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l The History Of Now
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Zoom小组讨论中最常见十种人

教授可能在拖延时间,可是我们在建立友谊

<p>Ben Rosenthal是本报排名前十的专栏作者。</p>

Ben Rosenthal是本报排名前十的专栏作者。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Ben Rosenthal

译者:Landyn Liu

1. 过于活跃的小组长

他们精神饱满。他们衣着考究,风度翩翩。他们是小组的负责人,而你对此也没有异议。80% 的讨论内容都是他们说的。他们点名让同学发言。他们基本上会用自己的观点来主导谈话。而你也可以接受这一点,因为他们愿意做讨论笔记,愿意分享自己的屏幕画面,愿意在愚蠢的破冰活动中率先发言,即使这个活动是教授在学期开始后的第九周布置的。总而言之,他们是上帝送来的礼物。

2. 关着摄像头的人

也许在你遇到的所有可爱的人中,最懒的类型就是黑屏的人了。这个人可能在课程开始四分钟后就把摄像头关了,正在Bodo’s Bagels排着队买吃的。如果这个人真的在听课并且在发言,但是不愿意露脸,那么还得给他额外加分。其实,我看起来也不怎么样。现在是上午10点,我们都放弃了梳妆打扮,但是请让我看看人类的脸。求你了,我太孤独了。

3. “技术问题”先生

首先,他们不能说话。然后,当他们能说话的时候,他们只会说: “大家能听见我说话吗? ”你告诉他们,是的,你能听到他们。但是现在,他们听不到你了。他们退出并重新登录。现在话筒和音频都调整好了。但是等等,他们的网络连接又有问题。这个人唯一的特点就是他们的电脑讨厌他们,而他们也讨厌电脑。

4. “等等,我们有课前阅读? ”

与过于活跃的小组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位朋友,他甚至都不知道有课前阅读需要讨论。取而代之的是,他们花了一半的时间在小组里抱怨教授布置的课业太多了,说得好像他们真的会做一样。另外,他们认为期中考试太难了,有些问题甚至在课堂上都没有讲过。

5. 两个熟人

“嘿,Jack。”其中一个人傻笑着说。“嘿,Nick。”另一个也笑得合不拢嘴。你可以通过摄像头看到他们在打字,对着他们俩私人聊天的内容大笑不止。你知道他们不是在谈论你,因为他们为什么要谈论你?你只是一个在小组讨论的人,和其他人一样。但与此同时,他们肯定在谈论你,你知道的。

6. 有一个健谈的妈妈

没有什么比在家里上网课更好的了,就像我们在上学期感受到的那样。尽管有相当一部分学生回到了夏洛茨维尔,但仍有很多人在家学习。你也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作为家常菜和关怀的交换,每学期你至少要有7个尴尬的瞬间,家长会来在你的 Zoom背景中客串。这都是你一开始忽略却逐渐感受到的。

7. 肢体语言专家

这个人是个天才。他们想让自己看起来像是在参与讨论,而实际上并没有。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他们总是第一个点头表示赞同,或者对着其他同学的提案竖起大拇指。有时候,他们甚至会轻声附和。他们从来不会提出原创的想法,但是当讨论结束时,你会觉得你真的了解他们了。

8. 在Buffalo Wild Wings餐厅里上网课的同学

现在是星期三下午3:30。然而这个小伙,显然是在Buffalo Wild Wings里上网课。他至少和6、7个朋友在一起,观看星期三下午3:30餐厅电视里播放的任何篮球比赛。值得赞扬的是,他显然过得很愉快。他没有戴口罩,但是如果你在Buffalo Wild Wings吃饭,很明显你很久以前就已经放弃保持健康了。他没有做出任何贡献,但是他给人一种与生俱来的好感。

9. 躺在床上的同学

实话实说——我75% 的课都是在床上度过的。但是因为我是一个有礼仪和教养的人,我至少是坐着的。然而,我遇到过很多人,他们明显是仰面躺着,把电脑放在肚子上,这让我非常... 嫉妒?我也想达到这样的境界,公开宣布放弃,而不感到羞耻。总有一天我可以的。

10. 你

最后一种是你。“我?但我很正常,”你坚持道。你错了。在Zoom小组讨论室里,我们都是不正常的。你在别人的故事里也是个怪人。不管你多么怀疑,你只是大学恐怖嘉年华的一部分,而且是线上版。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