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在加油站战胜尴尬

第一次自己给车加油真是太刺激了

Hanna Preston是今日弗大的生活专栏作家。
Hanna Preston是今日弗大的生活专栏作家。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https://www.cavalierdaily.com/article/2019/09/coping-with-embarrassment-at-a-gas-station

原作者:Hanna Preston

这事儿发生在这学期我搬进公寓的那天。一开始还挺顺利的 — 我终于有了自己的车,搬出了宿舍住进了自己的公寓。我布置好了家具装饰好了房间,让这里终于有了些家的感觉。接下来我打算安顿好在这儿的生活,比如去购置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去Target买点碗碟和灯;再去百思买买个路由器把无线网设置好。

在夏洛茨维尔开车对我来说还是有点吓人的。我所熟悉的都是笔直的高速公路和曼哈顿九宫格一般的城市道路,而这里的路总是弯弯绕绕,不过没有什么是我不能战胜的。去过了Harris Teeter,Target,就剩百思买 — 等等,我的车怎么在报警?巨大的警报声吓了我一跳,当我去看仪表盘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大大的黄灯,告诉我车快没油了。于是我开始慌了。

一些背景信息 — 我来自纽约郊区,不堵车的时候开车去曼哈顿30分钟,离新泽西的边境就15分钟。我的高中离边境更近,而最近的加油站就刚刚过边境线。再加上新泽西州的油价比纽约的低,你应该很容易理解为什么我总是选择去新泽西加油。我唯一的长途驾驶经历就是顺着花园大道开到泽西海滩。要是去更远的地方,我们家就会直接飞过去。所以我只在新泽西加过油,可是问题是,在新泽西州自己加油是违法的,我从来没自己加过油。

当我看到警示灯又想到自己从来没加过油,我做了换做任何人都会做的事 — 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当我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不能停在马路中间哭时,我开进了我看到的第一个加油站。目前为止一切顺利。我把车熄火,做了我觉得我该做的所有事,把油枪插进了油箱口 — 可是没有油出来。我又试了一次,什么都没发生。我又试了几次,在胡乱按了几个按钮之后,屏幕上出现了“请进去找收银员”的字样。我挂着糊掉的睫毛膏的脸瞬间涨得通红 — 我意识到我必须要进去告诉收银员我不知道该怎么加油。

我进去走到收银台,收银台后站了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我告诉他们油泵上的显示让我进来。我付了油钱,然后就呆站在那,脸羞得通红,感觉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 其实只有大概三秒钟 —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 “那个,我来自新泽西州,这是我第一次在弗吉尼亚州开车。”

无声的对视。

“就…在新泽西我们不能自己加油。我不太知道…”

那个男人笑出了声,那位女士笑着和我说没事。她给我详细地解释了怎么用油泵,还祝我好运。我回到外面油泵前紧张地转悠了一会儿,迟疑地把油枪放进油箱口并拉住了手闸。我有点吃惊,竟然就这么成了。我真的在给自己加油,全靠自己。

除了学会了怎么加油以外,我也意识到我把一件小事看得太大了。我只要张口求助就行了。我当时觉得难堪得不行,又害怕得要命。等等我说过难堪了吗?不过更常见的是,你自己在意得不得了的事往往根本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

对于每个人来说,凡事都有第一次,我们很多人也多多少少缺乏一些常识。不知道怎么做某件事是完全没问题的,而开口求助更是。而且更没有人会对你通红的脸蛋和糊掉的睫毛膏评头论足。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