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7, 2017



(RSS) In Translation


cd-in-translation

The Cavalier Daily's new translation team will translate selected articles weekly. 

Cavalier Daily翻译团队将每周选择性将文章、报道翻译成汉语。

Governor McAuliffe rings in new solar array

McAuliffe州长在新的太阳能电池阵中发表演讲

抗议者抗议他对大西洋海岸输油管道的支持

Translated by Jiayi Burgard Lu, Yao Chen

周二,UVA可持续发展中心举办了第七次的年度地球周展览,其中展示了学生研究及互动项目。Terry McAuliffe州长为了要参加因纪念在Clemons图书馆屋顶上的太阳能电池阵而进行的剪彩仪式也参与了学术报告会,然而在此期间他的讲话被抗议者打断了。

地球周展览是一个由可持续发展活动推进委员会策划的多组织活动。这个委员会包括了学生会可持续发展委员会代表、可持续发展办公室、UVA餐饮、Madison House志愿者中心、停车与交通管理办公室以及学校交流办公室。

“地球周展览是一个重要的地球周活动。”UVA可持续发展办公室的外联及交流项目的经理Nina Morris说道,“每年我们都会试着举办一个能够反映在学校内以及大范围社区团体当中正在进行着的与可持续发展相关的活动。”

展览的主要组成部分有交互式以及教育性的展示、由McAuliffe州长出席的太阳能剪彩仪式以及一个展现了学校学生正在致力于将来的可持续发展的学生研究学术报告会。整个活动着重强调了学校的温室效应气体行动计划以及校园最新的太阳能电池阵。

活动最开始的半个小时主要介绍了一些在校园中刚开始进行的企划以及致力于可持续发展的组织。活动的后半部分主要是由UVA餐饮提供的招待会和介绍了可持续发展还有同食物有关的学生作品的学生研究学术报告会组成。大学的健康系统也派了代表出席并且分享了一些他们打算开始进行的企划。

“我们让医院的人把他们不会再用的打印机墨盒或者半盒铅笔或笔带过来留给别的需要人来拿。”健康系统可持续发展委员的主席Reba Camp说,“你也可以自己拿那些别人不需要的办公室用品。”

一些学生组织也出席了这次活动。文理学院三年级学生以及气候变化行动组织的成员Laura Cross分享了他们组织正在召集学生参加将会在4月29日于华盛顿特区进行的气候游行的消息。

“我们一直在组织这次全国性的游行……这样我们就可以继续在州内与那些会影响弗吉尼亚州的问题作斗争。”Cross说。

演讲嘉宾有大学执行副主席兼首席运营官 Pat Hogan、州长办公室的自然资源副秘书长 Angela Navarro、Sun Tribe Solar 联合创始人 Taylor Brown、来自大学可持续发展委员会的大四文理学院学生代表Suchita Chharia,还有McAuliffe。所有的演讲嘉宾都重申了对大学可持续发展的重视。Navorro向州长发出倡议,以确保弗吉尼亚州内的可持续发展工作的增强。

McAuliffe 在讲台上分享了他对公共集体内的可持续发展的承诺时,一群来自玛丽华盛顿大学环境行动集体的反对化石燃料的大学生抗议者打断了他的演讲,并要求他发表对大西洋沿岸石油管道铺设项目的看法。从西弗吉尼亚州开采石油的大西洋海岸石油管道项目是一个国家项目。这一直是州长访问期间最具争议的主题。管道的建设将于2017年底开始进行。

“州长对大西洋石油管道的铺设项目没有任何话语权,所以如果你想抗议,就做你应该做的事情 — 向FERC(联邦能源管理委员会)反映问题,该委员才有100%的话语权。”McAuliffe回应。

玛丽华盛顿大学三年级学生以及该校环境行动集体的一名行政人员Noah Goodwin,对McAuliffe 关于铺设管道的立场提出了看法。

“McAuliffe州长对管道项目缺乏行动以及Dominion Energy公司对政府机构带来的影响是不可原谅的。” Goodwin说,“我们作为年轻的弗吉尼亚人,需要拥有一个关心我们注重我们未来的政府。我们感谢那些为了这个不公正的管道铺设项目而站出来社会活动家和组织者。“

其他几个社会活动团体也已经向州长反映了管道问题。 McAuliffe是管道项目的支持者,因为它将创造工作机会,并且成为对弗吉尼亚居民来说更便宜的能源资源。

Cross表示:“有一些讽刺的是,他在推动管道项目进行的同时也在与气候变化作斗争。”

McAuliffe表示,他无法控制管道建设,因为它是一个联邦项目,而且清水许可证也是在弗吉尼亚立法机构法规中明文规定的。然而,抗议者仍希望州长利用他的权力来阻止发放许可证。


