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MATTINGLY:美国卓异论是一个有害的神话

坚信美国本质上就比其他国家好既毫无根据,又适得其反

美国卓异论是美国真正成为杰出国家的最大障碍。
美国卓异论是美国真正成为杰出国家的最大障碍。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和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Sam Mattingly

译者:Skylar Hou

随着我们进入2021年的二月,我们的国家有很多东西值得反思。在新冠病毒仍在肆虐的情况下,美国有2800万以上例感染者和500,000例死亡。这比任何其他国家面对疫情都挣扎得多。除了阳性病例和死亡人数最多之外,美国的政治也在这过去的一年里展现了它的动荡。我们的国家最近见证了一次对国会大厦前所未有的袭击。其煽动者不是别人,正是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这一事件在未来的几十年中都将被反复研究。在此之前,特朗普在全国各地游说他的支持者,让他们相信选举是被操纵的。特朗普的支持者中有80%以上同意他的观点。大选前,新冠病毒暴露了美国的种族和经济不平等问题,因为低收入非白人的美国人受到的打击最为严重。此外,新冠病毒还暴露了我们愈发严重的党派之争:关于如何最好地处理这场危机,人们仍然缺乏共识。尽管2020年的确揭示了很多东西,而这些东西或许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但它同样表明,是时候摆脱美国卓异论的神话了。

美国卓异论认为,美国不仅独一无二,而且天生就比其他国家。这一观点在保守派圈子里尤其流行。在他们看来,“美国是地球上最伟大的国家”这一说法更多地是胜利者对公认事实的反复重申,而非经过客观分析的陈述。这种态度已经成为美国所谓爱国思想的同义词。它源于这样一个事实,即美国建立在启蒙运动的原则之上,包括言论自由、宗教自由、自治和法定诉讼程序。

作为美国人,当谈到我们国家的历史时,我们的确有很多值得骄傲的地方。在某些方面,美国确实是卓越的。独特地是,美国建立在一系列崇高理想之上。然而,在大部分的历史过程中,大多数美国人都出于种族和性别违背了这些原则。因此,尽管我们可以赞颂我们国家的建国愿景,但我们不应误以为我们的国家已经完全实现了这些理想。即使是现在,美国还远远不够完美。我们应不断努力确保美国履行对所有人的承诺。

不过,更重要的是,美国是否卓越是一个当前而远非历史上的问题。与250年前的其他国家相比,美国或许是出类拔萃的。但如果当前的现实已经有所不同,而事实也的确如此,那么美国过去的出类拔萃将不再重要。当涉及到如生活标准预期寿命主观的幸福程度监禁率社会流动性,甚至是自由本身等最重要的因素时,美国显得异常寻常。除监禁率外,美国在所有这些方面均未排在前十名。不幸的是,美国监禁中排名第一主要是因为其系统性种族主义的历史。对大流行病的失败回应是美国比不上其他国家的又一个例子。

作为美国人,我们可以用两种方式来应对这个问题。第一种是把头埋进沙子里,否认问题的存在并继续生活在我们的国家永远是最好的幻想中。这就是美国卓异论者所走的道路。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这将导致美国会继续比其他国家做得差。第二种反应是客观地看待美国面临的问题,并相应地加以处理。这样做就要求我们必须考虑到美国可能目前并不比其他国家更好。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卓异论是美国真正卓越最大障碍。它助长了深植于无知的自满,扼杀了创造积极改变的欲望。毕竟,如果美国是而且将永远是最好的,那么为什么还要费心去解决它的问题呢?那些认为美国是世界上最好的国家的人不太可能意识到它所面临的问题,因此也就没有能力采取适当的措施来解决这些问题。

目前,盲目地坚持认为美国天生就比其他任何国家都优越的观点被认为是爱国主义,但事实并非如此。如果爱国主义是热爱自己的祖国,那么足够关心自己的国家并努力改善它则是一个人能做的最爱国的事情。虽然相信你的国家本质上更好是令人欣慰的,但它最终将与现实中实现这一点相违背。作为美国人,我们应当足够热爱我们的祖国和同胞,以面对残酷的现实,即美国有根深蒂固的缺陷。这些缺陷使它无法真正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我相信,只要我们的国家开始正视自己的缺点和不足,我们就能克服这些困难。

Sam Mattingly是本报的观点专栏作家,可以通过opinion@cavalierdaily.com与他联系。

本专栏所表达的观点不一定是本报观点。专栏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