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ranslation

Woodson Institute hosts panel on “race tax”

Woodson Institute举行“种族负担”会谈

周四晚,名为“种族负担:对黑人群体的经济剥削”的论坛,就警方暴行、高等教育的巨额成本、住房不公以及以上状况给美国黑人群体造成的不平等影响进行了深入讨论。本次的论坛由The Carter G. Woodson Institute for African-American and African Studies主办。本次论坛的组织者,历史系教授Andrew Kahrl表示,本次论坛的主要目的是引起大家对极少谈及的种族问题的重视。“除非我们开始以严肃的态度面对经济剥削的问题,我们永远不会完全理解那些在弗格森,巴尔的摩的街区以及无数其他地区爆发的愤怒。”

本次论坛的主讲人包括目前曾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历史学教授,现任纽约大学的客座教授 Nathan Connolly;从事非裔美国人及非洲研究的俄亥俄州立大学副教授Devin Fergus;弗吉尼亚大学法学院教授Mildred W. Robinson以及普林斯顿大学从事非裔美国人研究的助理教授Keeanga-Yamahtta Taylor。

Connolly主要介绍了非裔美国人在美国的住房所有权。他指出,黑人被鼓励购买房屋但因为价格歧视政策不得不再将其租出已经成为一个社会现象。据Connolly介绍,黑人通常需要支付比白人高百分之25至30的价格才能搬入一个以白人为主人群的社区。“生活在一个有种族歧视的美国就如同生活在一个没有童话的迪士尼乐园。”Connolly在把黑人群体比作被迫为一些基本物品支付更高价格的群众。他同时也说尽管因为很多政治家举出城市贫困的问题,从而造成黑人社区是“贫民窟”的错误印象,大多数的贫困黑人区都聚集在美国城郊。他举了总统候选人Sen. Bernie Sanders作为例子。“他在21世纪的美国还保留着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思想。”Connolly这样评论道。

Fergus认为不均匀分布的高等教育资源是住房资源不平等的一个来源。“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大学学历一直被认为是获得社会平等待遇的重要途径。而现在这种情况已经不存在了。”Fergus介绍说,在百分之66的白人学生正在为接受高等教育而借钱的同时,有高达百分之81的黑人学生也正在这样努力着。这些黑人学生也更可能会延迟购买住房的时间。“黑人有较高的债务收入比,”Fergus说,这最终会导致较低的银行信用和支付更高的利率。这种现象是大规模的,迥然不同的,并且存在于几代人间的。

经济困境导致了过度监管,Robinson这样说道,并且引用了密苏里州弗格森发生的种族歧视事件作为一个例子。“为什么在弗格森,警力变为了收税者而不是保护者?”Robinson这样质疑道。

她认为以黑人为主的城市在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逐渐下滑的经济状况是这个问题的答案之一。虽然当地政府已经习惯将财产税作为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伴随着次级贷款逐渐普遍,财产税限制条款也在逐渐增加。Robinson解释说,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把罚款和传票作为获得资金的一种手段。Robinson同时表示一个警官的传票数量是决定他们效率的标准,这也是导致黑人社区警力过度泛滥的原因。

Taylor最终以针对理解“种族负担”的影响力的重要性为结语总结了几位主讲人的谈话。“我们对于经济层面出现的种族歧视的理解把原本简单的事物复杂化了。”Taylor这样说。她认为造成黑人群体的犯罪和经济差距的主要原因就是歧视和不合格的教育和住房条件。“因此,黑人群体被困在了一个循环之中,这种循环为警力泛滥的问题提供了条件。”Taylor这样说道,“目前警察当局被要求弥补部分城市的财政缺口,这是关于’种族负担’的最新消息。”

Translated by Yuning Don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