Sustainability initiatives face participation challenges

可持续发展项目快速发展,于此同时个人回收情况却持续低迷

可持续发展倡导者等项目正致力于更加环保的校园,与个体学生的行为形成鲜明对比

Translated by Jianda Liu and Siyuan Shen

尽管可持续发展活动近年来在学生群体中倍受欢迎,但是很多学生仍旧没有在校园宿舍中进行回收循环。

“每个学生都制造垃圾。每一天,每个学生都做出了会影响他们自己以及学校整体的选择。这些选择和垃圾、水、能源、食物有关。”Jesse Warren,学校可持续发展项目建筑及运行部门的负责人说道。

这些选择的其中之一就是是否在校园宿舍中对个人垃圾进行回收循环。这要求把垃圾进行大致分类——塑料、铁、玻璃类;纸张和纸板类;以及填埋垃圾——之后再将这些分类垃圾带到楼房外的垃圾箱旁边的桶内。

“我们并不觉得这件事比把垃圾带出去更加难。”Warren说,“你本来就要去扔垃圾,所以如果你先将它们进行分类,到时候你在那儿扔你的塑料、金属、玻璃、纸张以及纸板就会很简单。”

在大一新生的宿舍里,每个房间里面都应该有自己的资源回收桶,但是学生往往不置办这些东西,因为它们不是常规的搬入宿舍应该配备的物品。

Sonny Beale,循环项目的主管,说道,当个人垃圾桶项目在几年前被采用时,有些学生会用这些垃圾桶,但是有些同学把它们送还给了设施管理中心。

“今年,这个系统应邀而生。我们试着把这些垃圾桶放在每间宿舍里。但是在一年级学生和高年级学生的宿舍里中我们发现很多垃圾桶最后都被放在了衣柜里,或者被丢在了回收中心的外面,因为人们对于参加这样的项目的兴趣不大。”Beale说。

Beale指出,把垃圾桶退还回来的行为使得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做变得异常困难。如果垃圾桶被住宿所需装备中包括在内,这就又增加了一项需要每年替换的物品。如果它们不被包含在内,学生们更加不可能自己分拣回收自己的垃圾。

“除非室友们明确指出他们拥有的其中一个垃圾桶会作回收使用,另一个会作普通垃圾桶使用,这样的话我们的房间才可能会有循环回收垃圾桶。但是说实话,并没有多少宿舍会这么做。”Min Soo Choi,一个住在Lefevre的文理学院大一学生说道。

Choi说他知道如果他想要的话,他可以从设备管理中心申请一个循环垃圾桶。但是他也指出宿舍公共循环垃圾桶也许会比单独的垃圾桶效率更高。

住在 Balz-Dobie 的大一文理学院学生 Mary Beth Barksdale 和 Aurora Bays-Muchmore 说,公用的垃圾桶会给打扫宿舍员工的日常工作中增加一项新的任务,但是可能会促使学生在宿舍共用区域回收苏打瓶或纸盒之类的物品。

学校宿舍及住宿中心致力于把可持续性发展融入到宿舍生活中。

Jackson Nell,现任住宿指导员主席及大四文理学院学生说,“我们与可持续发展部门合作并希望可以制定出适合我们宿舍与住宿生活的最好做法,其中包括进行公开会议以及一些未来的活动,因此我们会非常致力于教育学生这些价值观,以此来鼓励与提倡这样的价值规范”。

许多这样的信息都是由可持续发展倡导者,即那些与可持续发展办公室合作、向他们的同龄人宣传如何减少环境足迹的学生志愿者传播的。

“U.Va.的一些在将来准备将可持续发展作为事业的最优秀的领导者们,正是从我们的可持续发展倡导者项目开始的。” Nina Morris,可持续发展外联及交流部门主任,在一封发送给Cavalier Daily的邮件中说道,“可持续发展倡导者们致力于策划、推广、以及执行一些UVA最大的可持续发展活动,比如像Game Day的橄榄球与篮球挑战。

在 IRC 和Brown College 正在进行一项为期一个月的堆肥试点项目。居住在这些宿舍的学生可以把他们的残余食物倒在在宿舍外的桶内从而制作堆肥。

Warren 说,“这次活动的亮点便是,这是一个完全由学生组织的活动,因此学生承担着这次项目成功与否以及我们会是否会得到未经污染的、高质量、洁净的堆肥的责任。”

从日常活动的角度来讲,学生拥有很多机会通过饮食习惯和在餐厅使用可重复利用的外带容器从个人的层次上来改善环境。

“其中一中方法便是把素食为先的饮食方式加入到你的日常饮食习惯当中。U.Va. 餐饮在食堂提供了多种多样的素食选择。并且像Greens to Grounds 这样的学生组织会直接提供新鲜的本地食物给U.Va. 学生”Morris 说,“另一个好的做法便是注意你消耗的电量与水资源。”

从管理的角度来说,可持续发展的建筑项目,类似与 Alderman 大一学生宿舍和将来的 McCormick宿舍的翻修项目,都可以减少学校的能源与水资源的使用量。

Morris 说,对她来说她对未来最大的期望是实现学校可持续发展计划所制订的目标与行动,一个由一百多个学生、教职员工、工作人员、还有社区成员所发起的计划。

Beale 说,他希望潜在的学生会因为认识到这里的学生关心环境而被吸引到这所学校。

“我希望U.Va. 会持续增加与可持续发展相关的课程、研究、与领导机会,把有着知识与热情并且愿意承担起全球性的环境挑战的学生输送到全世界。”可持续发展办公室主任Andrea Trimble,在一封邮件中如是说道。


