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2, 2017



(RSS) In Translation


cd-in-translation

The Cavalier Daily's new translation team will translate selected articles weekly. 

Cavalier Daily翻译团队将每周选择性将文章、报道翻译成汉语。

Eliminate the Hate campaign kicks off with Flash Slam

消除仇恨运动从Flash Slam开始

学生分享与仇恨言论和偏见有关的经历

Translated by Zhouyang Qi and Jia Tang

消除仇恨行动于周一正午12点在Old Cabell Hall的台阶上开始进行。学生代表被邀请分享他们有关处理仇恨言论和偏见的经历。

多起在大学有关仇恨言论的事件被报道后,多个学生组织联合发起了消除仇恨行动。这些事件包括:在GradMarc反对闪米特族的涂鸦,在Brown College反对穆斯林的故意破坏行为以及在Kent-Dabney Dorm Association的种族主义者标记。

The Order —一个致力于支持哈利波特系列主义的神秘组织—向校方写了一封信并张贴在校园各处。他们相信此项运动有“命令学校文化转变的领导力。”

“我们称颂此类行动而且鼓励参与了此项行动的人继续进行基层动员,”信中写到,“所有学生都应参与此类行动,但这只是冰山一角,我们希望每一个人学习成为身边人的同盟。”

在长达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约有50名学生和教职人员坐在 Old Cabell Hall门前的台阶上倾听学生们表演的诗歌和独白。Emmanuel Vega,一名来自公关学院的大四学生协助筹划了此次行动,并向观众介绍了各位演讲者。一些演讲者提前报名演讲,而另一些决定现场即兴表演。

"我们联系不同的组织,比如Flux,然后我们联系自己的朋友,关系网和邮件列表,” Vega说。

“我们也有公开麦克风,在这里出现的人们可以做演讲。”

多元文化学生组织在十一月初见面之后,组织的成员被分成不同的委员会去计划不同的活动。每一个委员会成员有大约一周的时间去准备计划。

少数族群权利联盟组织的主席Attiya Latif, 一名大三的学生,说Flash Slam活动的目的是把仇恨言论的经历分享给大学社区。

Vega组织的Flash Slam活动给学生们提供了表达他们对于所经历事情担忧情绪的机会。

“它提供给学生们一个分享他们如何对待仇恨言论和盲从经历的平台以及他们是怎样感受的,并且提供给他们一个宣泄情绪的有效方式。” Vega说。

消除仇恨运动将继续这周每天都举办活动。


Wegmans opens at 5th Street Station

Wegmans超市在第五大街站开业

进驻新购物中心

11月6日,在夏洛茨维尔市最新商业区--第五大街站, Wegmans超市的一家新店正式开业。

第五大街站商业区占地470,000平方英尺,坐落于64号州际公路边的Bent Creek 路,内有20多家商店,包括Panera面包店,Dick体育用品商店,Planet健身中心以及Hairy Cuttery美发店。“很显然,对于部分夏洛茨维尔市居民和夏洛茨维尔市以外的居民来说,第五大街站购物中心是他们购买零售品的目的地。” Jeff Garrison谈到。Garrison是第五大街站商业区合资公司的一名合伙人,该公司是一家开发这片商业区的商业房地产合营公司。

第五大街站商业区毗邻主要高速干道,其优越位置吸引了来自夏洛茨维尔地区以外的顾客。

“它具有区域吸引力,这就意味着Crozet地区以及Lynchburg部分地区的居民会到这里购物。”Garrison说。

Garrison还特别强调Wegmans超市能够满足学生需求。“Wegmans 提供各类餐饮……它们有许多预先加工的食品,这些食品可以为学生提供不同的选择,并让学生对自己的选择感到满意。”Garrison 说道。

Wegmans的总部位于纽约州罗切斯特市,并且在纽约州、马萨诸塞州、新泽西州、马里兰州和弗吉尼亚州都有分店。夏洛茨维尔市这家Wegmans店是它的第92家分店。该购物中心也有一家Panera面包店,该店深受学生们的欢迎,尤其在他们学习的时候。

“你会光顾Panera面包店,很多人其实都会这样做。因为如果你正努力忙碌工作,去面包店逛逛或许能让你从日常例行公事中解脱出来。”

