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对情人节的一则批判性嘲讽

二月十四日并不一定需要昂贵的餐厅和豪华的花束作伴

 Lucie Drahozal是本报的生活专栏作家
Lucie Drahozal是本报的生活专栏作家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Lucie Drahozal

译者:Aoxin Luo

我讨厌情人节。我知道,对情人节的厌恶似乎已经变成了一种性格特质——它很符合时下流行的“颓废文化”。我不能说我的“仇恨”有多么强烈。我只是反感许多人对二月中旬这一天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

于我自己而言,我清楚地知道无论我的情感状态如何,我始终都应该对情人节抱有很低的期待值,以免让自己失望。我已经在电影和Instagram上看过太多情侣和年轻的高中生们用“超时尚”的方式庆祝情人节。这让我对这个节日有了不同的想法。在此之前,我从未意识到我需要把自己浸泡在玫瑰花堆里,或在冰箱前享受一瓶昂贵的香槟才能称得上愉快而成功地度过这一天。但这就是像《恋恋笔记本》一样的电影无形中向观众宣传的价值观。

在刷到抖音上虚伪的情侣们之前,我会对吃完意面后一起看 《偷天换日》的约会流程感到舒适而满意。但随着社交软件的日益繁荣,我发现情人节的意义已经不在于对眼前人表达爱意,而是拼命向其他人炫耀你们有多么恩爱。理想的Instagram推送已经变成一张张所谓“偷拍”的情侣约会照片。约会之夜人们都在头脑风暴如何摆出最好的姿势以便发一组纪念日动态。

同时,我还认为这样的仪式感会使单身的人们感到气馁。你该有多么幸运才能找到一个送你鲜花,带你去高级餐厅,还能送你意义非凡礼物的恋人呢?更不用提这些期待还需要被一个你真心喜爱并真心爱你的人满足。

对我,一个悲观的怀疑者来说,这几乎不可能。

然而,尽管我的言论有些愤世嫉俗,我确实很享受这一天最真挚的意义。我相信这一天应该用来欣赏并感激你的另一半为你带来的一切——超越主流那些肤浅而物质化的做作行为。

我说的 “一切” 指的是每个人特有的激情与兴趣。我觉得即使你的爱人本身对这种激情不太在意,你也会希望他们至少欣赏你对这种激情的关注。用这一天来为你的爱人庆祝,并专注于了解更多他们到底喜欢什么。

如果你觉得这么描述太模糊,让我用家人和朋友来举个例子。他们知道我喜欢摘录和引用电影、电视剧和YouTube视频里的台词和句子。他们也知道我喜欢摇下车窗高唱泰勒・斯威夫特的歌,或在海滩边播放乡村音乐。

他们知道这些兴趣构成了独特的“我”。如果你在旅行的路上播放Love Story(泰勒・斯威夫特的代表作)这首歌,或者能听懂我话语里穿插的大量电影台词,我会情不自禁地感受到从这些看似平凡时刻所包含着的爱。这才应该是情人节的真正意义所在——你应当在这一天感激那个真正爱你自己,并且你也爱他的人。

也许这篇文章只是证明了我是个廉价的约会对象。尽管如此,或许你也会有共鸣。如果你还没有,请至少减轻一些情人节的压力,不要试图让它变成一些情侣口中完美的童话故事。我希望你能记住,在这一天,最简单的感激方式也可能具有重大的意义,即使你的手中没有玫瑰花和巧克力。

让我来以此结尾——如果有人真的懂我所谓的“舒适而满意”是什么意思,我想说这个周日我有空。

Lucie Drahozal是本报的生活专栏作家。她的联系方式是 life@cavalierdaily.com。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