Spy photos provide new view on climate change

卫星间谍图片为环境变化提供了新的视野

冷战时期的卫星图片追踪了全球变暖效应

Translated by Yuqi Cheng and Yutong Zhang

环境科学教授Howie Epstein负责一项用已公开的卫星间谍图片观察北极绿洲变化的研究。Epstein和他当时的研究生,Gerald Frost,明确了11位于西伯利亚冻原的地点并发现灌木数目在这些区域增加了。

Epstein说,自2000年之后北极圈科学家就一直观察到北极冻原内植被的增加。但是,Epstein说他注意到在冷战期间对于西伯利亚灌木增长的观察出现了空缺。

“(Frost和我)知道这个间谍卫星图像集合的存在,”Epstein说。“有一些其他研究曾使用过这些图像,所以我的研究生决定看一看这些图像。”

像19世纪时哈德逊河中学创作的现实主义画作这样的非传统来源曾被用作科学证据。比如,那些19世纪纽约上城的画作描绘了工业革命前的雾霾—现在被认为是因树木和大气的相互作用而形成—环境科学教授Robert Davis说。

“有好的观察是非常重要的,否则你无法发现任何变化。”Davis说,“所以,有时你必须用不寻常的来源去把信息拼接到一起。”

Epstein的研究中所用的图像是由美国情报局于冷战时期在苏联拍摄的— —用一些最早的地面观测卫星,Epstein説。这些照片都是灰色的,但清晰度很高。

“你可以看到清晰度精确到米的图像。” Epstein说,“他们非常适合用来观测灌木和树木,以及类似的东西。这些当然不是中情局当时要找的东西,但确实它们很好地展现了地面上灌木的变化。”

一些卫星图像集分别由克林顿政府于1995年以及布什政府于2002 年解密— —它们都被分享在了网络上。从这些照片中,Frost在西伯利亚苔原上筛选出了11组图像,并搭配高分辨率的商业图像以跟踪植被随着时间推移的变化。

"数据和图像显示在过去的 40 到 50 年里,这片土地上的灌木增加了非常多。"Epstein说,"如果它们是与气候保持平衡的,那么这意味着这是全球变暖的结果"。

北极气候变暖的速度是全球平均数的两倍,这使得气候变化成为灌木丛增加的一个非常可能的原因。然而,气候变暖的干扰 — — 包括为灌木生长腾出空间的火灾,解冻的冻土以及其他自然现象 — — 也可能是原因所在,Epstein说。

根据Epstein,灌木数目增加有优点也有缺点。例如,由灌木提供的隔热层可使地面在夏天时更凉爽,但在冬天时更温暖。此外,冰雪覆盖的灌木可反射太阳光辐射,但是突出的灌木会再次辐射热量 — — 造成额外的大气热量增加。

"很难说这个现象是好是坏。"Epstein说,"但如果你想要一个定论的话,只能说这非常复杂 — — 取决于你关心生态系统的哪些方面."

这种复杂的情况在其他北极的植被变化趋势中也出现了。虽然Epstein的研究重点在绿化上,但是北极的褐变 — — 或灌木的减少— —也被观察到了。

"概括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并且在我们了解到底是什么控制着北极植被的变化之前,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Epstein说,"我们现在在研究的例子是苔原的绿色化......但事实证明,它不仅是在绿色化。它比我们想象的要更加动态化。


Human Library project gives U.Va. community members a chance to share their stories

人型图书馆项目为UVA 社区成员提供了分享故事的机会

数百人在UVA参加了全球倡议活动

Translated by: Zhouyang Qi & Boyuan Xu

人型图书馆的首次展示于4月14号下午在Lawn上举行,它以一种直观的方式展现了学生、教师及社区成员的故事。

每一位讲故事的人都被认作一本“书”,通过自己喜欢的方式用20分钟讲述自己的故事。当天共有31本“书”参与此活动,他们被分为两组,用4个小时时间讲述自己的故事。

大三商院学生 Evelyn Wang 参与时把自己称为“沉默之书”。虽然她不想把故事的细节分享给那些未参与活动的人,但她说讲故事这项活动本身就是“打破沉寂”。

“我觉得这很值得,” Wang说,“我觉得这种活动很特别,对我来说既有感染力又充满挑战性,同时也很重要。”

她说她所收到的反馈是她最喜欢讲故事的一个原因,因为许多人告诉她他们对对她的故事产生了共鸣。

“引用朋友的一句话来说就是—这将成为UVA的一大主题,一个每一个人都想参加的年度盛宴,” Wang 说,“我认为这是一种把人与人联系起来的极好方式,而且它提醒着所有人每个人都有着自己丰富多彩的人生经历。”

作为活动组织者的大三商学院学生Alicia Wang表示,人型图书馆的概念就和一个普通图书馆一样,人们来看书,不过这种“书籍”是通过人们讲述他们自己所经历过的刻板印象或偏见的故事来阅读的。

