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ranslation

Mechanical Engineering department leaves Technology Leaders Program

机械工程系将脱离Technology Leaders Program—

大一学生将无法参加此跨学科项目

Translated by Yuning Dong and Shuman Zhou

春假刚刚结束,机械工程的大一学生们就被告知他们将没有办法再参加Technology Leaders Program。

启动于2008年的TLP项目是一个联合系统工程、计算机工程和电子工程系的跨学科项目,机械工程系也在2012年加入了这个项目。TLP的学生们可以跨学科选课,把他们每个人的机械方面的技能在TLP的课堂上结合起来,自己设计一个独特的辅修科目。

工程系的学生们如果想加入TLP项目需要在他们大一那年的三月填写的Major Declaration Form上表明自己对TLP的兴趣。今年,75个机械工程新生中的36个表明有兴趣加入TLP。但不幸的是,在春假刚刚结束后这些新生们就收到了邮件,通知他们机械工程系决定脱离TLP项目。

同时在机械工程及航空工程系担任主任的工程系教授Eric Loth在写给Cavalier Daily的邮件中这样说道,机械工程系会一如既往地支持现在参加TLP项目的学生们,但是大一新生们将不能再通过TLP参加机械工程的项目。

“TLP项目对工程系的学生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跨学科辅修科目,对部分机械工程的学生们也是一样的,”Loth如此评价道,“但是,机械工程系一直在寻找能够为我们的同学提供最好的教育和体验的新契机。机械工程的教职工们也决定将他们的精力和资源更多地放在那些能给本科生带来更广泛影响的活动上。”

TLP的创始人和指导员、同时也是系统工程和信息工程系的副教授,Reid Bailey表示,他在一月末的时候第一次听说机械工程系正在考虑脱离TLP项目。

“TLP项目的几个人与他们协商希望能够说服他们留在项目中,”Baily说道,“那次协商之后大家猜测可能机械工程会推迟这个决定。他们确实推迟了,推到了春假之后。”

James Stapleton,一个大三机械工程和TLP的学生,表示TLP项目的学生也是在三月这个决定落实之后才听说这个消息。

“很明显行政部门、机械工程系的领导、教职工和我们的教授间一直在讨论这件事,但是我们被隔离了起来,直到他们正式做了决定之后我们才知道这件事。” Stapleton这样说道。

从那之后,TLP的学生们曾经试图组织会议与行政部门的人员和教授们交流并表达他们的担忧。Rachcel Dunning,一个大四机械工程的学生,参加了上周有本科学生发起的第一次会议。

“我们的最终目标是把机械工程的学生留在TLP项目中,因为这个学科是让TLP项目成功运作的四个核心学科之一,没有了它,TLP就失去了一部分价值,”Dunning说,“我认为所有的机械工程师们都应该有这个机会去争取这个机会,如果他们想要的话。虽然不是所有人都欣赏TLP项目,但是那些想进入这个项目的人不应当被机械工程系本身的决定所阻挡。”

Jasbir Harnal,一个大四机械工程系的学生,表示自己曾在每一个面试中都谈到了他在TLP项目的经历。

“机械工程是最受欢迎的学科之一了,所以我们的存在并不特殊。是TLP项目让我们显得与众不同,” Harnal说道,“我的两个实习中,我都是与不同背景的人一起工作,而在TLP的团队项目中得到的团队协作经验对我的实习来说是十分重要的。”

大三系统工程专业学生Rosalie Reuss将TLP称为她工程学习生涯中的“基石”。她之前的专业是机械工程,但在参与了TLP后她发现自己对系统更感兴趣并换了专业。

作为一个系统工程师,Reuss认为机械工程部门的退出将对TLP造成负面影响。

“我认为TLP的重点在于它的跨学科性,”Reuss说, “当其中一个关键学科退出时,不仅是其他学生,机械专业的学生也会受到不利的影响。”

由于这个项目不属于工程学院的任何科系,所以每个科系都必须支付学生参与该项目的费用。 Dunning说,在本科生组织的一次会议上,机械工程系的代表表示他们退出该项目是以便利用这些财政资源将TLP的各个方面直接融入于该科系。

虽然学生们相信机械工程系可以利用TLP的实践经验开发一个新的项目,但他们也表示,新项目不可能提供TLP所拥有的跨学科优势。

“我认为TLP对于机械工程师来说是最有价值的,因为它的科研内容与我们的专业完全不同,”Harnal说, “在一个科系内部进行跨学科项目是没有意义的。”

Stapleton表示他担心新项目将缺乏TLP的系统性。

“对于包括我在内的大二,大三和大四的学生来说,我们将能够完成TLP项目并毫无疑问地取得副学位,但对于大一的学生来说,机械工程的退出使得他们遭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Stapleton说, “现在没有一个大一学生能够体验这个有益的项目,而不再是让他们中的一小部分人体验到这个项目。”

Stapleton还表示,既然学生群体在机械工程科系的退出决定中没有发挥作用,他希望在开发新项目时,本科生和行政部门之间将会有更多的沟通,

“我只是想建立这些沟通渠道,然后去了解机械工程科系退出TLP的原因,以及他们对于新项目缺乏跨学科性的问题有着怎样的长期计划。“Stapleton说。

为了缓冲机械工程科系的退出,Bailey表示,TLP正在考虑改变申请时间以让学生们能在大二秋季学期申请。 他相信在学生更多地了解了TLP之后,会有更多人有兴趣加入。

“机械工程的离开给我们这个项目留下了一个很大的漏洞,而且还没有其他申请者填补,所以今年我们将会因此有一个人数较少的班级,” Bailey说, “唯一可能发生的变化是以后我们可能会为学生提供更多参与TLP的途径。 我的意思是,我们会吸引到更多对TLP感兴趣的学生。“

“TLP是一个伟大的项目,因为每个科系都有它的相关课程,”Bailey 说, “但是,似乎并不是所有TLP的内容都可以在各个科系内部教授。”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