Garrison针对同学们对找不到价位更低的食品的担忧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很多人一想到Wegmans就首先想到他们产品的高品质,但是并没有想到Wegmans的产品价位也非常合理,”Garrison表示,“但是当你在那里购物时通过Wegmans,Food Lion和Kroger的价位对照表,你就会发现他们的价格即使不是最低的也是其中之一。”

Garrison表示他认为低价会变成Wegmans吸引学生的主要原因。“作为学生,日常生活花销有限,因此不得不找一些最便宜的东西;我认为Wegmans的价格”

靠有限的学生预算生活意味着要寻找最便宜的东西,我想这就是为什么学生愿意去Wegmans超市的原因。

在5th Street Station的Dick’s Sporting Goods上个月刚刚开张,是目前美国国内不到一千个的有Field&Stream店面的商店街,Garrison这样讲,“之后Jersey Mike’s Subs和Martha Jefferson Urgent Care也会在这里开放。”

5th Street Station离Jefferson Park Avenue大约是10分钟的车程。“这里离学生住的地方很近,我们乘车,骑车或者开车去都很方便。”Garrison表示,“我通常都去Barracks的Kroger买东西,”大二工程学院的学生Heena Shah这样说,她认为Wegmans对很多学生来说都很熟悉。“我从小就是在Target,Costco和Wegmans旁边长大的,这几家店就是我日常去的商店。”Shah这样表示,“我对Wegmans更加熟悉所以我肯定会去那里购物的。我喜欢Kroger,但它毕竟不是Wegmans。”


Larry Sabato, Crystal Ball “blew it” on election

Larry Sabato,水晶球粉碎了选举

震惊了了投票组的结果,媒体的错误预测

Translated by Jiayi Burgard Lu, Yao Chen

“好吧,我们能说什么呢 — 我们搞砸了。”政治教授Larry Sabato和其他共同发表者在University Center for Politics’ Crystall Ball 的网站上说道。

在选举结果震惊了许多媒体和投票组织的时候, the Center for Politics 迅速对选举结果作出反应并对过去的十八个月进行了解释。

Sabato的Crystal Ball对总统、参议院、众议院以及地方选举作出了分析和预测。

这则告示的三个发布者--Crystal Ball的总主编Sabato,管理编辑Kyle Kondik还有副主编Geoffrey Skelley--对他们错误预测了民主党候选人Hillary Clinton会打败共和党的Donald Trump赢得大选这一问题进行了讨论。

“数月以来我们错误地坚持Clinton会一直保持领先并且认为她的选民票不会低于270.”告示这么说道,“根据NBC新闻预测,截止至这篇文章时,Trump已赢得279票,对比Clinton的228票。”

三人承认他们没有预见一些州的反转。这其中包括Florida, North Carolina还有Pennsylvania--它们全都被看作是倾向于民主党的。然而,还有一些别的州强烈支持Clinton。

“我们认为Wisconsin很有可能会选民主党,但是Trump获得了它的选票。”告示说道,“另外两个有民主党倾向的州--Michigan (Trump领先)还有New Hampshire (Clinton领先)--还没有出结果,另外还有Trump领先的有共和党倾向的Arizona。

Skelley在和The Cavalier Daily的采访中说Crystal Ball一直有这种告示,这次也没有例外。

”我们总是立刻就我们之前的猜测作出回顾。”Skelley说,“今年我们猜错了。我们不会回避这个结果,因为这非常显而易见。我们会尽可能保持透明化。”

选举后的主要目标是降低政治团体的追随者们对不准确预测的背叛感。

Skelley说:“这里是一个学术机构,它一直以它的准确性为荣,无论是在这里还是在全国各地,它们都有着对美国政治最好的分析。 “我们觉得我们需要向我们的读者道歉,因为他们可能觉得我们误导了他们,而事实上我们也确实误导了他们。

除去政治中心的公开道歉,一些其他政治专家说,这个选举结果其实并不是一个很出人意料的结果,也不像许多人所称的那样惊人。

不令人惊讶的一个原因是,投票可能不如一些人相信的那样准确,政治专家Carah Ong-Whaley说。

“因为可能有非常低的反应率,所以调查人员会试图通过加权意见来弥补过低反应率,“Ong-Whaley说。 “[通过这样做],你可能高估某些人口统计或低估其他人口统计。