自此之后,人型图书馆就成为了一个国际化的项目,向世界各地的人们展现了许多个人化的、与成功失败以及困难经历有关的故事。

“它们(人型图书馆)事实上在84个国家都有在运行。”Alicia Wang说, “它就像一个TEDx,你必须申请他们的许可证然后在这里举办。我们认为在UVA开始这个项目是一个非常棒的主意,它可以向人们展示讲故事的力量。“

这些书籍本身包含了各种各样的亲身经验。其中一些故事的片段已经被发布到人型图书馆的Facebook主页,这些故事包括服完兵役后的学校生活、面对父母离婚、抑郁症和性骚扰经历。每个故事旨在告诉听众是什么造就了每个讲故事的人。

文理学院研究生Jannatul Pramanik表示,该项目从一开始的目的就是通过对话来增强人们对个人特性和故事的认知。

Pramanik说:“当我们去图书馆时,我们会翻阅浏览书籍,这是为了加深我们对书中的故事了解。而对于这个人型图书馆的项目来说,我们通过找到我们所知道的有着有趣的生活故事的人们,并且问他们是否愿意和别人分享他们的故事来实现这一步骤。“

夏村人型图书馆还有着一个Facebook页面,并会在本学年不断分享大学生们的个人故事。


Bee species classified as endangered

蜂类首次被列为濒危物种

由于环境因素和人为因素,大黄蜂正面临灭绝。

Translated by Yiyan Chen

美国内务部最近根据濒危物种法案将锈斑大黄蜂(熊蜂属)列为濒危物种。由于蜂类疾病的增加和农药的大量使用,自九十年代后期起能看到锈斑大黄蜂的地方越来越少。

根据美国鱼类及野生动物服务中心网站,锈斑大黄蜂曾经是28个州非常常见的物种。但是基于现阶段的估计,只有0.1%还在他们位于中西部和东北部的历史栖息地。

T'ai Roulston是一位环境科学教授,他的研究表明熊峰微孢子虫是造成这种蜂类消失的主要原因。

“在所有数量在减少的蜂类之中,有一种非常常见的真菌疾病。而锈斑大黄蜂则是他们中数量减少得最为迅速的。”Roulston教授说,“之前这种蜂类在中西部一直到东海岸都特别常见。现在在东海岸基本已经见不到了。”

Roulston教授解释说有些疾病因素比其它因素对某种蜂类的影响更大一些,因为不同的蜂类对疾病的易感染程度不同。这就是锈斑大黄蜂和熊峰微孢子虫之间的关系。

根据病理学期刊的解释,熊峰微孢子虫是一种专性细胞内寄生虫,他们对大黄蜂的影响很大,疾病传播速度也很快。比如,这种疾病已经被发现会严重影响工蜂的寿命。

除了疾病之外,生物学教授Laura Galloway提出了一种自然与人类活动的组合因素是蜂类数量递减的主要原因。

“自然因素就是疾病,还有就是农业生产中使用频繁的农药也是针对杀虫的。这些因素对蜂群数量的下降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Galloway说。

作为授粉的昆虫,蜜蜂使植物们产生种子并且调节农业生产。蜜蜂最近面临的严峻考验不仅缩短了植物的寿命,还造成了减产。

锈斑大黄蜂是第一种陆地上的蜂类被列入濒危物种的。濒危物种法是为了防止可能导致物种灭绝的物种数量的持续下降而制订的。从历史角度来说,法案的制订提高了许多物种的物种数量,比如美国秃鹰。

人类的活动也可以提升蜂类的健康状况。

Martha Kiene是弗吉尼亚养蜂协会的副主席。她说,“种植—特别是在秋季种植—花季在秋季的植物,或者花季很长而且开放在夏季的植物,对蜜蜂最有好处。因为蜜蜂们可以在很多周内每天都来这株植物。比如密蒙花就是很好的用来促进授粉的植物。”

Kiene还建议要完全避免使用杀虫剂,如果一定要用,也要尽量在晚上使用,因为晚上授粉者都已经回窝或者回巢了。如果晚上使用,杀虫剂就可以在授粉者第二天早上来之前被植物吸收。

把锈斑大黄蜂纳入濒危物种法的保护范围内可以促使这种重要的授粉者的数量增长。

“根据过去的记录来看,当物种在受到濒危物种法的保护之后,大都有了明显的起色,该物种的数量会增多。所以这一举措是非常有效的。”Galloway说。


Otto Warmbier’s parents say they feel blamed for son’s detainment

Otto Warmbier的父母表示他们在儿子被朝鲜扣押一事上受到了外界指责

Warmbier夫妇说国务院在这件事上完全没有帮助

Translated by Ailin Liu and Shuman Zhou

弗大学生Otto Warmbier的父母表示他们在儿子至今还被扣押在朝鲜一事上受到了来自外界的无理指责。

在他们4月7号接受的第一次电视采访中,Fred Warmbier和妻子Cindy Warmbier告诉福克斯新闻主持人Tucker Carlson,他们自Otto在2016年1月2日在朝鲜离境时被扣留之后就再也没有收到关于他的任何消息。

