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回顾过去一年的期待

回顾我们等待新冠疫情结束的这一年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和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Caitlyn Kelley

译者:Yuxin Zhang 和 Yuki Pang

我受够了听人们谈论2020年。这确实是艰难的一年,但如果每当有人告诉我这是一个艰难的一年时可以让我获得一枚五分钱硬币,我会有足够的钱来支付下学期的学费。但随着学年结束的临近,我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2020年。在某种程度上,这一年好像根本就没有开始过。在过去的12个月里,我一直在等待新冠病毒消失。起初,我以为在我的高三毕业舞会之前,一切都会恢复 “正常”。然后,我以为在夏天疫情就会结束。接下来,就是秋季学期了。当秋季来临,而我们仍然需要保持六英尺的社交距离,我便把目光投向了春季学期。当我把目光投向了下一个可能的恢复“正常”的机会时,所有这些本应值得纪念的里程碑都变得过时了。

所以,当我暑假回到家,与亲戚、邻居和高中的朋友在保持社交距离的情况下重逢,他们问起我这一年的情况时,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发现自己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时让我意识到,也许在我等待2020年开始的时候,这一年已经在没有我的情况下过去了。

最近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把目光投向更美好的明天时,是不是浪费了这一年?我是不是不应该把时间花在希望疫情结束上?我不这么认为。没有人希望自己的生活被干扰,事情被搁置一年。但除了意外,至少我们可以说,这一年也是独一无二的。大学不仅是我们人生中独一无二的时光,而且这个隔离、戴口罩和社交距离的季节但愿也将与我们以后会经历的任何事情截然不同。也许,我们应该更多地关注一下身边发生的人、地、事。

然而,不管我在如何思考,我还是平安度过了大学第一年的生活。我结交了新的朋友,去上课,参加期末考试,在食堂吃饭等等,我以Cavalier的身份踏上了这个新的旅途。直到后来回忆时我才意识到,我学到了不少经验,并留下了很多记忆。例如,即使我的艺术天赋微乎其微,但我仍然可以从偶尔的绘画,唱歌或手工制作中受益,我已经学会了艺术不一定要好才能有所裨益。我们也学会了适应:我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和住在几英里外的朋友一起熬夜玩《Among Us》。而我越想越觉得,连新冠都不能让这一年彻底洗牌。

也许我的大学第一年过得太快了,但它仍然充满了一些小而美的时刻,比如在中央草坪上吃饺子,和室友一起看电影,或者穿上万圣节服装,这个学年给予我的东西比我预期的要多得多。而当我翻看自己的手机相册时,几张糟糕的自拍让我知道,我已经不是12个月前我们进入封锁状态(Lockdown)时的那个人了。我已经成长了很多,学会了去更多地做自己,成为更好的朋友,比一年前更加的见多识广。

现在我知道当我回到家时,我要告诉我的邻居、朋友和家人什么事了。我会和他们分享我学到的关于自己、关于宿舍生活和关于大学的教训。我会告诉他们,尽管我的大学第一年是在全球性的疫情期间度过,但它仍然给我留下了终生难忘的记忆和智慧,尤其要感谢我手机上的照片。 

当我们希望等到疫情结束时,我将记住着这些智慧之一,也许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关注未来没有任何收获。当然,计划和准备是好的,但如果让更好日子的前景把我从现在偷走,只会让我失去展望未来的时间。我想起了那句老生常谈的格言,说现在之所以叫现在,是因为它是一种礼物。如果在过去的一年里,有人跟我说这句话,我可能并不会好好接受。我绝不是说新冠是一份礼物,但我在想,如果我在它来的时候注意一下,它还能给我什么呢?

Caitlyn Kelly是本报的一名生活专栏作家。您可以通过life@cavalierdaily.com联系她。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