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WHITE:他人的堕胎与你毫不相关

你可以在尊重他人做出这个私人选择的同时反对堕胎

Planned Parenthood(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参与一项名为“ Title X”的资助计划,使他们能够为那些无力负担医疗服务费用的人提供节育妇科护理及其他生育健康服务。
Planned Parenthood(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参与一项名为“ Title X”的资助计划,使他们能够为那些无力负担医疗服务费用的人提供节育妇科护理及其他生育健康服务。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Aliyah D. White

译者:Yuxin Zhang 和 Yuki Pang

在一个“疫情期间戴口罩”都成为政治论点的国家,很不幸我们毫不意外地还在为生育健康的权利而争论。在这样私人且棘手的问题上的决定与他人毫无关系。政府应该尽责保证人们可以做出明智的选择,且能够接受正规的生育健康服务—而不是代替他们作出这些决定。

最高法院法官Ruth Bader Ginsburg逝世后,许多人都在担心Roe v. Wade案判决的存亡,因为该案裁定《宪法》保护获得安全且合法堕胎的权利。这项权利的赋予降低了因非法且危险的堕胎手术而死亡的人数。在法院裁决之前,非法堕胎造成的死亡人数在1965年是所有与怀孕有关死亡人数的六分之一。如果Roe v. Wade案被推翻,密西西比、路易斯安那、北达科他和南达科他四个州的法律将自动禁止所有堕胎手术,从而导致非法堕胎的增加。即将到来的选举也加剧了人们对该裁决被推翻的可能性的不安,挫败了女性和生育的权利。

许多反堕胎人士都假设别人会因为疏忽终止妊娠,但实际上,大多数堕胎都发生在孕期的前12周。进一步说,多数晚期堕胎都是因为严重的医学原因,通常是为了保护父母的生命。我认为大多数人都会同意堕胎应该越少越好—但在全面禁止堕胎之后,人们将会通过危险的不法渠道解决问题。我们可以通过在学校提供完善的性教育,确保学生了解准确的避孕信息且提供容易获取的避孕措施减少堕胎数。不幸的是,国会一直不愿意通过一项资助完善性教育的法案。然而 ,他们却愿意继续资助通常会以失败告终且依靠恐吓实施的有害禁欲计划

许多人批评美国联合计划生育会,因为他们提供堕胎服务,但人们同时会很快忘记他们提供的所有其他服务。除了堕胎服务,他们还提供节育、紧急避孕、疫苗、性病和艾滋病的检测和治疗、生殖癌筛查、巴氏检测、有助于预防艾滋病的PrEP和PEP等药物、怀孕服务及产前护理、跨性别健康服务、输精管切除手术和其他绝育服务。计划生育会参加了一项名为Title X的资助计划,为无力负担医疗服务费用的人们提供节育、妇科护理和其他生育健康服务。仅在2019年,数百万患者就能由此获得充足的非堕胎服务,体现了计划生育会提供医疗保健的多方面能力。

一个人在许多情况下都可能会去寻求终止妊娠。其中许多情况都比在错误的时间怀孕要复杂得多。如果怀孕阻止了一个人从遭遇强奸中恢复过来,会发生什么?如果那个人是一个准备承受屡次遭受乱伦式性侵代价的青少年,该怎么办?如果是会导致孕妇和婴儿死亡的异位妊娠,该怎么办?堕胎的决定对于强迫自己陷入困境的人来说是不容争论的—这是一个深刻的、可以影响人一生的个人问题。决定别人是否应该采取措施去堕胎不是你的、也不是政府的权力。

我相信,所有生命都是宝贵的—不论出生前后。但是,我也明白这不是我可以把个人意见强加给别人的时候。我不是一个反堕胎人士,但是,一个真正的反堕胎支持者应该致力于在任何一种情况下支持生命的存续。我发现存在于许多反堕胎人士身上的问题是他们会去选择哪些生命更加重要。其中许多人赞成死刑。还有一些反堕胎人士反对人权运动—如“Black Lives Matter”。其实道理很简单—致各位反堕胎人士:要么尊重所有生命,要么就不尊重任何生命。

我身上有很多标签,但我首先是个年轻的黑人女性—而且我知道生育权的退步将对我自己和我身后的整个群体产生严重影响。非裔美国人在美国的意外怀孕和流产的比率最高。我们必须认识到的是,在没有安全堕胎的情况下,父母可能会决定去非法堕胎,在他们还没有准备好成为父母的前提下生下孩子并养育它,或者让婴儿成为美国成千上万的孤儿中的一员。黑人女性在分娩时死亡的可能性也高出两到三倍。强迫这些在分娩时死亡率高的女性无论如何都要冒着生命危险生下孩子的做法是不合乎逻辑的。

赞成给人以选择堕胎与否的权利并不等同于这个人支持堕胎—这意味着他们对于生育权的支持。支持是否堕胎的选择权就是支持个人做出对于自己身体的决定。对他人的生活存有顾虑是合理的,但把自己的主张和信念强加于他人之上却是极不合理的。选择权必须留给个人、他们的家庭、他们的专业医疗人员和他们的宗教顾问。堕胎权绝不应是立法或舆论问题。


Aliyah D. White是本报的专栏评论作家。您可以通过opinion@cavalierdaily.com联系她。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专栏仅代表作者观点。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