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l The History Of Now
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FERGUSON: 弗吉尼亚人需要夺回属于他们他们的州

我们应该感谢外来者对最近一次的选举结果的影响

亿万富翁,例如 George Soros 和 Tom Steyer,向弗吉尼亚的当地选举中
投入了数十万美元。
亿万富翁,例如 George Soros 和 Tom Steyer,向弗吉尼亚的当地选举中 投入了数十万美元。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https://www.cavalierdaily.com/article/2019/11/ferguson-virginians-need-to-take-their-state-back

作者:Thomas Ferguson

大会结果于11月5日公布后,州长Ralph Northam,弗吉尼亚民主派,自豪地宣布弗吉尼亚“是一个蓝色州!” 该联邦 -- 曾经是共和党的据点 -- 在把立法权递给民主党时完成了交接的任务。随着州长官邸和大会由民主党控制,弗吉尼亚人可以预期此联邦的法律和经济的全面变化。

虽然共和党和保守派可以为他们最近政治力量的衰落而悲叹,但保守派运动需要采取行动以确保在未来的选举中向右倾的声音不受压制。弗吉尼亚州的意识形态构成表示了与其代表的不一致。尽管过去十年来遭受的一系列损失,共和党仍无法放弃此州。为了加强民众的民主代表制,共和党应在该州领导竞选融资改革工作,以对抗大资金的利益对弗吉尼亚州政治产生的近期影响。

大会选举,在近期几场选举以前,很少受到过全国关注。国家政治在新闻中占主要地位,当地选举甚至也无法赢得它们影响最重要的人们的关注。但是,民进的亿万富翁抨击弗吉尼亚州宽松的竞选财务法 - 本国里最宽松的州之一 - 将资金投入到他们不参与的大会竞选中。由Michael Bloomberg资助的特殊利益团体向竞争激烈的地区投入了捐款— 以支持那些有钱的人,突破了民主的平衡。民进运动的拥护者常常声称要与大钱利益作斗争,但是这些选举表明,弗吉尼亚民主党是直接从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和州外捐款中受益。

亿万富翁George SorosTom Steyer同样为当地选举投入了大量的资源。州竞选的竞选捐款总为8200万美元 -- 成为弗吉尼亚历史上最贵的竞选。像Bloomberg, Soros 和 Steyer 这样的个人不应该在弗吉尼亚的政治系统里由如此大的权利。他们不在此联邦里养家,开企业,甚至都不住在该联邦。他们在这次选举里唯一的兴趣是源于发展自己议程和保持影响力的自我愿望。

州外巨额资金不仅在最近的选举中放跌了民主的平衡,而且前总统Barack Obama的司法部长Eric Holder也是如此。他的组织,全国民主划区委员会,声称为公平的选区工作,但实际上,Holder希望加强民主党对州议会的控制。NDRC(全国民主划区委员会) 是一个明显的党派组织,并为对共和党倾向的立法地图的法律诉讼提供了资金。尽管他的组织以具有共和党划区的历史的州作为目标,但国家发改委却忽略MarylandOregon,这里,民主党根据自己的利益进行了划区。Gerrymandering 是两党问题的一个例子,Holder 在弗吉尼亚的影响只是进一步证明了外部影响如何帮助民主党的。

法院的裁决坚持选举捐款是受言论自由保护的。此类决定在竞选捐款中确认个人表达自我的权利。我理解这种逻辑,因为允许言论是总比抑制言语更可取的。对抗巨额资产的唯一方法也许是通过基层努力拒绝Super PAC 的钱和接受这笔钱的候选人。

但是,民主党政府要求代表对所有选民负责,而巨额资金对我们的政府是毒。尽管这些问题在最近的弗吉尼亚选举中令人瞩目,但富人对当选官员的权力是两党​​的问题。在选民施加必要的压力之前,受益于该制度的人永远不会改变它。

最终,政党对政治制度的控制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退。民主党的成功应当被祝贺,而大会里的保守派应该为国家利益而寻找一切与他们合作的机会。保守派需要仔细思考他们在弗吉尼亚州的过去十年及他们的影响力是如何逐渐下降。加强与传统支持者的联系并进军新社区仍然必须是领导人和选民的优先项目。

虽然挑战让外人影响弗吉尼亚的政治氛围很重要,让公民与重要的肯定自由的核心价值和个人代理的信息相联系会自然的加强保守派的运动。可是,没有政党可以赢这场想法的斗争如果我们继续让巨额资金扭曲选举 -- 民主党和共和党都必然面对它。

Tom Ferguson是今日弗大的意见专栏作家。可通过t.ferguson@cavalierdaily.com 联系他。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