手机和在线投票也加剧了这一问题。手机使得人们的地理位置更多变,而电话号码可能并不匹配所有者实际驻留的地理区域。此外,在线投票也可能偏向某些选民。

水晶球的投稿人也承认从这次选举中他们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

“水晶球被粉碎了,”帖子写道。 “我们将从下周开始整理这些作品从而试图解开这次选举中发生的事情,事实上从四年前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UPD personnel under investigation following Election Night incident

大学警务人员在大选后接受调查

据称,警务人员在选举结果出炉后滥用警报系统

Translated by Jianda Liu 

据称,在周三周上总统大选结果出炉后,大学警务人员滥用了警车上的公共广播功能。

“在听说了关于警务人员于周三大选结果出炉后滥用警车广播功能的报道后,我非常失望。”在周四发给全体学生的一封邮件里,大学警局警长Michael Gibson说道。

大学警察局正在针对这起事件进行调查。

对于此次事件,这封邮件提及了一些细节,但是并没有指出警员通过广播系统说了什么。

“请相信大学警局在法律执行方面,采用最高的标准。我们也会努力提高我们生活学习环境的安全性。”Gibson说道。

大学警局的犯罪防治协调员Ben Rexrode在一封邮件声明中说道,这起事件在周三凌晨一点五十发生,但是并没有指出事件在哪里发生,通过广播究竟说了什么,以及究竟哪些人员参与了此次事件。在本篇报道发表时,Rexrode并没有就一个希望取得更多详细解释的要求做出回应。

这是一个在持续进行中的事件。在更多信息出炉后,Cavalier Daily将会提供更多内容。


Is falsely reporting a crime an Honor offense?

虚报犯罪是对Honor Code的违反么?

校警署和荣誉委员会对虚报犯罪的结果进行了讨论

Translated by Jiayi Burgard Lu, Yao Chen

在万圣节周末期间,学校警署长官,Michael Gibson发出了一封电子邮件,通知了学生群体关于10月29号发生的一起抢劫事件。但是之后他发出了一封对于他之前报告的修正,说这起事件并没有发生。

原本据描述,这起上报的抢劫事件在凌晨一点左右发生在McCormick Hall住宿区域的Courtnay和Dunglison之间。大一文理学院学生Thomas Shaw告诉警察一个不认识的戴着白色万圣节塑料面具的人靠近了他。

Shaw又告诉警察说那个未知的攻击者持有小刀并且威胁他交出他的钱包和戒指。之后校警署否认了该情况。

“任何向学校行政人员,包括警察申报错误情况的学生将会被上报至荣誉委员会。”教导主任Allen Groves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道。

在这份报告上报两天之后,Shaw在10月31日向警方承认报告是假的。他之后被校警署控诉违反了州法。

“2016年10月31日,弗吉尼亚大学警署对Thomas Shaw作出一项对警方虚假报案的指控,” 校警署犯罪预防协调员Benjamin Rexrode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道,“在2016年10月29日,Shaw先生声称他被人持刀具抢劫,之后向校警方坦白该事件并没有发生。”

Shaw经手令许可获释,但将于11月10日向Albemarle地区法院报告。

由于是不公开的指控,所以现在对Shaw的任何指控尚不清楚。

大四学生,荣誉委员会主席Matt West说,荣誉委员会对所有的谎言,欺骗和偷窃案件都有管辖权。

“如果委员会收到类似谎言,欺骗,和偷窃这样的报告,委员会都将会调查它,”West说。 “如果调查小组确定一个学生提交了一份假的警察报告,在有可能是知法犯法的情况下,这个案件将进行听证会。

打击这些不实报告的任务对UPD来说一直是具有挑战性的,因为这有可能打击到未来其他人报告真实事件的积极性。

“很难说我们是否有办法根除这些不实的报告,”Rexrode说。 “但是我们永远不想打击别人揭露犯罪的积极性,只是因为他们觉得我们可能不相信他们。”

