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ranslation

U.Va. students vote in Super Tuesday primary elections

UVA学生在超级星期二首轮选举中投票

昨日,选民们蜂拥至各自的选区在“超级星期二”总统初选中投下自己的一票。“超级星期二”是长达两周的全国各地广泛初选和预备会议的开端。

学校政治中心的通信部主任Kyle Kondik表示,“超级星期二”是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选举日——在为期两周的选举在3月15日结束之前,大约60%的共和党代表和将近40%的民主党代表的席位将会分配完毕,而这个百分比差异是因为民主党代表中的15%是所谓的“超级代表”。这些代表不受初选和预备会议约束,可以给任何一个候选人投票。

在周二的公开初选中,前国务卿希Hillary Clinton以64.3%的优势赢得了弗吉尼亚民主党内的选举,而Donald Trump则以34.7%的票数赢得了共和党内的胜利。Kondik说,在周二的选举之前,Clinton和Trump就是选举的热门人选。他还预测参议员Marco Rubio可能最终会以高票位居弗吉尼亚州第二位。Rubio在共和党初选中就以31.9%的选票取得了第二。Kondik注意到,在民主党的候选人当中,Bernie Sanders在弗大的选民中有一定优势,但他也准确地预测了Clinton的最终胜利。

弗吉尼亚州在初选中的地位愈发重要,而且因为两党在州内势均力敌,也是大选中的一个关键州。虽然弗吉尼亚最近有倾向民主党的趋势,Kondik认为两党仍需一战才能分出胜负。“我并不认为初选对于大选来说有任何参考价值。但是弗吉尼亚确实已经成为了非常重要的一个州,”Kondit如是说。

他指出,因为弗吉尼亚州包含了一部分阿巴拉契亚地区、由工人阶级白人组成的北部地区、Richmond的主要城市地区和Hampton Roads的沿海地区,弗吉尼亚州本身就像是全美的一个缩影。

“这是一个能反映出整个国家状况的州。这次的选举结果也和2008年和2012年的大选结果非常接近。到目前为止选民们选择支持了Clinton。在‘超级星期二’的初选结束后,选举进程加快了许多。”Kondit这样说道。

在校内,学生们也非常积极地投身选举活动,并且鼓励其他同学去参与投票。

Batten school的研一学生Kelly Kaler以电话游说的方式参与到此次政治活动之中,为Clinton争取选票。去年冬天就曾在Clinton的选举中出力并志愿参加过多次政治活动的Kaler这次为组织了一个名为“行动周”的电话游说活动。虽然她表示她意识到并不是所有学生都有自己的政治取向,她也说大多数学生都一定程度上参与到了政治中来。

“总的来说,我觉得弗大学生受教育程度良好,政治参与度也比较高,”她说。“我认为能参与政治活动非常好,但更重要的是要有一定的目的性,然后为你支持的候选人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还有一些学生想要提高同校同学的政治积极性。法学院三年级Rich Olszewski起草了一份关于在选举日停课以增加民主参与度的请愿书。他说这份起草书是他在U.Va for Bernie Sanders的会议上想到的点子。这个群体的最终目的是让本校的学生都能参与投票,并着重强调初选选举日的重要性。

“和其它很多学校相比,我们并没有相应的政策,” Olszewski说。“如果学校能提供几天假期,就可以为学生们参与投票减少很多障碍。”他还强调了学校向学生宣传选举意义的重要性。

大三文理学院学生、Hoos for Hillary的创立者之一Clara Griff说,弗吉尼亚州的投票地点一般从早上六点开放至晚上七点,但学生们这时可能正忙于期中考试。

“人们并不把它当做优先需要考虑的事,”Griff说。“总是有那么多学业要完成,那么多功课要做。”

四年级文理学院学生、U.Va for Bernie Sanders的组织领导者Nour Sulaiman认为学校应该尽到教育机构的义务,增加学生的政治参与度。他说:“我们需要更多的一些活动来让人们了解选举流程的要求。有天我跟一个大三的同学聊天,她竟然不知道怎样登记投票,什么时候该投票,甚至她到底登记过没有。我总是听到这一类问题,比如‘我有资格投票了吗?’‘我应该去哪儿投票?’”

法学院大一学生、Virginian Law Republicans主席Chelsea Bryant也认为学校的宣传推广活动是增加参与度最重要的一环。她说:“很多人都不知道登记选举的截止日期是几号。” Virginian Law Republicans和Virginian Law Democrats正在进行党派间协作来激励学生们投出他们的一票。Bryant说学生选票的意义正日渐增加。她还表示:“年龄大一些的选民总的来说投票更多,但是2008和2012年间我们已经看到这种差异开始缩小了。”

其它的学生选举组织没有回应我们的评论请求。

Translated by Ailin Liu.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