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l The History Of Now
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SONG:口罩缺货揭示把基本制造带回美国的需求

据中国所展示的政治敌意,依赖中国的出口基本商品带来国家安全风险

美国的口罩缺货不能仅仅被供需失衡代表
美国的口罩缺货不能仅仅被供需失衡代表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Richard Song | 04/01/2020

译者:Sophie Peng

截至4月1日,新冠肺炎在全球范围感染了近1百万人,包括在美国的200,000多人。新型冠状病毒的病例激增导致个人防护设备严重短缺,使美国医生和护士迫切需要口罩,呼吸器和防护服防止病毒传播。所以,医院和医疗保健提供者试图中国进口大量医疗设备,因为中国制造多数医疗安全产品。但是,从中国进口的设备在以一个“缓慢”的步伐抵达,让美国医疗服务提供者的设备对应对日益增加的由新冠肺炎导致的住院治疗完全不足。除了教会我们美国可以如何更好地为未来的公共健康危机做准备,重要医疗设备的短缺还展现出美国必须需要将所有必要制造业永久性地带回国内对国家安全的重要性。

我们在此新冠肺炎病毒大流行期间缺少N95口罩很好地表明了将必要制造外移到中国的风险。 在2月,中国新冠病毒大流行最高峰的时候,中国政府“有效国有化”了3M公司的上海工厂,一家为美国两大N95口罩生产商之一的美国公司,这表示该公司被迫把所有其生产的产品都售给中国政府。3月中,在美国开始出现新冠肺炎病例而中国局面稳定时,到美国的口罩出口仍就缓慢。据美联社报道,截至3月21日,过去一个月内仅有13批N95口罩到达,2019年3月递出的数量的一半。此外,由于中国控制的原材料延迟了进口,3M公司和Honeywell在国内生产N95口罩也面临瓶颈。

美国口罩的短缺不是供需不平衡可以简单概括的。在过去的几周,北京以向意大利,韩国和菲律宾捐赠几百万个口罩和几十万个呼吸器来寻求全球引领的建立。美国的公司和医疗机构不要求中国提供援助,美国想付款为美国公司在中国生产的设备。由于美国口罩短缺,美国各州互相竞价购买口罩,口罩价格达到平常价格的10倍。美国无法从中国购买足够数量的口罩,尽管中国从美国公司收到了超过150万个口罩的捐赠,这似乎有部分是因为政治敌意,其通过加剧的敌意展现出来。

这个病毒流行后,中国政府就一直对美国感到不安,它在2月初攻击华盛顿,理由为华盛顿将美国公民撤出中国并限制去中国的旅行。然后,中国外交部指责美军把病毒带到中国。而且,中国政府3月17日宣布中国会驱逐《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的美国记者。现在,中国限制向美国出售口罩,加剧了新冠肺炎引起的健康危机。

这些事件展现了美国不可以持续依赖中国出口的必要产品,在此类的紧急状况内。由于中国向美国表现的政治敌意,这样的依赖引起国家安全风险。假如中国和美国有好的关系了,如果在另外的全球必要产品短缺情况下,中国大概会优先满足自己的需求,让美国无法有需要的自己公司所造的产品。像现在的美国的口周短缺所展示,美国公司等到危机再建立国内生产能力的话太晚了,因为翻新工厂,训练员工,和购取原材料都需要时间。为了确保重要产品有足够的供应,比如医药和产业用品,防御产品,和半导体,尤其在和中国有冲突的时间,美国今天必须作准备,让相关公司把生产移回美国。相关原材料的需求,美国制造商应该有备用供应商,以备中国的供应停止。

这种情况下,立法者应该重新审视美国公司挪移生产的决定。比如美国飞机生产和防御承包商波音的决定,在2017年上海附近建造一个商业飞机工厂可能让美国在军事冲突中缺乏必要飞机制造能力。特斯拉在上海造超级工厂3的决定给了中国控制其公司的锂离子电池细胞的生产,此生产是电子产品的重要能源。在2014年,美国最后的生产青霉素的原料的制造厂关了,如今,中国供应美国大于百分之九十的抗生素类,维他命C,布洛芬和氢化可的松。尽管其相联系的公司所受益,这些商业决定都让美国国家安全很危险的遭到威胁,华盛顿应该战胜游说压力,要求这些以及敏感公司把制造带回到美国。

医生和护士被迫无合适卫生保护工作的新闻应该让两方的领导者减少美国对中国出口必要制造的依靠性。把必要制造永久搬回国是必须的。这样的行为即会帮助国家安全,也会让美国员工和经济有长久的好处。

Richard Song是一名本科商学院的大三学生。

本栏目所展示的想法不一定为弗大今日的想法。栏目仅代表作者自己的看法。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