Rexrode说这些不实的报告是非常罕见的,但是

“我们总是倾向于相信受害者,当我们收到举报的时候”他说。

Shaw没有在周四晚上提出评论请求。如果他回应,我们将更新这篇文章。


P.U.M.P.K.I.N. Society gives pumpkins to list of outstanding students, faculty

P.U.M.P.K.I.N.社团在每年10月31日的午夜都会发布该年雕刻南瓜的得主,用来奖励他们对于大学校园生活作出的杰出贡献。

今年的学生得主包括文理学院大四学生Jeffrey Taylor Fisher, Tristan Kishonis, Amanda Selsky, Lauren Stroupe, Sarah Ilyas, Rachel Lee 和 Rebecca Ramdass,工程学院大四学生Benjamin Gilbert, 公共事务学院大四学生 Adam Ghazzawi,以及商学院大四学生Alexander Wolz。

此外,今年的雕刻南瓜得主还包括国际发展学(Global Development Studies)的研究总监,

David Edmunds, 公共事务系的助理教授,Daniel Player, 以及杰斐逊信托( Jefferson Trust)主管兼发展部副主席, Wayne Cozart。

P.U.M.P.K.I.N.社团创立于1967年,旨在鼓励学生和教师群体中那些为学校做出了贡献但相对而言更默默无闻的宝贵成员。该社团的宗旨是”玉米入瓮时,葫芦结藤上”("When The Corn Is In The Bin, The Gourds Are On The Vine.")。

Cozart是负责管理弗吉尼亚大学秘密社团的官方人员。他说,入选的获奖者们不一定是活跃的领导者。

“基于我一直以来的观察……这些被选中的人都有一定知名度,但不一定是学生组织的领袖人物。”Cozart说。

今年该社团给学生送出了十个南瓜,三个赠给了学校教职工,剩下的三个分别放在了Carr’s Hill,Monticello庄园,和Rotunda的台阶上。

虽然P.U.M.P.K.I.N. Society的活动主要集中在万圣夜,他们也会每年在其它时候用送南瓜派的方式表彰那些表现出众的个人。

Cozart说,该社团曾经有过给损害学校利益的人送烂葫芦的历史,但在20世纪90年代中止了这种行为。他们在2012年恢复了这一传统,而那年得到烂葫芦的人是决定罢免校长Teresa Sullivan的校董事会的成员Helen Dragas。

这种葫芦被戏称为“E.B. Pendleton奖”。这个名字最早被发现刻在New Cabell Hall的玻璃窗上。


Anti-Muslim comments deface Brown College

Translated by Yinhao Ge and Lan Jiang

10月30日晚间,有人在两位穆斯林学生居住的Brown College套间旁边发现了反穆斯林的标记。这个由铅笔写的标记带有“恐怖分子”字眼,并用箭头指向这两位学生的房门口。

弗大学生处主任Allen Groves以邮件形式告知了全体学生本次事件,并在邮件中谴责了前一天被写下的这些标语。

“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些涂鸦是被人有意画在这个地点的,以用来针对并恐吓住在这里的学生,”Groves在邮件中回复到。“作为弗大社区,我们集体声讨并谴责这类恶意信息。”

最近的故意毁坏公物行为就发生在15街GrandMarc公寓大楼旁的反犹太涂鸦事件的一周之后。先前的这起事件中,德语的“犹太人”被人用橙色的喷漆画在了一个公寓入口处。

涂鸦上方还有一颗橙色的大卫之星(犹太教和犹太文化的标志)。

这起事件同样引发了校方的回应,Dean Groves确认了事件的真实性并且谴责了这种带有宗教歧视的语言。

更早之前,曾有人在Kent-Dabney宿舍组织的门上写下带有N字和其他种族歧视的语言。

“直面和谴责偏见行为不是‘政治正确’,也不符合我们所珍视的宪法所包含的言论自由理想,”Groves在9月28日(也就是Kent-Dabney事件之后、反犹太和反穆斯林涂鸦事件发生之前)的一封电子邮件声明中写道。“我们可以而且应该是一个即使是最有争议的话题都可以用知识的活力和激情辩论的地方,而不应该冒犯别人。”

根据Groves的邮件,目前Brown College事件的调查正在进行中。


Jackie comes to Eramo's defense

强奸案主角Jackie为 Eramo辩护

强奸案报道作者Erdely及《滚石》杂志事实核查员出庭作证

《滚石》杂志2014年一篇题为《一起校园强奸案》的报道的真相已被揭穿,Jackie是该报道的主角。本周一,在弗吉尼亚大学前学生副教务长Nicole Eramo起诉《滚石》杂志、报道作者Rubin Erdely与Wenner 传媒公司并要求高达785万美元赔偿的案件中,Jackie通过录音证词讲述了该起强奸案的始末。