Warmbier夫妇称, 他们第一次知道儿子被扣押的消息是接到了一个美国国务院“下层”联络人打来的电话。当时他们已经和儿子失联超过一天。

“我们当时按规定在报警前等待了二十四个小时,随后就接到了国务院的电话。他们问我们‘Otto有在服用任何药品吗?’”Fred Warmbier在采访中说道,“他们并没有提起拘留的事情,但我们马上问了具体情况,然后他们说‘是的,他现在被关押在朝鲜。’”

夫妇二人称他们曾与当时的国务卿John Kerry面谈过,发现他对于朝鲜问题异常敏感,极度暴躁。

当Carlson问他们是否觉得前任国务卿或国务院对他们提供了任何帮助时,Fred Warmbier表示“完全没有”。

Warmbier的父母还说道,自从现国务卿Rex Tillerson上任之后,他们与新国务院就再也没有联络过。

“没有人试图联系我们。”Fred Warmbier说,“我本希望有人——除了我们认识的前台小姐,她是个好人,他们都是很好的人——在这个时候至少能尝试联系我们并给予我们一些安慰。但这种事情并没有发生。”

Otto的父母在采访中还提到,他们感觉国务院把他们的儿子被监禁一事归咎于他们并抱有不满。

“令我震惊的是当我拿起电话后对方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在让他去朝鲜之前看过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朝鲜的博文吗?’”Cindy Warmbier 说,“他们说得好像我们让他去朝鲜是很无知的行为。他们的话让我们感觉自己很无知。”

Warmbier于2016年1月2日被捕。被捕前他刚结束由Young Pioneer Tours组织的朝鲜五日游,正准备动身离开。今年的3月16日是他被判15年强迫劳役一周年的日子。他的罪名为试图窃取酒店内的政治标语,这种行为在对金家政权实行“个人崇拜”制的朝鲜来说属于违法行为。

在2016年2月底的新闻发布会上,Otto承认自己曾试图窃取政治标语。他说他的这种“敌对行为”得到了Z Society、某家俄亥俄州教会以及中情局(the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的支持。

尚无消息表明Warmbier是否是被朝鲜政府强迫作出如上陈述。

当Carlson问Warmbier夫妇想对Tillerson或新国务院执行部门说些什么,Fred Warmbier则直接请求Donald Trump总统给予他们帮助。

“为了带Otto回家,我愿意与他合作。他可以改变这个局面,他是一个实干家。”Fred Warmbier 说,“Trump总统,我请求你带我儿子回来。你可以改变现状。”

美国政府一直在呼吁释放Otto。最近一次发声是在3月15日,由国务院发言人Mark Toner

在新闻发布会作出。

“在任何时候当有美国公民被关押在海外、无法与家人联系的情况出现,美国政府和人民都会担心。我们认为这起事件的处决是不公正的。我们呼吁朝鲜当局释放他。”Toner 说, “我们认为,他所承担的刑罚对于这项”所谓“的罪行来说实在是太严重了。”

朝鲜过去曾释放过美国籍囚犯,最近一次是于2014年11月被释放的Kenneth Bae和Matthew Miller。


Documents reveal “heads-up list” for applicants connected with major donors

资料显示对UVA对与主要捐赠者相关的申请者有“特别关注名单”

申请者与招生官见面,并根据捐款数目收到“形式上的等待”通知

Translated by Yuqi Cheng and Yutong Zhang


根据骑士日报收到的资料,UVA在近几年对与主要捐赠者相关的申请者使用“特别关注名单“,虽然UVA的助学金网站上报道”我们只根据学生的学术水平录取学术。”

资料还显示申请过程的改变以及一些申请者与招生官见面,十分可能是因为捐赠金额的缘故。

作者杰夫托马斯用自由信息条例分析了发展办公室所关注的VIP申请,骑士日报通过托马斯获得了这些资料,他用这些作为他的书”新世纪弗吉尼亚政治与政府:权利的成本“的研究资料。

根据托马斯的说法,UVA秘密地接受了申请”贿赂”。

”任何申请者都可以被这个程序检验,但只有百分之0.2的学生有足够富有的爸爸去进入这些名单里,而其他学生就没有这个机会,尤其是那些本可以进入却被他们占了位子的合格学生。”周日的时候托马斯在一封给骑士日报的邮件里说。

根据UVA发言人安东尼所说,发展办公室在录取过程中接受了“间断性”的对一些申请者申请状态的更新,但录取办公室和发展办公室没有对方的信息。

“发展办公室不决定一个申请者是否被录取,”安东尼在声明中说。“录取决定是只由录取办公室的专业人员决定的。这个做法使发展办公室人员在录取过程中作为提供预科学生同意的校友,捐赠者和友人之间的沟通。

然而资料显示学校有根据对UVA捐赠金额提升申请者位置的做法。在一个例子中,一个一开始被延迟录取的申请者,名字旁边有”50万美金“的标注。这个申请者的位置不是建议被,或者已经被,移去等待名单。

