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ranslation

Documents reveal “heads-up list” for applicants connected with major donors

资料显示对UVA对与主要捐赠者相关的申请者有“特别关注名单”

申请者与招生官见面,并根据捐款数目收到“形式上的等待”通知

Translated by Yuqi Cheng and Yutong Zhang


根据骑士日报收到的资料,UVA在近几年对与主要捐赠者相关的申请者使用“特别关注名单“,虽然UVA的助学金网站上报道”我们只根据学生的学术水平录取学术。”

资料还显示申请过程的改变以及一些申请者与招生官见面,十分可能是因为捐赠金额的缘故。

作者杰夫托马斯用自由信息条例分析了发展办公室所关注的VIP申请,骑士日报通过托马斯获得了这些资料,他用这些作为他的书”新世纪弗吉尼亚政治与政府:权利的成本“的研究资料。

根据托马斯的说法,UVA秘密地接受了申请”贿赂”。

”任何申请者都可以被这个程序检验,但只有百分之0.2的学生有足够富有的爸爸去进入这些名单里,而其他学生就没有这个机会,尤其是那些本可以进入却被他们占了位子的合格学生。”周日的时候托马斯在一封给骑士日报的邮件里说。

根据UVA发言人安东尼所说,发展办公室在录取过程中接受了“间断性”的对一些申请者申请状态的更新,但录取办公室和发展办公室没有对方的信息。

“发展办公室不决定一个申请者是否被录取,”安东尼在声明中说。“录取决定是只由录取办公室的专业人员决定的。这个做法使发展办公室人员在录取过程中作为提供预科学生同意的校友,捐赠者和友人之间的沟通。

然而资料显示学校有根据对UVA捐赠金额提升申请者位置的做法。在一个例子中,一个一开始被延迟录取的申请者,名字旁边有”50万美金“的标注。这个申请者的位置不是建议被,或者已经被,移去等待名单。

另一个被注释有14万捐助的申请者,又有UVA家长基金的主任杰夫博伊德的一个备注”说至少(等待)“。 现在还不清楚这个申请者有没有被接受或放入等待名单。

“(手写的备注)显示纳税人和学费的钱被用来支付一个秘密资金考核系统,在这里家庭财富或影响会给不合格的申请者录取优势。“托马斯说。

一个被列入等待名单的录取者的备注显示相关的资助人很”不满“并”延期账户中准备的捐款“,而且情况”最好尽快被解决“。资料却并没有显示申请者最后是否被录取。

资料也显示发展办公室的职员被分配到了父母是校友的特定申请者们,这些人经常被分为A, B或者C的优先等级。

据布鲁说,这种捐助者与the advancement offices联系并推荐学生以及招生办后续对申请人身份进行更新的做法在很多其他大学都很流行。

“在大学的开发人员的主要职责之一就是是促进和维护与校友以及捐助者的关系,”布鲁说。"作为此关系建设的一部分,开发人员会分类这些查询"。

此外,这些文件显示有一些被the advancement offices跟踪的申请人曾与大学的官员会过面。弗大校长特蕾莎沙利文被证明曾会见一个“被一位重要的弗大捐助者推荐”的申请人。这位申请人申请了早先决定,根据文件显示他被安排到了等待名单上。

另一位单独的申请者,也曾经与沙利文见面过,并被指出与”一位大学的重要捐助者”有联系。同时他还在一次校园参观中被前体育资本市场活动执行主任韦恩史密斯采访。目前尚不清楚这位学生是否被弗大录取,但这名学生被认定为”优先"学生。

根据文件显示,有些申请人曾会见校长高级助理肖恩 詹金斯。一位2015级非弗大校友亲属的外州申请者被指出曾与詹金斯见过面。The advancement offices指出这”可能推进申请人的申请状态,如果有优先可能。” 然而,一位来自同一个申请池同时也是非弗大校友亲属的外州申请者并没有与詹金斯见面,确有一条附属信息:”需要知道弗大是否 [是他们的第一] 选择”。而之后的一条附属信息确认弗大是这位申请人的第一选择。

还有一位2015级的申请人被拒了,但有一条附属信息说,"SJ争取进入等待名单 "。此申请人的申请情况最终可能被建议从等待名单上移除也可能从未被允许进入等待名单中。

The advancement office同时提到了为一些特殊申请人建议“照顾”名单的做法。一位非弗大校友亲属的外州申请者特别被指为招生办的一个”real reach”,同时被建议进入”照顾“名单。另一位申请者被指出已被拒但可以争取进入“照顾”名单。

该文件还提到了两个分别与其他大学Board of Visitors有联系的申请人。其中一位有一张手写的便条写道”威廉玛丽学院BOV” 而另一位的便条写道“父亲在Ole Miss的Board中。这两位申请者都被录取了。

这些大学援助者的姓名信息都在这些文件中被编辑过。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