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荣誉委员会讨论学生团体的选举并考虑会议出勤率的解决方案

与会代表们还讨论了影响发挥的健康问题的认定准则

在周日的会议上,荣誉委员会讨论了在 3 月份的学生会选举中学生集会、影响发挥的健康问题以及有关委员会捐赠基金的正确使用。
在周日的会议上,荣誉委员会讨论了在 3 月份的学生会选举中学生集会、影响发挥的健康问题以及有关委员会捐赠基金的正确使用。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和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Lauren O'Neil

译者:Yikai Ma and Hengxiang Cao

荣誉委员会讨论了学生会选举,回应了围绕案件处理与执行间存在差异的谣言,并就提高周日会议出席率的各种方法进行了商议。

委员会宪法要求27名成员中的19人出席。由于只有13名成员出席,委员会没有达到足够的开展会议到会人数。而委员会上次达到法定人数的会议是在11月3日。

学生选举和荣誉委员会支持者选择

大四学生委员会主席Andy Chambers,在会议上提出了两个实质性的创新措施。

随着学生会选举的临近,Chambers首先解释了,他们将如何正确使用荣誉捐赠基金来支付选举的相关费用。荣誉委员会的校友会规定,荣誉捐赠基金并不是一个宣传基金。因此,在制作即将到来的拟议公投有关的教育内容时,需要保持中立。

相比于直接支持于某候选人或提案,Chambers鼓励成员们向各自的学院宣传在学生会选举中投票的重要性,并指出捐赠基金可以用来中立地鼓励学生参加选举。

"我们强烈建议大家以中立的态度投票,"Chambers 说,"我们期待高投票率。特别是当公投涉及我们的宪法时,我们不希望只有10%或12%的投票率——我们希望有50%、60%的投票率。"

去年春天,荣誉委员会选择不进行任何全民投票。而在前一年,只有几乎不足9%的学生参加了学生会选举,并且所有提议的投票都没有通过。

Chambers解决了报告和执行方面的差异问题

Chambers还指出,他最近意识到学生中广泛讨论有关黑人学生在现行的荣誉制度下受到更严厉的惩罚这一说法。

Chambers说:“我听闻的关于此话题的群聊中有几个趋势。有几个统计数据正在流传,而其中有一些非常明显是谣言。我听到的一种说法是,在目前的荣誉制度下,黑人学生受到更严厉的惩罚,但这并不是真的。”

在周日会议后发给本报的电子邮件中,Chambers表示,他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是为了确保荣誉代表在整个荣誉制度中基于收集的数据 “诚实而真诚地 ”教导学生。

Chambers说道:“我并没有听说委员会成员没有做到这点,但这些仅仅是现行的初步判断,目的是向他们强调委员会成员在涉及种族平等时,对已经处理的和有待处理的荣誉工作保持绝对诚实的重要性。”

来自荣誉委员会的Statistical Transparency Reporting Portal网站和Bicentennial Report的数据表明,黑人学生在案件报告中的比例过高,占总案件的8.7%,而在弗大的黑人学生人数仅为6%,这整整高出2.7个百分点。Chambers表明,按每年60起案件计算,2.7%的差距相当于1.62起案件。而亚裔美国学生的比例也过高,在同一时期内所有报告中占27.1%,而亚裔学生仅占学生总数的12%。

Chambers说:“我们最近的数据中显示,当涉及到黑人学生时,没有过度报告或过度制裁的情况发生,"在亚裔和亚裔美国学生中的过度报告与被报告的国际学生的数据重叠有很大关系。Bicentennial Report中显示,被报告的国际学生中大多数都是亚裔。”

Chambers继续表示道,荣誉案件中的种族人口统计数据的差异是由提交的报告决定的,而荣誉委员会本身并不能控制这些差异。

Chambers说:“我们正在积极地举办有关消除隐性偏见的培训,并用正当的程序来保护学生。在了解了自2018年秋季以来我们发布的每一个判决后,我可以说我们在这段时间内没有误判,也没有证据表明这些判决结果与近期历史上其它判决有什么不同。”

春季选举公投建议

在执行委员会的更新之后,法学院大三学生Christopher Benos谈到了在他自发地向弗大选举委员会提出的两项公投后,他在学生团体中所感受到的 “压倒性的积极反响”。

其中一项公投提案将把对违反荣誉规定的处罚从开除降为两个学期的休学,而第二项提案将把个人可以提出知情撤诉的时间从七天延长到被指控和被审判之间的任意时间点。

尽管离2月23日这两个提案获得超过1250个签名的最后期限还有近两周时间,但修改处罚提案目今已获得了超过1600个签名,并将进行学生投票。一旦列入公投选项,任何公投都需要至少10%的弗大学生投票(约2700人)以及超过60%的赞成票才能获得批准。

