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Chebili: 大一学生们请停止互相指责

弗大的义务是提供负责的、明确的规章制度,但是我们也应当对互相尽责、尊重。

<p>对于Balz-Dobie的全体隔离和十例新增新冠确诊,我没有做好准备。</p>

对于Balz-Dobie的全体隔离和十例新增新冠确诊,我没有做好准备。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Nicole Chebili

译者:Xiaohan Zhang, Rita Wang 和 Zhengguang Wan

大一新生要担心的事情已经够多了。他们既要努力结交朋友,还要适应学校生活和网课教学。作为一名大一学生,我感觉这些压力源都在新冠疫情下翻倍袭来。搬到宿舍的感觉好极了。毕竟这是我在弗吉尼亚州开始封锁隔离后第一次体验到社交与自由。但是当我的宿舍楼 Balz-Dobie 被封锁并且开始全面检测后,这份开启全新四年的兴奋劲逐渐消失了。 对我和我的同学们来讲,新冠疫情变成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威胁。同时,我的宿舍是第一个受到影响的宿舍。但是随之而来的混乱与对我同学们的指责则完完全全出乎我的意料。在此,我想呼吁我的大一同学们继续互相尊重,尤其是在疫情下。

上一周,几位住在Balz-Dobie的学生上报了他们的症状,并且在确定检测阳性后告知了其他住户。第二天,我们收到了一封紧急邮件,通知我们回到宿舍进行全面检测。一切进展顺利。在第二天收到新增十例的检测报告前,我们一直在宿舍保持隔离。

值得欣慰的是,我们宿舍的学生们主动承担起了责任,告诉我们他们的症状、接触史或是阳性报告。毕竟知晓校园内可能存在的病例总是更好的。不幸的是,我也在余下的Balz-Dobie学生身上感受到了由此带来的压力。我们都知道谁都有可能被感染,但是目睹我们的朋友生病,且切实意识到自己也随时可能被感染依旧令人心惊。

但是我并没有准备好面对由Balz-Dobie的封锁隔离和十例新阳性病例引起的争论。我在宿舍以及整个学校的的朋友们和同学们都开始互相攻击,寻找该为这一潜在疫情爆发负责的人。通过群组聊天和社交软件,学生们羞辱、威胁、并责备那些新冠测试阳性的同学。我们不应因为一个人生病盲目指责他,而应该指出并举报鲁莽的行为。互相攻击是我们最不该做的事情。

如果我们继续徒然谴责那些新冠测试阳性的学生,学生们会害怕因为告知他人自己的病情而受到报应。如果学生们发现自己有症状,他们可能会因为害怕受批评而不告知任何人自己的症状。他们可能会犹豫是否要告知宿舍舍友或者有密切接触的人他们的阳性测试结果。实际上,羞辱他人并不会帮助任何人,因为学生们将会越来越不愿意配合追踪 密切接触者的工作。相反,我们应该立即举报严重恶劣的事件,例如违规的聚会或者进入非自己宿舍的学生。

问题不一定在于学生,而是弗大对于新冠病毒的规章制度。我在不同的宿舍中看到过不同的规定,比如有关是否在他人宿舍戴口罩、以及是否应当在自己宿舍门开着的时候戴口罩的规定。不一致的规定令人困惑、效率低下,无法确保我们的安全。此外,我还目睹了每个星期天在O’Hill食堂和大型教堂集会的人群。这种行为也不会帮助抑制新冠病毒的传播。

我在Balz-Dobie宿舍没有亲自发现任何违纪行为。但是我们不仅仅要不违背规定,更重要的是我们都要对彼此负责。一些活动虽然符合社交距离和佩戴口罩的要求,但却非常不负责任。小型宿舍派对虽然没违背新冠病毒防疫要求,但却会加速新冠病毒的传播,尤其是当学生们会在狭小空间里共享酒水和毒品。相关条令应更严格:任何可能导致传播疫情的活动,包括小型派对,都应当被立刻禁止。我在此倡议:为了自己、同学和整个夏洛兹韦尔社区,我们都应当更加谨慎,因为这些危险实际存在。

大一新生们需要精诚合作,而不是互相指责。制定有效清晰的规章制度是学校的职责,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彼此尊重、互相负责。戴上你的口罩,维持社交距离。最重要的是用你想被对待的方式对待他人,因为我们都是弗吉尼亚社区的一部分。

Nicole Chebili 是本报的观点专栏作者。您可以通过 opinion@cavalierdaily.com 联系她。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