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ranslation

Hundreds protest Trump immigration ban on Lawn

数百人在草坪上抗议特朗普移民禁令

DREAMers on Grounds 和 MRC举办了一场抗议特朗普行政命令的集会

Translated by Tang Jia and Zhouyang Qi

“到了我们为他们发声并与他们发声的时候了。”作为 Minority Rights Coalition主席,大三学生Attiya Latif谈及未登记学生及移民时对数以百计的抗议者如是说。

由学生,教职人员和Charlottesville社区人员组成的团体在去往Peabody Hall前在Rotunda集结,高声抗议特朗普总统在周五签署的反移民法案。

特朗普当局表示此项命令意于减少恐怖主义带来的威胁,但对此行政法案评论家认为更像是对伊斯兰国家的禁令,而不是减少恐怖主义的方法。

来自其他四州的法官,包括弗吉尼亚州,已经做出了相似的裁决。

Javad Jarrahi,作为大四学生以及伊朗学生会的主席,在集会上这样说:

“首先,我并不害怕,”Jarrahi对抗议群众说,“这是为了我的爱人,她整日以泪洗面因为她再也不能见到她的母亲了。”

Jarrahi在之后的一次采访中告诉The Cavalier Daily 他并不担心自己的名字被刊登在文章中,因为他是美国公民。然而他的一位大一研究生朋友要求自己匿名因为她并没有合法身份。

当问及为何她来到今日的抗议游行时她说:“我来自伊朗。我想为我的国家站出来。”

Charlottesville 副市长 Wes Bellamy 同他的两个女儿也参加了集会。他身穿一件灰色运动服,声明是有意为之。

“绫罗绸缎和当朝权贵不会成为拯救我们的人,” Bellamy说,“我今天不是以Charlottesville副市长的身份演讲,而是以一个黑人同胞的身份和你们站在一起。”

Bellamy鼓励群众多参与政治,以此来要求改变。

“到了我们挺身而出的时候了”,Bellamy说。“当我们谈论压力时,当我们谈论即将做什么时,这些话题会去到市议会,去到州立法机关,无论是 [David] Toscano代表亦或是Tom Garrett众议员又或是 [Mark] Warner参议员甚至是那个我们叫做特朗普总统的混蛋面前。

组织者原本计划让在Charlottesville的难民讲话,但是最终决定不这样做。

演讲之后,人群一边走下草坪一边开始大喊口号例如”大声喊,说清楚,移民在这受欢迎“以及”没有仇恨,没有恐惧,移民在这受欢迎。“

Latif 说这项活动是在一夜之间迅速组织起来的,起因是在DC的Mid-Atlantic People of Color Conference的一位教授呼吁群众即刻行动起来。Latif同时把此项行动归功于正寻找反抗行政指令的契机的学校学生和Charlottesville社区团体。

”我们向当地警方、行政部门以及Wes Bellamy寻求帮助,因此我们得到了许多当地支持”,Latif说,“我认为这件事情非常严峻以至于所有人都想来帮忙。”

Chief publicity officer of the MRC,大三商院学生Evelyn Wang说游行的举办至关重要,因为这体现了围绕移民问题那些受行政指令影响的学生的团结一致。

“我们需要证明我们需要保护我们的学生,我们将敦促行政部门做到更多”,Wang说,“我们将继续确保UVA的学生在这里感到安全并让他们知道他们受到支持和保护并且我们会继续为他们的权利而战。”

大学到现在为止做过什么

校长Teresa Sullivan 周日发给全校一封邮件表示对于该项指令会如何影响学生的关注。这封邮件提到学校的领导们已经在1月17日与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的学生会面,目的是欢迎他们在新学期的回归并给予支持。

DACA, 一个前总统Barack Obama在2012年签署的行政命令,允许延期遣返非法移民,并认可那些从小到美国的非法移民者得到工作签证的能力。Trump在之前声明他将撤销DACA并驱逐非法移民。

Trump现在还没有废除DACA,不过他在1月25日告诉ABC News新政策将预计在四周之内被宣布。

她(校长)说学校将和被行政命令所影响的学生沟通,提出在命令实行的明确细节出台之前不出国的建议。

“我们现在正在咨询学校的领导和其他相关专家,并且我们正在从Commonwealth of Virginia指派的移民律师那里寻找意见,” Sullivan说,“学校会继续传达支持个人自由的价值观,其中包含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

Latif说密歇根大学发布声明说不会泄露学生移民状态的信息的先例-“除非在法律要求之下的时候“-应该引导学校该怎样去保护它的学生。

“对于保护学校的非法学生,移民学生和国际留学生, 还有穆斯林, 我们想要看到更多的保护和承诺,” Latif说。“所以这个先例是通往正确方向的重要一步,并且我们希望学校可以照着做,采取措施去保护它的学生们。

“这个命令将会如何被解释并且将会如何被实行,这些是对于我们办公室的人来说是重要的问题,” Doane说。

Doane说虽然ISO不能说学校是否可以合法的保护学生们的移民状态,但是所有学生的信息在某种程度上是被保护的。

“我们对学生的信息保密方面有实质上的保护,不管是否有公民身份,” Doane说

直到现在为止,Doane说他没听说有任何现在在国外的大学生不能重新进入美国的消息。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