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ITH:再次号召UVA在录取时取消考试的强制性

SAT和ACT在招生中是虚假的平衡器,为低收入学生造成了录取的障碍

op-peabosyhall-asoni

Peabody Hall is home to the University's admissions office.

Atman Soni | Cavalier Daily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http://www.cavalierdaily.com/article/2018/10/smith-reissuing-the-call-that-uva-go-test-optional-in-admissions

原作者:Katherine Smith

译者:Ruohan Xiao

校长Jim Ryan宣布州内家庭收入在$80,000以下的学生很快就能够免费上大学,这是通往教育可获取和可承担的一个分水岭。但是,尽管这个政策为上大学的学生提供了关键资源,它并不能对抗其他妨碍中等或低收入学生被录取的因素,比如SAT和ACT分数。在之前报纸的编辑评论中对考试可选的呼吁谈到了这样的政策能如何增加种族和社会经济多样化,但并没能引起Sullivan管理下的任何政策变动。在新Ryan时期的进步性的立场下,学校应该积极考虑测试可选化,以迎合各种学生的需求,尤其是经常在录取中因测试成绩处于不利地位的中等或低收入学生。

SAT和ACT,理论上来说,的确有实用的成效。对于要研究几千份申请的招生官,一份标准化的考试成绩为评价中一些会膨胀的成分——比如GPA和班级排名,提供了可以参照一个不变指标的方法。这方面来看,SAT和ACT是为了保存录取过程的完整性而设计。但是,现实违背了这些考试的初衷——这两个考试都存在优待有钱学生的偏见。

SAT和ACT被开发的模式是,如果考试的人对测试本身的结构有一个全面的认识,那么他就更容易取得高分。因此,来自富有家庭,更有成就的学生就占了上风,因为他们有钱支付昂贵的测试准备材料和私人辅导。这样的优势体现在反映这些考试中的高分与收入关联的数据中。这并不令人惊讶,考虑到平均SAT辅导费用是$70一小时——对于大部分家庭来说是非常惊人的投资,对于每日忙于支付账单的家庭来说是根本不可能的。

这样的经济屏障对大学的班级组成造成了负面影响。芝加哥大学,是美国近期废除录取中对测试考量的最“超精英”的大学之一,做出此决定的部分原因是他们的学生组成。在他们所有学生群体中,只有10%有资格获得联邦Pell助学金,意味着在招生中来自低社会经济地位的学生没有被充分代表。废弃考试能够让来自更弱势背景的有天赋的学生更具有竞争力,因为很多潜在的申请者都会因为录取的高分而气馁,选择不申请。

值得一提的是,芝加哥大学和一些其他学校把SAT和ACT成绩设置为可选而不是不重要。认为他们的能力可以充分被分数代表的学生也可以选择将分数上传给大学。颠覆规则的是现在分数是一个选择性而不是强制的要求——对于考试分数非强制的学校,他们之中的很多仍发现学生依然选择发送成绩。这份自由还是属于申请者的。

向分数可选性的转换中也有黑暗的一面。一些批评者强调,测试的可选性通常提高了已经是精英学校的排名——因为只有得高分的学生上传分数,所以学校的测试平均分急剧上升。虽然这样努力的成果也会被阴险的因素支配,但它还是让招生过程更加的公平。作为考试的替代,学生们现在可以提交更具创造力的材料。芝加哥大学现在为申请者提供上传两分钟视频短片的机会。

莎拉劳伦斯学院,另一个可选测试的学校,现在提供了可以选择的艺术作品集,让更有创造天赋的学生有机会闪耀,以考试不能体现的方式。

在学校进入到Ryan时期后,我们已经见证了在他的任期下,一些预示着真正朝向多样化和平等的步伐,像是承诺对于中等和低收入家庭的学费全免和让对于最低收入的研究。这些誓言代表了一个将学校真正转变成最好样子的时机。通过取消考试强制性,学校可以发挥她的动力,朝着正确的方向继续前进。SAT和ACT不再需要成为录取中的一不必要阻碍。向更公平的招生程序努力,学校有机会成为新篇章的探索者和引路人。

related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