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Cynn:Hung Cao是弗吉尼亚州的一位糟糕人选

像Hung Cao这样的候选人为了个人利益,以自己的移民身份为武器,激化了少数族裔群体之间的矛盾。

Hung Cao和像他这样的候选人把他们的少数族裔身份——尤其是,移民或移民后代身份——作为武器来代表“美国梦”。
Hung Cao和像他这样的候选人把他们的少数族裔身份——尤其是,移民或移民后代身份——作为武器来代表“美国梦”。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和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Samantha Cynn

译者:Yikai Ma

共和党人Hung Cao通过宣传自己海军上尉和越南难民的身份,在弗吉尼亚州第十国会选区与众议员Jennifer Wexton竞选。与弗吉尼亚州的许多共和党人一样,他也企图乘上去年11月共和党胜选的顺风车:当时,在民主党领导弗吉尼亚州的情况下,现任州长Glenn Youngkin和其他共和党候选人赢得了许多州政府职位。不出所料的是,Hung Cao正在效仿Youngkin的模式,但在表述他的政策时采用了更加温和的口吻。但不要被他温和的外表所迷惑。Cao的政纲概括了亚裔美国人社区内关于反黑人和跨族裔种族主义的许多在美国政治领域中不断激化的矛盾。

Cao利用自己的移民身份来为其打击其他少数群体的言论做掩护,他的分裂言论代表了美国社会中亚裔美国人社区和其他有色人种社区之间形成的隔阂。他将自己既是移民又是美国人的事实作为其竞选活动的一个重要部分,并指出他参军是其爱国主义的证明。不可置疑的是,Cao和其他公民一样是美国人。但与此同时,他使用例如“守护我们的边境”(securing our borders)和 “支持我们的执法人员 ”(backing our law enforcement)这样的语句,暗示他反对更激进的种族进步运动和思想。

这其中的一个例子是他对批判性种族理论(critical race theory)的讨论。在多数情况下,Cao在政策上并不明确。他小心翼翼地避免谈论他对获得像堕胎这样的生殖保健资源的立场,让人想起Youngkin是如何避免谈论具体的政策,而对堕胎权采用泛泛的声明。就像Youngkin用上述方法把自己上州长的宝座一样,Cao将他的竞选活动的主要内容放在了“教育孩子,而非灌输给孩子” (educating children, notindoctrinating children)上。当然,他指的是“房间里的大象”——批判性种族理论。他把自己设定为反对 “教育机构”的十字军,认为政治议程必须消失在课堂,并呼吁加强弗吉尼亚州教育系统的透明度和问责制。

他没有提及一个关键的方面,即这项政策假定了批判性种族理论本质上是政治性的,或者往更糟糕的方面想,除了给孩子们洗脑之外,它没有根本的目的。从表面上看,这是很荒谬的。批判性种族理论已经被那些担心选民会变得更加知情的人种族化了——它已经成为了一个触发词。家长和教师都称它为“种族主义的狗哨(racist dog whistle.)”。过度提高对批判性种族理论的关注使得公众人物可以进行隐性的种族呼吁,而在需要直面问题时得以保持合理的推诿。

Hung Cao虽然从未公开提及批判性种族理论,但当他声称弗州的学校已经变得政治化时,他正在参与这种种族化的策略。不仅如此,Cao还利用他的非白人移民身份来保护自己免受批评。在弗州民主党为支持Wexton竞选而给他贴上极端分子的标签后,Hung Cao指责他的对手有仇外心理。尽管弗州民主党并没有暗示他因为自己的政治观点或移民背景而不被看作是美国人,Hung Cao仍成功地将话题转换为种族论点,使得Wexton处于被动。保守党派的有色人种候选人往往能够通过声称他们的对手的言论是出于种族动机来避免批评。粗略来说,这相当于打种族牌的政治手段。

少数族裔间的种族主义(Intermininority racism)——一些少数族裔群体对其他少数族裔群体的偏见——在亚裔美国人中普遍存在。反黑人(Anti-Blackness)在老一代亚裔移民中成为了一个长期问题。神化模范少数族裔(Model Minority Myth)和体面政治进一步加剧了这一现象,因为亚裔通常被认为比黑人和棕色人种的社会经济阶层更高。但事实并非如此,因为像其他族裔一样,亚裔美国人也分布在不同的社会经济阶层中。通过回落到种族的话题和妖魔化承认种族障碍的机会,Cao吸引白人支持的同时也激化了不同少数族裔群体之间的矛盾。

Hung Cao和像他这样的候选人把他们少数族裔的身份(特别是移民或移民后代的身份)作为武器来代表美国梦。像Cao和萨尔瓦多移民的女儿Yesli Vega这样的弗州共和党候选人声称自己是活生生的证据,证明了移民和少数族裔有可能取得成功。但是对于那些政治右派,包括Cao和Vega,几乎不对那些在这个国家挣扎的人表现出些许同情,特别是当他们是非白人,从而被系统地忽视的时候——就像关于批判种族理论的恐惧助长了人们对于在课堂上提及种族问题的不情愿。

尽管Wexton仍将在她的选区预计胜选,但Cao已经在北弗吉尼亚州激起了亚裔美国人集体的兴致,包括了像越裔美国人保守派联盟(Vietnamese-American Conservatice Alliance)这样的政治组织,也包括了只是渴望选举其他亚裔美国人进入公职的亚裔选民。而更重要的是,我们要自问我们究竟为了什么议题而投票给谁,以及思考这些候选人作为我们的代表会有什么影响。如果像Hung Cao这样的候选人在今年11月获胜,他们最后可能对他们声称所代表的人造成更大的伤害。

Samantha Cynn是本报撰写政治文稿的观点专栏作家。她的联系方式是:opinion@cavalierdaily.com

本专栏所表达意见不代表本报意见。专栏仅代表作者观点。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