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选举的总候选人支出预计将达到$ 2,041

大部分候选人还没有在竞选中花任何钱

05daa45f-9999-4702-821a-f2870ddf3c37-sized-1000x1000
学生会主席候选人Ellen Yates (左)在她的竞选中花了$106.52,而前候选人Hunter Wagenaar (右)在退出竞选前没有花任何钱。 Lauren Smits | Cavalier Daily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作者:Sydney Herzog | 02/26/2020

译者:Sophie Peng 

2020年春季大学选举的候选人已于上周四向大学选举委员会提交了竞选费用,用于竞选支出中期报告。周二发布的这份报告预测选举将花费高达2,041.67美元,比去年的预期值增加了1,492.66美元。

据UBE候选人副主席兼McIntire大三学生Spencer Whitney,到目前为止,所报告的大部分费用为零。

Whitney说,“基本上只有少数人-基本上都是竞选学生会主席,管组织的副主席和行政副主席-花了钱。目前最高金额为106美元。”

大三学生Ellen Yates,Shefalika Prasad和Darynha Gnep分别竞选学生委员会主席,VPO和VPA。他们目前每人花费了106.52美元,并预计每人还会花费118.35美元。

据Yates说,他们的大部分费用都用于在校园做广告,包括较高的印刷费用和较小的竞选活动材料,例如粉笔和油漆。

这三名候选人都获得了UBE奖学金,帮助他们的开支。为了获得UBE的资金,候选人需要填写一张表格,说明他们所需的金额以及他们将如何分配资金。资金申请的截止日期为2月7日,所有候选人均可选择。

大三学生Hunter Wagenaar,Ilyas Saltani和Veronica Merril也一起竞选学生会主席,VPA和VPO。目前他们没有在竞选中花钱,但他们的预计支出为每人$ 185。

在昨晚举行的学生会主席候选人现场直播论坛的闭幕词中,前获选人Wagenaar 宣布他将退出竞选,理由是赞助程序政策中有指控的违反规定的行为。Merril 同样发布了退出选举的声明。

据Wagenaar说,他们每个人预期了粉笔分配35美元,为传单印刷分配50美元,为宣传单分配100美元。这三名候选人之前分摊费用,并从个人资金中支付。

UJC和Honor的六名候选人报告了当前或将来的支出。Lauren Kim和Slade Sinak都是大二的UJC文理学院候选人,他们预计分别花费70美元和20美元。大二的Nijat Khanbabayev也正在竞选该职位,但没有报告任何支出。

大三的大学荣誉代表候选人Schuyler Guare,Andrew Chambers和Zoe Olbrys的报告的支出分别为35美元,25美元和20美元。大三的学生Madhav Nair,Somes Huwiler和Christian Smith也竞选该职位,但预计竞选活动不会花任何费用。此外,教育荣誉代表大三候选人Isabelle Edwards在,无对手的竞选活动中花了5美元。

竞选学生会职位的五名候选人也为竞选活动预计了开支。大三的Sarah Meng计划在与工程学院学生会副主席Golnar Mostashari的竞选活动中花费25美元,后者预计不会花任何费用。Catherine Barton和Jack Good是工程学院学生会主席的大三候选人,预计分别花费45美元和88.02美元。大三学生Sofia Ponos,无对手的竞争工程学院大四学生会主席,预计将花费20美元。此外,大三的Tyle Windsor预计将在与大三学生Brett Hoffman竞选商学院学生会主席的竞争中花费30美元,后者报告没有费用。

大一文理学院Kaylee Corvin和Lauren Hale竞选大二学生会主席和副主席,并报了分别$25和$20的费用。大一的学生Sophia Liao和Margaret Vicheck也共同竞选大二学生会主席和副主席,预算支出为各$ 32.30。大三学生会主席和副主席的竞争,大二学生Ryan Alcorn和Casey Gottlieb均报告了71.55美元的预计费用,而竞争对手Emma Sisk和Jayla Hart则报告估算费用范围为25美元到75美元。

该报告没有具体列出候选人选择花钱的地方,尽管有些人选择在报告中标明。Whitney指出,大部分资金用于海报和其他广告材料,但一些人选择主要使用免费的社交媒体。在报告费用的88位候选人中,有56位预计没有费用。

如果候选人计划的支出超过当前的支出,他们会在报告中注明预计的支出。

Whitney说:“很多人的计划支出不是很多……如果他们要花钱,他们通常会花钱去准备竞选。” “但是显然,一旦进入竞选季节,通常人们的期望就会改变,或者他们意识到‘好吧,我需要更准备于这一点,”他们会在一个领域花费更多。”

赞助组织经常向候选人询问他们的预计支出,并且通常只会赞助一定数额以下的支出。尽管UBE并没有限制开支,但Whitney指出,以往候选人的形象经常和他们的花费紧密相连,因此阻止了候选人进行大量的花钱。

“有些赞助的组织会做这件事-这不在我们的权限之内-但是有些赞助的组织可以决定[候选人]的支出如果超过此金额,[他们]不想面试或不想赞助(候选人),那是他们赞助组织的特权,”Whitney说。

据Whitney道,近年来,UBE有更密切关注支出报告。

“一名学生会主席候选人花了数千美元,我相信我们那之前有支出报告,但是它不像现在那样全面,”Whitney说, “所以在那之后,我们更认真。”

在2017年的学生会竞选了,学生会主席候选人Kelsye Kilgore预计她会花$2490,为了宣传。总共集体候选人们花费估算$6800,相当于其前一年的两倍。最后的开销报告显示总花费实际为$3343.64。

2018年,13个赞助竞选参赛者的学生组织 -- 包括黑人学生联盟,弗大民主党和大学共和党 -- 由签一个限制主席竞选花费到$250的请愿书,及约定不赞助任何花多于这个费用的人,而对其前面的竞选作出回应。UBE,但是,并没有执行这个对候选人的花费限制。

related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