《滚石》杂志报道描述Jackie曾是个非常活跃的学生。根据她的证词,她曾是倡导组织One Less的成员,“学生帮助洪都拉斯”组织的共同创始人之一,Madison House志愿者组织的一名志愿者。她甚至在年度Take Back the Night活动中讲述了她声称的性骚扰事件。但在《滚石》杂志报道发表后,Jackie离开了弗吉尼亚大学,从此保持低调。

在陪审团听取Jackie证词前,该报道作者Erdely已第三天出庭作证。Erdely周六完成作证之后,又到庭接受前学生副教务长Eramo的代理律师Libby Locke的质询。

Locke律师在质询阶段首先质疑Erdely的诸多争议点,包括她造访Phi Kappa Psi兄弟会会所时没有声明自己是记者,以及Erdely声称她在Jackie手腕上所看到的伤疤等等。为了证明Erdely对弗吉尼亚大学行政管理的偏见, Locke律师还将人们的注意力吸引到Erdely与弗吉尼亚大学校长Teresa Sullivan的访谈上。

Erdely在报道原文中这样写道:“当Sullivan校长最终同意接受采访后,她对我提出的关于弗吉尼亚大学性骚扰具体问题的最常见的回答是‘我不知道’。当时另外两名弗吉尼亚大学工作人员也在录音采访电话的现场。”

但是,Locke律师反驳了这个观点,他指出与Sullivan校长被问及的问题数目相比,校长回答说“不知道”的次数其实是很少的。

Locke律师说:“你问了Sullivan校长40多个问题,而她回答不知道仅五次。”

根据Erdely早前的证词,Locke律师曾询问Erdely是否对Eramo怀有敌意,Erdely予以否认。Locke律师随后引用了一个录音记录,该录音记录却清晰表达了Erdely对Eramo的恼怒程度。

“我非常生气……我被误导认为Eramo有权力惩罚性骚扰事件,”Erdely辩解道,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对Eramo怀有任何个人恶意。”

同时,Erdely也无法证实她在报道原文中所提及的Eramo说过的一句话,即Eramo称弗吉尼亚大学为“强奸学校”。 Erdely声称她相信在报道发表时期这句引语公平准确,但她不知道这句引语是否现在还是事实。

Jackie的录音证词在法庭播放,在她的证词里也提及了这个臭名昭著的“强奸学校”的引语。

Jackie说:“我无法逐字逐句记住对话的内容,这并非是仅仅针对弗吉尼亚大学的话”。

Locke律师同时出示一封在弗吉尼亚大学校报上发表的给Eramo的公开信,该公开信是在《滚石》杂志报道发表后发出的。公开信其中一部分是由《滚石》杂志报道中一名被采访者所撰写,该学生被称作“Stacy”。

在公开信中,Stacy不赞成《滚石》杂志报道对Eramo的描述,称自己对Eramo充满敬意与感激。当被问到对于信的想法时,Erdely表示她“对Stacy的信十分欣赏,”“她的信真的表达了文章的内容,”Erdely这样评价道。

在对Erdely的质询环节结束之后,法院播放了Jackie的口供。Jackie不愿意在公众面前展示自己的身份。她之后结了婚—据她的口供,她在那篇文章被撰写时正在与现在的丈夫约会。

因为PTSD(创伤后心理压力紧张症候群),在听证会的大部分时间,Jackie都表示她已经不能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也无法证实这些人所说是否属实。这些人包括Erdely,Eramo和Ryan Duffin;Duffin是在她遭受所谓的“人身攻击”时的朋友。Duffin是Erdely没能在写文章时联系上的朋友之一。“我告诉了很多人一样的经历,只是细致程度不同,”Jackie在她的口供中这样说道,“有些事情我记得,但也总有些事情我真的记不清了。”

Jackie在口供中也一直强调她对于Eramo的信任,解释称她认为Eramo关心她的情况并且希望她能了解她现在的选择。“她做了一个支持者应该做的事情,”Jackie这样说,“她也非常清楚地表示了我有权利选择我想做的事情。

