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ranslation

Presidential debate screening draws 350 students

Translated by Lan Jiang and Yinhao Ge

弗吉尼亚大学的几个学生组织于星期一在Newcomb Theater组织观看了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和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的总统辩论,大约有350名学生参加了此次活动。

此次观看总统辩论活动由学生理事会(Student Council),弗大活动委员会(UPC),UVAVotes,2017届学生会(Class of 2017),黑人学生联盟(the Black Student Alliance),大学共和党人(College Republicans)和大学民主党人(University Democrats)几个学生组织共同举办。

辩论放映之前,UVAVotes的代表Katie Brandon首先进行了简短的介绍。她要求大家营造一个所有人都能享受尊重的空间,避免强烈的个人意见。大学民主党人给参加活动的学生提供了选民登记表格。

Batten学院的研究生一年级生兼UPC宣传部副主席Maddie Houck说道,主办此次观看活动的学生组织共同合作以达到整合所有资源的目的。她更是将最初的想法归功于作为活动副主席之一的John Bond。“我们认为最好的方法是集中我们的资源,并且让更多的学生参与进来,使这些活动尽可能有意义,”Houck说。“Bond认为,如果学生组织们在这些活动上相互竞争,结果并不会很高效,但是值得与其他学生组织合作。他们可以带来不同的视角,其他的资源,并帮助我们提高学生参与度。”

UPC在一周半前联系了其他组织的领导人,看看他们是否有兴趣共同主办这项活动。这场辩论的观看由于快速的辩论周转没有包含讨论和之后的简报,但有可能在10月9日和19日举行的总统辩论观看活动之后有放映的计划。

大学民主党人主席Sam Tobin,文理学院大四学生,说这说是一个让整个大学一起观看辩论,让学生参与到政治中来的好机会。“如果我们可以投票,作为公民积极参与其中对我们是有好处的,”Tobin说。“希拉里和特朗普会在这次辩论中提出对美国的两种不同愿景;而在投票选举日当天投票的学生知道他们自己同意哪一方的愿景是至关重要的。”

文理学院大三学生兼大学共和党人活动副主席Ali Hiestand说,大学共和党人今年除了在Newcomb和其他组织共同举办的放映活动之外,还举办了自己的观看活动。“我们最初拒绝了邀请,因为我们有我们自己的活动,不想只给表面的支持,”Hiestand在一封电子邮件声明中说。“我们为每一次辩论举行派对,其中包括主要的辩论,而且这是我们想要保持的传统。” 然而,大学共和党人之后重新考虑了邀请,并且成为了Newcomb放映活动的正式合作组织之一。

“对于我们来说,赞助这次放映活动其实意味着我们可以把我们组织的名字放在上面并在内部推广它,而这些正是我们所乐意做的,”Hiestand说。

虽然今年自由党候选人Gary Johnson没有在第一次总统竞选辩论前获得足够的支持,但是Johnson的UVA支持者们还是组织了一个独立的放映会,以供大家在Newcomb的“大选辩论观看派对”之外有第二选择。

“Johnson的推特回复将会在线上直播,” 弗大Youth for Johnson/Weld主席,大三工程学院学生Cameron Springer在活动前透露。“Youth For Johnson/Weld的成员将会在观看总统竞选辩论的同时观看这场直播。”

除去党派因素,这次活动的赞助者们希望所有观看辩论的学生们可以尽量以宽容的心态去了解每个竞选人。“我们认为选民们有机会听到每一个候选人的声音并投票给他们心目中最能带领这个国家前进的候选人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虽然Hiestand承认辩论时常会围绕当下流行语和个人攻击而非政策决定进行,他也强调了观看总统竞选辩论的重要性。“我并不认为一个好的辩手一定意味着他/她将会是一个好的总统,”Hiestand说到。“然而,我认为观看总统竞选辩论重要的原因是它的确可以帮助选民们了解每个候选人所认为最重要的事件以及在就任总统后他/她将会关注的重点。”

Houck说,弗大活动委员会认为弗大应当赞助这次总统竞选的转播因为这有便于那些没有有线电视的同学获得关于今年大选的信息。“对很多人来讲,媒体只给我们灌输一种观点,”Houck说。“但总统竞选辩论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它可以让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党派调和者向候选人们提很有价值且时而挑战我们观点的问题,并听到候选人们尽他们所能回答那些问题。”

大三商院学生Tara Seth因她对政治的兴趣也来了这次放映活动。在活动尾声,她认为这次辩论并没有改变她的想法,并表示她认为弗大社区偏向于希拉里。“这次辩论有大家都欢呼的时候,”Seth说。“如果我是一名特朗普的支持者,有时我会觉得自己被遗忘了;但我始终觉得弗大社区绝大部分是希拉里的支持者。”

大一文理学院学生Meredith Murphy也认为这次辩论并没有改变她的想法。“我浪费了整整一个半小时,”Murphy说到。“我喜欢成为关心政治的人,但是这次辩论让我对将来会发生的事情变得很紧张。”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