了大学中的女性,以及她们由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所赋予的持有武器的权利。他说:“(HB761法案)很短也很直接,提倡在本州的大学中有更多持有武器的自由…这样也更加方便了人们行使第二修正案赋予的权利。”

Boyd相信,该法案会让一些学生,尤其是在大学生共和党的学生,在校园内有更多的安全感。“大多数大学生共和党成员会觉得校园会因为该法案而变得更安全,” 他说,“这比那些仅仅因为第二修正案便支持枪支的共和党人更令人感到舒服一些。”

然而,并不是本校内的所有人都支持 Boyd 的观点。身为本校民主党主席的大三学生Sam Tobin担心,如果通过了法案 HB761,将会带来更多的安全隐患。“(HB761法案)并不解决任何问题,”Tobin 说,“它只会带来更多问题,和一个更危险的校园环境。人们还没有被适当地教导如何在校园内携带枪支。我认为这就是一些事故发生的原因,尤其是在饮酒很普遍的弗吉尼亚大学。”

Tobin 认为,虽然每个人都将经过很多道程序来得到携带隐蔽枪支的许可,但是那些审查标准对于大学生来说不一定足够严格。“在我看来,以及应该在任何理智的人所看来,弗吉尼亚州的隐蔽枪支许可是愚蠢至极地简单易得,那些标准真的不适合,”他说,“你只需要做个网上测试,看一段视频然后参加一个考试,你就可以带着枪到处走了。这标准实在是太低了,真是太疯狂了!”

该法案与第九条法令

除了关于该条法案对枪支管制的影响,还有人担心这会违反第九条法令。该法令禁止一切公共机构——包括公立大学和高等学院——区别对待不同性别的学生。

法律教授 Anne Coughlin 认为,HB761法案明确提出该法案只适用于女性,因此很明显地违反了第九条法令的规定。“(该法案)从表面上看,就是基于性别的区别对待,”Coughlin 说,“这种类型的区分是违反联邦宪法的。”

然而 Freitas 认为,女性是校园暴力最常见的的受害者,所以该法案就是专为保护她们的权利而设计的。Freitas 说:“我们现在有很多报告指出女性明显更易成为犯罪目标,但这样的报告和情形我们并无发现有关于男性的。”

据Coughlin所说,虽然各州法院以前曾规定过一些可以不受第九条法令管制的特例,但这需要有特别充分的理由。由性别来区分并不像种族那样被宪法算作是严格的审查标准,但你需要有特别有说服力的理由来为这个区分辩解,并且那个区分不可以基于不正确的刻板印象。就算有一些事实依据让你认为女性需要枪支来保护自己、或是女性比男性更常受到暴力侵害,因此需要该法案提供的保护,我认为法院会由于它仅仅是基于刻板印象而推翻它。

展望未来

该法案的投票表决原定于此次开庭,但现在被推迟到了下次,以便于进行更深入的考量。 Freitas 说他很确定该法案会在下次的会议上得到更多的支持。“该法案被再次提起时,我们也会得到很多人来证实。我预期我们会得到更多的支持,因为我认为女性应该被允许行使她们所有的权利,而不仅是政客们所认为的那些,” Freitas 说。

然而,Bennett 说他很怀疑该法案能顺利成为法律的一部分。“第一,我不认为政府官员 Terry McAuliffe 会签署它;第二,我怀疑它甚至不会通过弗吉尼亚的立法两院,”Bennett 说,“大多数的法案甚至都不会出现在地方长官的桌上,我怀疑该法案也不会到那么远,它也必然不会有下一步的进展。”

Coughlin 说,即使该法案能通过弗吉尼亚的立法机关并能得到 McAuliffe 的同意,它在联邦层面可能依旧会被认为是违反宪法的。“HB761法案是一个基于性别的反宪法分类,”她在邮件中指出,“州是不会被允许基于性别的区别对待的,除非能提供特别有说服力的理由。由现在的情形看来,本州并不能满足这个要求。政客们在当下环境中努力寻找保护女性不受性别暴力和性骚扰的方法,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这个法案确实不完善。”

该法案将于2017年一月重新审核。

Translated by Mengjun(Isabel) Wang and Yijia Xu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