Jackie两个小时的证言播放结束后,Elisabeth Garber-Paul,Rolling Stone的事实核查员开始回答原告方的问题,其中很多问题都与她在那篇文章草稿上所写的笔记有关。其中一条笔记记录道,“这样是否太苛刻?”这条笔记记在Eramo的一张被修改过的照片旁边,照片中的Eramo前面有一个正在哭泣的女人,背后的窗户外站着学生活跃分子。修改前的照片中,Eramo正在教室中讲话。“我们只是想把多个事物放到图片中,”Garber-Paul这样解释为什么这张照片会出现在最终的出版刊物中。

在早些时候,Erdely曾表示比起这些图片,她当时更关注文章的行文,“我不怎么关心图片的部分,”Erdely表示,“我不负责这些图片。”

其他的很多问题涉及了在Garber-Paul试图进行事实核查和控诉时联系的人。她说她没有联系任何Jackie的朋友,任何被指控的袭击者或其他Jackie向Erdely提到的生还者。她表示自己并没有任何他们的联系方式,或者Jackie也许曾和滚石杂志表明他们不想接受采访。

另外一个问题是是否去联系“Drew”(Jackie管他叫“Jay”)。Garber-Paul说滚石杂志为了不刺激Jackie从没有去联系这个被控袭击Jackie的人,虽然有很多决定性的证据(年级,所在兄弟会及学校救生员的职位等)全部指向他。“我们觉得用匿名会更合理一些,”Garber-Paul这样表示。

此次审判会在下周二由Garber-Paul的证言开始继续进行。


Lawn room applications to open soon

在学校草坪上住,是给予少数大四本科生的特殊荣誉,这个申请将在十月底开始。

住在草坪上的文理学院大四学生DeAnza Cook说,草坪不仅在建筑设计上实现了杰佛逊校长的学术村理念,而且创造了师生共享的生活空间。

“我觉得它正中杰佛逊对于弗吉尼亚大学的展望,以实物的形式和居住其中的大四学生和院长表现了大学的中心理念。” Cook说。

学术村已经在198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于是居住在草坪上的学生就由此把它变成了一个特殊的地方。

“对于我们住在草坪上的学生来说,应该要把自己的房间尽可能得对别的学生开放。” Cook说,“在草坪上很多社交活动都会变成学术辩论或者对于实事的讨论,这是弗吉尼亚大学学生的特征之一,不过在草坪上这点特别明显。”

Amelia Garcia, 一位住在草坪上的文理学院学生说,草坪代表了学生的自治能力,以及她高中来参观时感受到的热情好客的氛围。

“那天天气特别好,大家都走了出来,在草坪上走绳索扔飞盘,同时我散步在草坪上,听到有人说“你想过来弗吉尼亚大学吗?”,“你应该来这里上学!” 这些都是我从未见过的陌生人,他们真的想让我来这里上学。

Garcia还说草坪得天独厚的自然优势不该阻挡它成为一个好客的地方。

“很多人把大草坪看待为学校威望之地,因为这里历来都是为学校作出贡献的四年级学生的住处,”Garcia说,“但是同时......学校想要展现出欢迎任何人的态度。”

大学生 Shariq Hashmi认为住在大草坪的缺点-例如缺乏空调和卫生间,远远比不过住宿的优点。

“能在大草坪上和一组优秀的团体一起居住,成为UVa核心的成员,并且可以与来往的同学们打交道......把缺点都蒙上,感觉不到了。”Hashami 说。

想要报名的学生可以在学校的住所与生活的网站上报名。报名表格包括作文以及学生的成绩单。

每一个大草坪的报名单都会被佚名参考,学生们还有机会可以参加关于报名程序的会议。

报名的程序“是很好的一段反省在UVa和大草坪前三年的时间 ,” Garcia说,“还有自己先怎样丰富大草坪的经历。

报名时间将会在一月四号中午结束,学生们会在二月十七号得到回应。

“我爱大草坪上的摇椅,我可以坐在上面做我的功课,我还很喜欢坐着看风景和与过往的同学们打交道,” Hashmi 说 “你可以看到所有人在大草坪上在做什么,还可以看到学校的访客。这对我来说是在大草坪的一天的总结。”


