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ranslation

Demolition of ice skating rink brings uncertainty for student groups

滑冰场的拆除给学生团体带来不确定性

Main Street Arena竞技场以570万美元的价格被收购

Translated by Ailin Liu and Shuman Zhou


根据最近批准的拆迁计划, Main Street Arena竞技场将变为一座位于夏洛茨维尔市中心购物中心的新办公楼。Main Street Arena竞技场是本市唯一的公共滑冰场的所在地,且被多个弗吉尼亚大学学生组织使用。这些组织现在必须为这一改变作出活动调整。

在3月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Payne, Ross & Associates宣布,Jaffray Woodriff & Taliaferro Junction股份有限公司将成为该竞技场的新业主。新业主计划将该大型场所转变为一座有着“标志性建筑设计”的场所。

4月18日,夏洛茨维尔建筑评估委员会批准了竞技场以及一家对Escafé的拆除工作。Escafé是一家对LGBTQ友好的酒吧和餐厅。

被批准拆除并重新开发的物业包括滑冰场,以及本地音乐厅The Ante Room和Escafé。

许多学生组织会定期在该地组织活动。男子和女子冰球社团以及花样滑冰社团都在该滑冰场练习。没有了滑冰场,这些社团的未来也没有了定数。

竞技场历史

滑冰场于一九九六年首次开放,多年来一直在试图盈利。

2010年7月,本地房地产投资商Mark Brown以3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滑冰场。他的投资增加了滑冰场的盈利率,并在去年九月以650万美元的价格将其投放在市场上。

3月份,官方宣布Woodriff & Taliaferro Junction股份有限公司以57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该竞技场。

Escafé也将作为项目的一部分被拆除。在被迁移到在Water Street的现址之前,该餐厅酒吧位于市中心的另一处地点。Water Street是Main Street Arena综合大楼的一部分。 Escafé自成立以来一直是LGBTQ团体的聚会点。

三年级工程学院学生Dominic Ritchey表示,Escafé为LGBTQ社群提供了一个安全和必要的空间。 Ritchey说,他希望Escafé能找到一个新的地点,最好靠近主校区(Grounds)。

“我不能代表所有性少数人群的观点。”Ritchey说, “但是Escafé的关闭真的让我很伤心。各种不同性别和性向的学生及当地人经常光顾Escafé。“

由Blue Ridge集团于4月20日发布的声明提供了更详细的未来计划。计划中的新建筑将被称为夏洛茨维尔科技中心 (Charlottesville Technology Center)。

Payne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这个多用途办公楼的发展理念是为本地科技公司提供灵活的办公空间。 建筑设计将包括零售空间,并支持在软件、硬件、生物技术和数据科学等领域的初创公司的立足和发展。”

该声明还表示,初步的现场计划预计将于7月1日提交,最终计划则预计在10月1日前提交。拆迁将于2018年的某个时间开始,大约需要三个星期。

“[Woodriff] 希望通过打造有助于初创公司之间合作、指导和扩展的办公空间来培养有才华的开发者和活跃的企业家。”公告说, “最终,该建筑将作为夏洛茨维尔市已活跃的创业社区及其未来潜力的代表场所。

学生组织面临不确定性

大四文理学院学生、男子冰球社团前主席Raffi Keuroglian表示,在拆迁宣布之前,他早已听说了有关滑冰场关闭的传闻。

“从去年早些时候开始我就听说过一些关于它可能会被拆除的传闻,所以现在的拆迁计划并没有让我太惊讶。”Keuroglian说。

Keuroglian说在短期内球队不用担心太多,因为滑冰场在下个赛季早期还可以使用。但是,如果到了拆迁的时候还是没有新的滑冰场,那么球队就不得不去其他地方的滑冰场练习。

“我们以后可能得到里士满去,(它)并不是很近。”Keuroglian说,“不过,(詹姆斯麦迪逊大学)之前用的是我们这个场地,他们开到这里也需要45分钟,所以其实距离差不多。”

当被问到是否能接受长期的来回奔波,Keuroglian的答案是肯定的。但他也希望本地能开设新的滑冰场,这样球队就不必一直舟车劳顿。

“至少一个赛季是可以的。”Keuroglian说,“我不确定是否可以长期这样,对此我们必须要实验一下。不过我们的确非常希望这不会变成长期的问题。”

大二文理学院学生、即将上任的花样滑冰社团的财务主管Joyce Chow说她听到滑冰场即将关闭的消息很吃惊。她认为它是夏洛茨维尔市很有价值的一部分。

“我感觉每隔几年,都有传闻说滑冰场要关了。”Chow说,“我认为它是夏洛茨维尔市相当独特的一部分。它聚集了一群非常有意思的人和队伍。”

Chow不认为如果夏洛茨维尔市没有了滑冰场,这个由大约20个学生组成的花样滑冰社团还能继续发展下去。

“如果它关了的话,我觉得就到此为止了。”Chow如是说。

当被问到通过长途旅行去新场地练习的可能性的问题,Chow表示她认为长距离的通勤对社团来说并不现实。

“我不知道最近的滑冰场在哪里。”Chow说,“我也不认为来回奔波有多大意义,因为我们一周最多就练习一次。”

何去何从?

随着2018年拆迁及重建项目的动工,这些社团的未来变得难以预测。

Keuroglian猜想夏洛茨维尔市会开设一个新的滑冰场。

“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希望未来这里会有一个新的滑冰场。”Keuroglian说,“我们听说已经有人在考虑建一个新的冰场了。”

3月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提到,Woodriff计划把滑冰场的所有材料和设备赠送给“想在新的地点建立并运营新的滑冰场”的人。

另外,具体Escafé和the Ante Room的营业时间还剩下多久,以及它们是否能在建筑方案落实期间继续运营至秋天,都还是未知数。

Escafé的老板Ted Howard告诉建筑评估委员会说,他的咖啡厅“可以搬走也将会搬走”。Howard说Escafé会开到不能继续营业的一天为止。The Ante Room的老板也说他会寻找一个新的铺面。


滑冰场将会在夏天过后再开放最后一个季度。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