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STRIKE:请废除兄弟会

兄弟会这几十年来已经证明了他们无法负责任地自治和适应不断变化的时代

由于这些问题,持续了几十年的努力改革没有成效。
由于这些问题,持续了几十年的努力改革没有成效。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Noah Strike

译者:Tianqi Miao

近几个月来,废除大学里兄弟会组织的运动在全国兴起。范德堡大学的学生正从兄弟会中大批退出,并要求各分会与全国总会分离。美国大学的一些分会投票决定自愿解散,里士满大学全校校友会理事会的整个执行委员会最近也辞职了。即使是在拥有最古老的兄弟会组织之一的弗大,废除IFCISC兄弟会也开始在社交媒体上引起关注。这场运动是数十年来兄弟会组织所造成伤害的巅峰。

不同于多元文化和职业导向的社交群体,IFC和ISC兄弟会强化了阶级分层和精英主义,助长了歧视和文化剽窃的环境,并对学生的安全保障构成威胁。由于这些问题,持续了几十年的努力改革没有成效。例如,前大学校长Theresa Sullivan在如今声名狼藉的《滚石》文章发表后,召集了一个特设委员会,以确定学校兄弟会有待改进的方面。尽管委员会进行了许多改革,但自那时以来,总体上并没有什么改善。兄弟会仍然是精英主义所属的、难以加入的和危险的。改革失败了,废除兄弟会成为了必要举措。学校必须停止承认兄弟会,并采取措施尽量减少它们在我们社区中的存在。

从金钱角度来看,兄弟会组织很难加入。许多分会每年的会费高达数千美元,尽管许多分会提供奖学金,但基本制度本身在金钱上仍然是排他的。兄弟会过高的会费也阻碍了他们的多样化发展——第一代大学生、低收入和其他历史上被边缘化的学生群体往往没有多余的钱花在像会费这样不必要的事情上。这种根据收入将学生分成排他性群体的做法,创造了一种凌驾于其他非兄弟会学生之上的文化,进一步加剧了社会的不平等。

兄弟会组织也是种族主义、暴力性别歧视、恐同和宗教偏执的温床。例如,在2019年冬天,Kappa Sigma和Zeta Tau Alpha分别举办了文化上的专属活动 ——分别展示了美洲土著人的头饰和墨西哥的文化物品。这些分会的这种可憎的种族主义,不尊重他人的行为就算不能完全消失,也该被制止。但事实上,他们仅仅是被学校管理者斥责了。如此轻微的反应表明,弗大兄弟会是多么被高估。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容忍这种行为——政府必须迅速采取行动,彻底消除这种引起仇恨的环境。

对酗酒和吸毒、危害性侵犯和性侵的一再制裁清楚地表明,兄弟会无法自治。这种公然和一再违反我们社会价值观和标准的行为超过一次都不应被容忍,更不应每年持续发生。从全国范围来看,兄弟会统计数据显示,兄弟会男性比非兄弟会同龄人犯强奸罪的概率超过三倍,而仅仅是加入姐妹会,被性侵犯的几率就增加了11%。这些数字并不出人意料——兄弟会组织本质上是建立在不平等和有害的权力结构之上的,这种结构使以上行为长期存在,有时甚至鼓励这些行为。

许多人认为,废除兄弟会只会弊大于利——他们积极的个人经历和兄弟会慈善事业所带来的好处是维持这一制度的理由。他们错了。兄弟会中获得的有益的个人经历并不能消除系统性的失败和恶意。他们在兄弟会中所结交到的人际关系和所开展的慈善活动并不能抵消兄弟会对社区所造成的伤害——前两项益处完全可以在这有历史性问题和危险环境的兄弟会之外获得。大学里的许多人都接受了兄弟会,认为这是一直会存在的事。他们已经接受了持续的、强烈的伤害,认为那只不过是一种不幸的副产品。事实上,兄弟会不仅没有存在必要,它的存在还对我们的社会及其价值观构成了威胁。

此外,弗大不将是第一个彻底改变与兄弟会关系的大学。例如,哈佛大学多年来一直将兄弟会组织归类为“未被承认的单一性别社会组织”。这类组织不被允许使用大学基础设施,在大学网络中宣传或招聘,或在大学的建筑里举办活动。一段时间以来,学校行政部门甚至禁止属于这类组织的学生在公认的学生组织担任领导职务,或获得奖学金和奖学金申请所需的认可。虽然这项禁令在经过多年的法律斗争后被取消,但对这类组织的其他限制仍然有效。哈佛大学并没有因为取消兄弟会系统而陷入混乱,它的校友网络和慈善事业也没有受到影响。资源被简单地转移到其他领域,这些领域极不可能助长精英主义、歧视或暴力。

兄弟会组织是一个社会环境的遗迹,而这个社会环境已经不复存在了——在这种环境中,基于预先确定的性别或社会经济地位的人在文化上进行分隔是可以接受和鼓励的。兄弟会代表着歧视和暴力的机构,几十年来,这些机构缺乏来自大学管理部门的真正的、有意义的问责。他们是阶级主义、歧视和暴力的工厂——他们的行为一再表明,他们的存在与我们大学的核心价值观背道而驰。弗大必须控制IFC和ISC兄弟会组织的混乱状态,要求它们解散,取消它们的正规承认资格,或者像哈佛一样,采取措施阻止学生成为会员。废除IFC和ISC兄弟会的方式有几十种——而大学只需选择一种。


Noah Strike是本报的评论专栏作家。如有需要可以联系opinion@cavalierdaily.com

本专栏发表的观点不代表本报的观点。专栏只代表作者的观点。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