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气候罢工的学生要求弗吉尼亚大学及其监事会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

数百人在Rotunda和市中商场聚集以抗议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并曝光最被气候变化影响的社区

climate-strike
星期五,上百名学生,职员,和各样的社区区民在弗大标志性建筑Rotunda附近聚集,参加全球气候罢工运动 Riley Walsh | Cavalier Daily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https://www.cavalierdaily.com/article/2019/09/climate-strike-demands-u-va-board-of-visitors-take-action-against-climate-change

原作者:Zoe Ziff 

译者: Yuhao Wei, Tianxiao Yao

星期五,上百名学生,职员,和各样的社区区民在弗大标志性建筑Rotunda附近聚集,参加全球气候罢工运动。在九月二十三日的气候行动峰会期间,全球的人民都罢工并要求联合国做出行动缓和气候变化。二十三日中午,运动参加者走到市中商场并加入夏洛茨维尔青年气候罢工运动。这个活动由当地的七年级学生Gudrun Campbell组织,已有上百名参与者。

弗吉尼亚学生环境联盟(VSEC)举办了校内罢工并邀请了夏洛茨维尔的多位社会和环境活动者做演讲。校内罢工的组织者Joyce Cheng 是一名大四学生,她大声的读出了一系列对于美国,联邦,以及大学的要求。罢工的目的是曝光那些最被气候变化所影响的,需求撤销对化石燃料的投资,并呼吁学校宣布100%碳中和计划以呼应Wahoos for Sustainability(校内另一环保组织)的请愿。

在VSEC举办的演讲中,演讲者们都声明了青年人需要主导对抗气候变化的战斗,向保护环境的政员投票的重要性,以及为气候灾害影响的低收入人民的困境。Cheng说,VSEC希望邀请演讲者说出全球环境讨论中未能发声的群体的观点。

“气候变化将要影响世界上的每一个社区,”Cheng说,“我们希望确认我们能代表最将被气候变化影响的人们。”

夏洛茨维尔难民联盟的主席,弗吉尼亚大学大三学生Karishma Srikanth说排放二氧化碳最少的人却被气候变化影响得最多,并呼吁国际对气候难民进行保护。

Srikanth说“气候难民大多为有色人种。”

PLUMAS成员,弗吉尼亚大学大二学生Caroline Campos也解释说气候运动需要社会正义运动和提升后移民系统的结合。

“为了今天和被边际化的人而战,”Campos说,“我希望你听,并认真地听。”

美国印第安人学生联盟的会长,弗吉尼亚大学大四学生Anthony Malabad也是校内罢工的演讲者。他说,现在拥有政治权利的人并没有做出有益于地球的决定。弗吉尼亚大学学生联合的成员,大四学生Erik Patton-Sharpe十分赞同Malabad的看法,并说明年轻人不能等待政府做出行动,而需要自己创造改变。

环境经济教授Alexis Zeigler设计并拥有了生命能量农场—完全依靠可再生能源的农场。William Shobe在罢工上说明集中重建使用廉价化石燃料的基础设施的必要。Shobe和Zeigler说切换到可再生能源的可能行和经济可行性。

全球学习专业环境和可持续发展分部的领导者Phoebe Crisman和Shobe呼吁年轻人领导缓和气候危机。

“不要感到绝望,”Shobe说,“我们知道许多可实施的解决方案。年轻人将解决气候灾害。”

Bridging the Gap in Virginia,一个帮助难以找到工作的人以及追求气候争议的非营利组织,它的创始人,Union Hill的居民Richard Walker也是Rotunda罢工的一名演讲者。Walker呼吁撤销对Dominion能源公司和管道商业的投资。他也讲述了他的房子在正在建造的大西洋沿岸管道的路径上。

“是我们发声的时候了,我们还要持续发声。”Walker说

据Campbell说,管道也是夏洛茨维尔青年气候罢工的一个主要目标。在周五的罢工中,Campbell对她的妈妈,Elizabeth Stark,说, 她想让人们把目光放到Dominion能源公司的计划和弗吉尼亚州内的管道上。

“我们邀请校园里做管道相关工作的人并在夏洛茨维尔分享他们的经历以帮助人们理解管道的危害性。”Stark说。

最近,Campbell旅行到Union Hill参加会议并学习压缩机站在当地对野生动物和居民健康的危害。

“居民们爱弗吉尼亚因为这里空气新鲜,他们可以走出门,也可以在开车时打开窗户”Campbell说,“但压缩机站将把这些全部带走。”

周五的青年气候罢工是七年级的Campbell今年第三次组织的罢工。她被其他的青年活动者所启发,比如诺贝尔和平奖的被提名者Greta Thunberg和纽约的活动者Alexandria Villaseñor。Campbell在一次Cavalier Daily的面谈中说,她被夏洛茨维尔的社区的支持所鼓励,并打算在以后的罢工中联系学校并组织交通以方便年轻人加入。

校内气候罢工的金融协调者,弗吉尼亚大学四年生Sarah Bryan在一次面谈中说明VSEC也在尝试阻止大西洋沿岸和山谷的管道建设并尝试说服大校取消对化石燃料的投资,即使大学“目前的回复并不积极。”

Cheng也表示赞同。她认为弗吉尼亚大学的可持续发展部门在努力改善校园环境—特别是大学最近声明学校已经在减少碳排放的日程上提前了六年。但是,她也认为大学还可以做更多:分配更多资源给办公室并让监事会更专注于碳排放减少问题。

“我相信监事会的人们在组织弗吉尼亚大学在可持续发展上更进一步。”Cheng说。

Cheng和Bryan希望罢工不仅能促进大学满足VSEC的需求,也可以告诉学生可持续性的意义。即使VSEC还没有在这学期计划下一次集会,它将会持续教给成员和社区环境问题和大学取消对化石燃料投资的需求。

“我认为弗吉尼亚大学应该对更多的气候变化和可持续发展负责,”Cheng说,“希望管理层能因为看到我们有多在乎这件事情而采取相关行动。”

related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