另一个被注释有14万捐助的申请者,又有UVA家长基金的主任杰夫博伊德的一个备注”说至少(等待)“。 现在还不清楚这个申请者有没有被接受或放入等待名单。

“(手写的备注)显示纳税人和学费的钱被用来支付一个秘密资金考核系统,在这里家庭财富或影响会给不合格的申请者录取优势。“托马斯说。

一个被列入等待名单的录取者的备注显示相关的资助人很”不满“并”延期账户中准备的捐款“,而且情况”最好尽快被解决“。资料却并没有显示申请者最后是否被录取。

资料也显示发展办公室的职员被分配到了父母是校友的特定申请者们,这些人经常被分为A, B或者C的优先等级。

据布鲁说,这种捐助者与the advancement offices联系并推荐学生以及招生办后续对申请人身份进行更新的做法在很多其他大学都很流行。

“在大学的开发人员的主要职责之一就是是促进和维护与校友以及捐助者的关系,”布鲁说。"作为此关系建设的一部分,开发人员会分类这些查询"。

此外,这些文件显示有一些被the advancement offices跟踪的申请人曾与大学的官员会过面。弗大校长特蕾莎沙利文被证明曾会见一个“被一位重要的弗大捐助者推荐”的申请人。这位申请人申请了早先决定,根据文件显示他被安排到了等待名单上。

另一位单独的申请者,也曾经与沙利文见面过,并被指出与”一位大学的重要捐助者”有联系。同时他还在一次校园参观中被前体育资本市场活动执行主任韦恩史密斯采访。目前尚不清楚这位学生是否被弗大录取,但这名学生被认定为”优先"学生。

根据文件显示,有些申请人曾会见校长高级助理肖恩 詹金斯。一位2015级非弗大校友亲属的外州申请者被指出曾与詹金斯见过面。The advancement offices指出这”可能推进申请人的申请状态,如果有优先可能。” 然而,一位来自同一个申请池同时也是非弗大校友亲属的外州申请者并没有与詹金斯见面,确有一条附属信息:”需要知道弗大是否 [是他们的第一] 选择”。而之后的一条附属信息确认弗大是这位申请人的第一选择。

还有一位2015级的申请人被拒了,但有一条附属信息说,"SJ争取进入等待名单 "。此申请人的申请情况最终可能被建议从等待名单上移除也可能从未被允许进入等待名单中。

The advancement office同时提到了为一些特殊申请人建议“照顾”名单的做法。一位非弗大校友亲属的外州申请者特别被指为招生办的一个”real reach”,同时被建议进入”照顾“名单。另一位申请者被指出已被拒但可以争取进入“照顾”名单。

该文件还提到了两个分别与其他大学Board of Visitors有联系的申请人。其中一位有一张手写的便条写道”威廉玛丽学院BOV” 而另一位的便条写道“父亲在Ole Miss的Board中。这两位申请者都被录取了。

这些大学援助者的姓名信息都在这些文件中被编辑过。




First-year dorm associations change for renovations

一年级宿舍进行翻新改造

McCormick路改造项目在2017-2018学年开始

Translated by Jiayi Burgard Lu, Yao Chen

这个夏天开始的维修改造将会导致一年级宿舍Kent-Dabney和Bonnycastle在下个学年关闭。另外,Malone—前高年级及转学生宿舍—将会变成一年级宿舍。

于是,一直以来作为Bonnycastle的联合宿舍的Hancock宿舍将会独立运行。Malone将会继续在Johnson-Malone-Weedon宿舍联盟之下运行。

宿舍联盟是为了促进住宿生活中的集体感而设立的,覆盖了活动以及人员配置。学生也可以推选代表进入联盟委员会来管理宿舍。

这三个一年级宿舍的关闭意味着一系列针对在McCormick路上的宿舍的改造的开始。

Jackson Nell,学校住宿管理处的宿管代表以及一名大四文理学院学生,说这次改造所针对的范围会很广。

“[这次改造包括]空调的安装、公共休息厅和学习空间的扩大,洗手间的翻新,照明系统的升级,地板的更新以及现代化家具的添加。”Nell在一封给今日弗大的电子邮件中说道。

一年级宿舍Page、 Emmet、Echols和Humphrey将于2018-19学年关闭翻修,Lefevre、Metcalf和Hancock将在2019-20学年进行翻修。

根据HRL改造项目的网站,该项目的目标是将McCormick Road宿舍的舒适性和设施提高到与Alderman路上的舒适性和设施一致。

除了Hancock成为独立的宿舍外,Courtenay、Dunglison和Fitzhugh—目前Alderman路上的套房式联合宿舍,将会变成两个独立的Courtenay-Dunglison和Fitzhugh-Gibbons联合宿舍。

“由于明年CFD(Courtenay, Dunglison and Fitzhugh) 将配备足够的工作人员,我们决定把Fitzhugh的工作人员置于Gibbons[的高年级宿管]的管辖范围内。”Nell说, “这是为了确保合适的员工人数和居住学生人数。”