代表们讨论健康损害这一因素

委员会随后延续了从上周开始的谈话,讨论取消了学生对院长是否就影响发挥的健康问题的不利因素(CHI)进行听证的初步决定提出上诉的权力。影响发挥的健康问题即任何导致学生无法控制自己受指控罪行的相关行为的精神障碍或医疗状况。或者它也可以是导致在违法行为发生时已导致学生过于虚弱无法产生实施该违法行为的意图的医疗或精神状况。

任何声称有CHI的学生都是由大学行政部门而不是由荣誉委员会进行调查。如果学生副院长批准了学生提交的CHI理由,该学生将在一个小组面前接受听证,以决定该主张的有效性。如果学生被院长或小组发现不符合CHI的条件,学生可以向荣誉委员会提起上诉。目前Laurie Casteen担任学生副院长。

根据副校长兼首席学生事务官Robyn Hadley撰写的新措辞中所记录(该措辞于周日由Chambers提交给委员会),这一上诉程序将被取消,学生的案件将被移送至荣誉委员会进行传统听证。

Chambers说,关于一名学生的CHI申请是否被批准的情况似乎并不值得上诉,因为院长在监督CHI案件方面很尽职,而且提供证据证明CHI的标准相对较低。Chambers有权力单方面批准这些变化,但是他说他在采取任何行动之前都会把问题移交给委员会进行公开讨论。

Benos则表示担心,取消对院长决定的上诉权力似乎是来自大学领导层的政策建议,因为这一变化将给行政人员太多的决策权。Benos补充说,行政部门准备的关于取消上诉程序的措辞也将夺去委员会对CHI程序的监督能力。

Benos说:“这听起来更像是一个行政部门的政策建议。"其中的一些政策似乎完全没有任何有效监督,比如实施制裁的决策权。”

Chambers和代表教育学院的大二学生Lucian Mirra说,由于《健康保险可携性和责任法案》对医疗数据共享的限制,荣誉委员会将很难获得签发CHI的理由和以及在特定情况下收到的后果记录。

提高出勤率和问责力

最后,代表们讨论了如何加强案件处理的责任感和鼓励成员会议出席。Chambers提议起草暂行章程,在缺席会议达到一定数量后对成员进行相应制裁。

代表们并不热衷于对那些不能定期参加会议或列席听证会的人实施严格的制裁,而是提出了大量的替代方案。

Mirra表示,除非委员会提供线上的选择,否则对代表不参加仅供线下模式的会议进行惩罚是不妥当的。相反,Mirra主张采用一种更有力的方法来记录参与情况,以取代委员会目前的方法。目前,委员们在无法出席时,会向主席或适当的执行委员会成员发送一封电子邮件。

Mirra说:“我认为,在进行制裁之前,我们需要确保可行的后备出席方案。我认为来自SCPA或教育学院的人或者住在Richmond的研究生,在周日晚上开车去参加一个小时的会议而晚上10点才到家过于繁重。"

Benos表示,委员会中的每个人都必须履行其代表学院的职责,以避免将工作负担放在少数人身上,这样才能确保各方面观点的多样性。

Benos说:“每个人都应该有义务代表他们的学院。我们需要来自所有不同学院和不同背景的人的声音。”

为了激励更积极的参与,Benos建议在整周内举办针对一两个具体行动项目的小型工作组,让那些不能参加周日会议的人有机会参与工作。

医学院大四学生代表Holly Torsilieri建议每学期提前通知一到两次会议要求达到法定人数的成员出席。在这些会议上,委员会成员将能对需要法定人数的行动进行表决,并对委员会的运作进行反思。

执行委员会的最新情况 

执行委员会成员也提供了会议期间的最新情况。

负责调查的副主席、商学院大四学生Maggie Regnery代表首先报告说,委员即将收到两份 "知情撤诉"。知情撤诉是指被指控的学生在委员会通知他们的指控后,对荣誉的指控表示认罪。目前,学生可以在接到指控通知后的七日内随时提交IR。

负责听证会的副主席,文理学院大三学生 Gabrielle Bray说,她正在努力安排两场听证会──这两场听证会都已经有备选的几个日期,但最合适的日期仍待决定。

教育部副主席、建筑系大四学生Caitlin Kreinheder随后表示正在筹备荣誉的民众大会。活动的正式计划将在2月11日之前定稿。

两年一次的民众大会是一个为期一周的系列活动。活动期间,荣誉教育者和代表努力向大学社区宣传荣誉程序和荣誉系统影响学生生活的方式。今年,民众大会的主题是 "荣誉,过去,现在和未来"。

活动的目的是征集学生对荣誉程序的反馈意见,坚定对荣誉制度的信心,教育学生了解荣誉系统的功能,并鼓励学生在今年三月的选举中投票。

随后,Chambers调查了出席会议的委员会成员对因超级杯橄榄球赛而取消下周会议的想法。他指出这是荣誉委员会的一个惯例。

荣誉委员会本周将不举办会议。有兴趣审阅与荣誉委员会章程有关的请愿书的学生可以在这里查看。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