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ranslation

Otto Warmbier’s parents say they feel blamed for son’s detainment

Otto Warmbier的父母表示他们在儿子被朝鲜扣押一事上受到了外界指责

Warmbier夫妇说国务院在这件事上完全没有帮助

Translated by Ailin Liu and Shuman Zhou

弗大学生Otto Warmbier的父母表示他们在儿子至今还被扣押在朝鲜一事上受到了来自外界的无理指责。

在他们4月7号接受的第一次电视采访中,Fred Warmbier和妻子Cindy Warmbier告诉福克斯新闻主持人Tucker Carlson,他们自Otto在2016年1月2日在朝鲜离境时被扣留之后就再也没有收到关于他的任何消息。

Warmbier夫妇称, 他们第一次知道儿子被扣押的消息是接到了一个美国国务院“下层”联络人打来的电话。当时他们已经和儿子失联超过一天。

“我们当时按规定在报警前等待了二十四个小时,随后就接到了国务院的电话。他们问我们‘Otto有在服用任何药品吗?’”Fred Warmbier在采访中说道,“他们并没有提起拘留的事情,但我们马上问了具体情况,然后他们说‘是的,他现在被关押在朝鲜。’”

夫妇二人称他们曾与当时的国务卿John Kerry面谈过,发现他对于朝鲜问题异常敏感,极度暴躁。

当Carlson问他们是否觉得前任国务卿或国务院对他们提供了任何帮助时,Fred Warmbier表示“完全没有”。

Warmbier的父母还说道,自从现国务卿Rex Tillerson上任之后,他们与新国务院就再也没有联络过。

“没有人试图联系我们。”Fred Warmbier说,“我本希望有人——除了我们认识的前台小姐,她是个好人,他们都是很好的人——在这个时候至少能尝试联系我们并给予我们一些安慰。但这种事情并没有发生。”

Otto的父母在采访中还提到,他们感觉国务院把他们的儿子被监禁一事归咎于他们并抱有不满。

“令我震惊的是当我拿起电话后对方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在让他去朝鲜之前看过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朝鲜的博文吗?’”Cindy Warmbier 说,“他们说得好像我们让他去朝鲜是很无知的行为。他们的话让我们感觉自己很无知。”

Warmbier于2016年1月2日被捕。被捕前他刚结束由Young Pioneer Tours组织的朝鲜五日游,正准备动身离开。今年的3月16日是他被判15年强迫劳役一周年的日子。他的罪名为试图窃取酒店内的政治标语,这种行为在对金家政权实行“个人崇拜”制的朝鲜来说属于违法行为。

在2016年2月底的新闻发布会上,Otto承认自己曾试图窃取政治标语。他说他的这种“敌对行为”得到了Z Society、某家俄亥俄州教会以及中情局(the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的支持。

尚无消息表明Warmbier是否是被朝鲜政府强迫作出如上陈述。

当Carlson问Warmbier夫妇想对Tillerson或新国务院执行部门说些什么,Fred Warmbier则直接请求Donald Trump总统给予他们帮助。

“为了带Otto回家,我愿意与他合作。他可以改变这个局面,他是一个实干家。”Fred Warmbier 说,“Trump总统,我请求你带我儿子回来。你可以改变现状。”

美国政府一直在呼吁释放Otto。最近一次发声是在3月15日,由国务院发言人Mark Toner

在新闻发布会作出。

“在任何时候当有美国公民被关押在海外、无法与家人联系的情况出现,美国政府和人民都会担心。我们认为这起事件的处决是不公正的。我们呼吁朝鲜当局释放他。”Toner 说, “我们认为,他所承担的刑罚对于这项”所谓“的罪行来说实在是太严重了。”

朝鲜过去曾释放过美国籍囚犯,最近一次是于2014年11月被释放的Kenneth Bae和Matthew Miller。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