在过去的一年中经过翻新的Dillard也将在下一个学年重新开放,会同Malone一样接纳一年级新生。

“这些微小的变动保证了宿管工作人员会继续向宿舍集体提供有效的服务。”Nell说, “我们会始终确保我们所有的团体都配备了必要的工作人员和监督机构,从而为住宿学生提供支持,并建设包容、温暖和安全的环境。”


CNU poll reveals tight Democratic gubernatorial primary race

CNU 民调揭示势均力敌的民主党州长初选

民调显示共和党初选竞争将不会如此激烈

Translated by Jianda Liu, Siyuan Shen

民主党州长参选人Ralph Northam及前任议员Tom Perriello 在民主党初选中都得到了百分之二十六的选票。然而根据Christopher Newport大学的Wason 公共政策中心于周二发布的数据,共和党参选人Ed Gillespie在初选中以百分之三十八的得票率领先。

Sabato’s Crystal Ball的副主编Geoffrey Skelley在给今日弗大的邮件中说到,他并不对这样的投票结果是表示惊讶,因为这个结果和其他机构在过去几个月间公布的消息有相同之处。

“我们需要注意到的是:很多弗吉尼亚选民都还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Skelley说,“每个初选调查都显示,有至少百分之四十的选民还没有作出决定或者想要支持另外的参选人。”

作为前任共和党国家委员会主席,Gillespie在肯定他的从政经历的投票者中大受支持,但是并没有得到太多在2016年总统初选中,支持总统Donal Trump的选民的支持—Gillespie只得到了他们百分之三十二的选票。然而,他的对手,Prince William县议会主席 Corey Stewart 和州议员Frank Wagner在初选中从支持Trump的选民中收获了百分之十一的选票。

“我们可以看到共和党人都支持Ed,因为他们知道他会成为弗吉尼亚人们的州长,” (Ed) Gillespie的通讯副主任Abbi Sigler说道,“他把施政重点放在让我们的经济重新好转,而且他推行保守的政策。在今后你也会继续从他的身上看到这些方面。”

Northam和Perriello的代表并未就此置评。

Skelley说他发现民主党的投票情况最有意思,因为Northam和Perriello的竞争并没重现2016年民主党总统提名竞选人Clinton和Sanders竞争的特点。

“很多观察者都在尝试类比这两个竞争,但是CNU的投票显示出Northam在投票中以百分之三十四领先,其中的百分之二十五都来自于Clinton的支持者。Perriello得到了百分之三十二的选票,其中百分之二十一来自Sanders的支持者,”Skelley说,“所以,尽管这里有一些分别,但是这些分别并不是十分显著。”

Wason 公共政策中心计划在五月,也就是六月十三日初选接近时再次进行一次调查。

Wason 公共政策中心的主任,Quentin Kidd说道, “我们会在五月对潜在选民进行一次更加细致的调查,希望可以发现哪些人会成为选民以及他们支持的对象。”

因此,Kidd 预计民主党选举结果可能会有戏剧性的转变。

“因为Perriello的主要挑战是他必须使那些看起来对他很感兴趣的选民立刻投票,这次民主党竞选不太可能是摇摆不定的”,Kidd 说道,“他的支持基础主要来自奥巴马的同盟,包括千禧一代与大学生。此外,在初选举行的日子,六月十三日,并没有很多大学生会留在校园中。”

同时 Kidd 认为 Northam 对此群体的选票不是这么地依赖。

“当我们在五月对潜在选民进行调查时,很可能出现的一种情况是,许多Perriello 的支持者会因为表明不会投票的立场从而被这次调查忽略,” Kidd 说,“我们很可能看到Northam在初选接近时遥遥领先。”

然而,Kidd 预计共和党的初选不会有太大的变动。

“我可以很有信心地说,Gillespie现在正处于一个很好的位置,如果Gillespie输掉这次选举的话,从现在到十周之后这段时间,肯定会发生某些剧变。”Kidd说。

弗吉尼亚选民将在六月十三日进行各自党派的投票,大选预计会在十一月七日进行。


Mechanical Engineering department leaves Technology Leaders Program

机械工程系将脱离Technology Leaders Program—

大一学生将无法参加此跨学科项目

Translated by Yuning Dong and Shuman Zhou

春假刚刚结束,机械工程的大一学生们就被告知他们将没有办法再参加Technology Leaders Program。

启动于2008年的TLP项目是一个联合系统工程、计算机工程和电子工程系的跨学科项目,机械工程系也在2012年加入了这个项目。TLP的学生们可以跨学科选课,把他们每个人的机械方面的技能在TLP的课堂上结合起来,自己设计一个独特的辅修科目。

工程系的学生们如果想加入TLP项目需要在他们大一那年的三月填写的Major Declaration Form上表明自己对TLP的兴趣。今年,75个机械工程新生中的36个表明有兴趣加入TLP。但不幸的是,在春假刚刚结束后这些新生们就收到了邮件,通知他们机械工程系决定脱离TLP项目。

