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Duross:请不要限制我们对性别的自由探索

当整个社会都在推进性别自由表达的权利时,保守的社交媒体人物仍在从传统男权意识形态的角度来看待世界

几十年来,有许多著名的公众人物(从王子到David Bowie)都曾用自己的力量影响大众,试图打破服装性别化的束缚——不论他们的性别和性取向。
几十年来,有许多著名的公众人物(从王子到David Bowie)都曾用自己的力量影响大众,试图打破服装性别化的束缚——不论他们的性别和性取向。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Evelyn Duross

译者:Aoxin Luo

在Vogue杂志创刊以来128年的历史中,Harry Styles于2020年11月成为第一位单独登上其封面的男人。在这张封面图上,Styles穿着古驰蕾丝边连衣裙和百褶裙,搭配一条设计感十足的精美长裤。这是一个意义非凡的时刻,因为它标志着一个极具公信力的重量级时尚杂志对 “性别流动性”和自我表达权利的认可。对大部分人来说,这次Vogue杂志的封面是一场观念的进步——除了个别著名的保守社会媒体人物,如Candace Owens和Ben Shapiro。 Owens和Shapiro都曾发推特对此次的杂志封面进行回应,称 “我们(西方)男性正在持续女性化”,并认为这是对西方社会的一次 “彻底打击”。

首先,在那么多人中,怎么也轮不到Ben Shapiro来给任何人提时尚方面的建议,更毋论对方是Harry Styles了。进一步思考后,我认为最令人惊讶的是Owens 和Shapiro过时且狭隘的男权主义观点,而这种观点的主要支持者们正是社交媒体上的保守派人士。

社会是无法被“逐渐女性化”的。在世界卫生组织,主流政治哲学家和科学家们的共识中,性别是被“社会性建立”的。在人们成长、认知自己身份的过程中,他们逐渐会对自我建立更加深刻的认识。Judith Butler 和Simone de Beauvoir 提出过一个理论,他们认为性别不是一个固定概念,而是人们风格化重复行为的集合。基于这种观点,将男性主义描述成一组完全相同、一成不变的特点是完全不合理的。男性主义既然没有确切定义,那它就更不可能成为男性该穿什么、不该穿什么的限制。不仅如此,如果男性连穿着都要被规范,我们将生活在一个多么无趣和单一的社会!真正的男性主义源于人们从心底对自我的接纳和认可,而不是执着于什么旧时代美国传统阳刚之气的哲学。

当美国、乃至全世界各国的社会都在逐渐接受人们在性别和服装上选择的多元化时,Owens 和Shpiro仍在宣扬这种有问题的 “毒性男子主义”文化。尽管我们出生时都被赋予了生物学上的性别,但男性与女性基因上的差异不应该成为我们人格的区分标准。这种分别其实是社会准则的产物。多少年来,男性们一直被社会成见要求用所谓标准的男性衣着打扮自己,同时保持着不外露感情的强硬外表。而直到今天,每当一些人试图在大众面前向时尚和性别流动性迈出一步时——在这里强调大众非常重要,因为长时间以来人们一直在扭曲男性气概和时尚的标准——都会有来着社会和大众的压力限制他们回到人们的刻板形象中去。

中性化服装的概念不是由Harry Styles开启,也必不会在他这里终止。首先,几十年来,有许多著名的公众人物(从王子到David Bowie)都曾用自己的力量影响大众,试图打破服装性别化的束缚——不论他们的性别和性取向。其次,将男性的概念局限在一些特定的衣着上会疏远不同文化的男性。。比如在苏格兰文化中,男性经常会穿百褶裙,而在印度文化中,男性女性都可以穿戴一种裹身长巾——它们看起来也非常像长裙。最后,这种对传统男性意识形态的强调对男性的精神健康非常不利。男人总是需要通过特定的穿着打扮来展现那种特定的 “男性气概”。这对他们的心理健康产生了严重的影响。被剥夺选择权,并且不能与其他男性讨论自己真实想法会让他们倍感孤独,并产生心理负担和精神问题。这种耻辱感已经延伸到了工作场所中。《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的一项研究发现,时刻被要求保持一种男性优越感并遵守隐性的男性着装规范会扼杀创造力和工作效率,最终形成一种不良的工作氛围。

综上所述,限制我们对性别和时尚的自由探索全无好处。男性们应该想穿什么就穿什么,尤其当这能带来更称心的人际关系、树立更好的心理状态以及减少对泛性别认同的耻辱感。

Evelyn Duross 是本报的观点专栏作家。您可以通过opinion@cavalierdaily.com联系她。

本专栏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报的观点。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