Undervalued and Overlooked: Virginia Women’s Club Rugby

被忽视的一支球队:弗吉尼亚大学女子橄榄球队

Translated by Yiyan Chen and Xinlu Guo

在2015年美国女子足球队在全球女子足球赛捧回奖杯之后,Mary Pilon为Politico写了一篇十分吸引人的关于因为性别不同而产生报酬差异的文章。最近,这个不同在2015年的足球界引发了关注热点。

球队的收益决定了队员们的收入。所以讨论的中心是价值 -哪些队伍从经济方面来说更具有价值呢?

带来最多收益的球队们是那些有广泛观众支持和品牌促销的队伍。除了美式足球,男子运动队在几乎所有运动中都占优势。男子运动更高的入场率和关注度带来了更大的价值。

类似的情况也存在于弗吉尼亚大学。男子篮球,足球,棒球 -这些运动都占领媒体头条,为UVA带来关注度。随着冬季的到来,弗大的男子篮球队已然从足球队那里夺走了注意力。篮球带来关注度和门票销售,棒球和足球则带来全国奖次以及经济利润;然而与此同时女子运动基本上被忽视。

但是,运动的价值远远不应该止于一个球队能够带来的经济利润,尤其是在大学。

在我看来,Cavalier最有价值的运动队并不是男子运动。其实,它甚至不是一个校队。而是一直被忽视的Cavalier女子橄榄球运动中的一级联赛学院俱乐部队。这支队伍目前是国家级第二名。

弗大女子橄榄球连续在全国排名前五,虽然许多球员们都是新手。她们不设限;她们接纳所有来选拔赛的选手。她们没有豪华的设施;她们在喧嚣的卢格比路中的Mad Bowl里练习,并且只要十分少的学校拨款 -他们靠募捐支付剩下的开支。

“去年我们打进了在加州的国家金标赛,所以我们肯定需要比平常更多的预算,”主席Zoe Schmitt承认。”我们在Kardinal Hall饭店举行了一场彩票募捐来支持比平常多的预算,并且请求家人朋友捐献。“

橄榄球队自给自足,自己找资金来源,并且自我激励。

虽然不在NCAA的闪光灯之下,这个女子球队却营造了许多十分成功的校队,无论男队或女队,都没有能够带来的价值。这个运动本身就拒绝了模式化的间接。这些女性们带头拒绝运动中的挑衅行为。她们打破性别界限,有意地参与传统意义中的‘男式’运动,并在扭倒和球场上的对峙中成长。

她们也会因为训练浑身沾满污迹,也会大量地消耗体力。并且姑娘们一直在成功,一直在运动圈子里激起着不动声色的波澜—突破极限挑战自己。但是她们的成功一直没有被认可过。

对,她们是一个运动社团,她们是一个女子团队。但是更重要的是,她们是一股需要被注意到的力量。全国的大学生们应该对像弗吉尼亚女子橄榄球队这样的女性运动团体有更多的尊敬。现在我们欠缺的是一种对女性运动员的尊敬和对整体运动社团的支持。

这不是说大学运动社团对学校不重要,我一直相信学校出资赞助的校际体育运动是每个学校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们为学校带来关注度和收益,并且鼓励学生全面发展。

但是,许多大学中的体育运动中在性别这一问题上明显存在着界限。社团运动的精神—突破传统界限—是不能被忽略的。

Polin把他的注意力放到了不同性别运动员得到的工资差异,造成差异的大部分原因来自全国范围内支持率的不同。这就像一个蛋生鸡鸡生蛋的问题。

“目前,这看起来更像一个鸡—鸡的问题。这个女子团队一直都在赢,但大家都没有及时地意识到她们的价值。”Pilon说。

这个问题存在于很多的大学中。女子运动团体总是比相应的男子运动团体要少一些支持率,并且重要性上面也略输一筹。

这也许是个无解的问题,但我校的这只女子球队在世界女子运动中产生的影响将是永恒的,虽然她们被低估了。

当这支球队回到夏村的时候,我将会是第一个代表全体同学为她们喝彩的。











All Content © Copyright 2017, The Cavalier Daily


Powered by powered by SNworks Solutions by The Stat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