同时在机械工程及航空工程系担任主任的工程系教授Eric Loth在写给Cavalier Daily的邮件中这样说道,机械工程系会一如既往地支持现在参加TLP项目的学生们,但是大一新生们将不能再通过TLP参加机械工程的项目。

“TLP项目对工程系的学生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跨学科辅修科目,对部分机械工程的学生们也是一样的,”Loth如此评价道,“但是,机械工程系一直在寻找能够为我们的同学提供最好的教育和体验的新契机。机械工程的教职工们也决定将他们的精力和资源更多地放在那些能给本科生带来更广泛影响的活动上。”

TLP的创始人和指导员、同时也是系统工程和信息工程系的副教授,Reid Bailey表示,他在一月末的时候第一次听说机械工程系正在考虑脱离TLP项目。

“TLP项目的几个人与他们协商希望能够说服他们留在项目中,”Baily说道,“那次协商之后大家猜测可能机械工程会推迟这个决定。他们确实推迟了,推到了春假之后。”

James Stapleton,一个大三机械工程和TLP的学生,表示TLP项目的学生也是在三月这个决定落实之后才听说这个消息。

“很明显行政部门、机械工程系的领导、教职工和我们的教授间一直在讨论这件事,但是我们被隔离了起来,直到他们正式做了决定之后我们才知道这件事。” Stapleton这样说道。

从那之后,TLP的学生们曾经试图组织会议与行政部门的人员和教授们交流并表达他们的担忧。Rachcel Dunning,一个大四机械工程的学生,参加了上周有本科学生发起的第一次会议。

“我们的最终目标是把机械工程的学生留在TLP项目中,因为这个学科是让TLP项目成功运作的四个核心学科之一,没有了它,TLP就失去了一部分价值,”Dunning说,“我认为所有的机械工程师们都应该有这个机会去争取这个机会,如果他们想要的话。虽然不是所有人都欣赏TLP项目,但是那些想进入这个项目的人不应当被机械工程系本身的决定所阻挡。”

Jasbir Harnal,一个大四机械工程系的学生,表示自己曾在每一个面试中都谈到了他在TLP项目的经历。

“机械工程是最受欢迎的学科之一了,所以我们的存在并不特殊。是TLP项目让我们显得与众不同,” Harnal说道,“我的两个实习中,我都是与不同背景的人一起工作,而在TLP的团队项目中得到的团队协作经验对我的实习来说是十分重要的。”

大三系统工程专业学生Rosalie Reuss将TLP称为她工程学习生涯中的“基石”。她之前的专业是机械工程,但在参与了TLP后她发现自己对系统更感兴趣并换了专业。

作为一个系统工程师,Reuss认为机械工程部门的退出将对TLP造成负面影响。

“我认为TLP的重点在于它的跨学科性,”Reuss说, “当其中一个关键学科退出时,不仅是其他学生,机械专业的学生也会受到不利的影响。”

由于这个项目不属于工程学院的任何科系,所以每个科系都必须支付学生参与该项目的费用。 Dunning说,在本科生组织的一次会议上,机械工程系的代表表示他们退出该项目是以便利用这些财政资源将TLP的各个方面直接融入于该科系。

虽然学生们相信机械工程系可以利用TLP的实践经验开发一个新的项目,但他们也表示,新项目不可能提供TLP所拥有的跨学科优势。

“我认为TLP对于机械工程师来说是最有价值的,因为它的科研内容与我们的专业完全不同,”Harnal说, “在一个科系内部进行跨学科项目是没有意义的。”

Stapleton表示他担心新项目将缺乏TLP的系统性。

“对于包括我在内的大二,大三和大四的学生来说,我们将能够完成TLP项目并毫无疑问地取得副学位,但对于大一的学生来说,机械工程的退出使得他们遭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Stapleton说, “现在没有一个大一学生能够体验这个有益的项目,而不再是让他们中的一小部分人体验到这个项目。”

Stapleton还表示,既然学生群体在机械工程科系的退出决定中没有发挥作用,他希望在开发新项目时,本科生和行政部门之间将会有更多的沟通,

“我只是想建立这些沟通渠道,然后去了解机械工程科系退出TLP的原因,以及他们对于新项目缺乏跨学科性的问题有着怎样的长期计划。“Stapleton说。

为了缓冲机械工程科系的退出,Bailey表示,TLP正在考虑改变申请时间以让学生们能在大二秋季学期申请。 他相信在学生更多地了解了TLP之后,会有更多人有兴趣加入。

“机械工程的离开给我们这个项目留下了一个很大的漏洞,而且还没有其他申请者填补,所以今年我们将会因此有一个人数较少的班级,” Bailey说, “唯一可能发生的变化是以后我们可能会为学生提供更多参与TLP的途径。 我的意思是,我们会吸引到更多对TLP感兴趣的学生。“

“TLP是一个伟大的项目,因为每个科系都有它的相关课程,”Bailey 说, “但是,似乎并不是所有TLP的内容都可以在各个科系内部教授。”











All Content © Copyright 2017, The Cavalier Daily


Powered by powered by SNworks Solutions by The Stat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