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BRESTICKER: 大学需要取消通识教育课程的要求

要求学生选修和专业无关的课程,既阻碍学生的好奇心,也不公平地对来自低收入和农村学区的学生带来了影响。

学校的目标应该是帮助,而不是阻碍来自资源贫乏学区的学生实现他们的学业目标。
学校的目标应该是帮助,而不是阻碍来自资源贫乏学区的学生实现他们的学业目标。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和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Max Bresticker

译者:Xiaohan Zhang 和 Rita Wang

1820年,托马斯·杰斐逊在写给William Roscoe的一封信中概述了他对 "基于人类思想的无限自由 "的大学愿景。然而,200年后的今天,这一令人叹服的关于学术和思想自由的愿景依旧没有在大学中完全实现。现在,文理学院内的绝大多数学生依旧需要为了毕业而修完一系列涵盖各个科目的课程。这个规定不但阻碍了个人对学术兴趣的追求,同时也加重了那些在高中时缺乏高级课程学习机会的学生的负担。因此,大学应该取消学生专业课以外的先修课要求。

最近,学院课程系统经历了40多年来的首次重大变化。2019年10月,全体教职工们投票通过了新学院课程 (the New College Curriculum)。该课程包括新的定题互动课程 (Engagement),以及在文学(Literacy—)和学科(Discipline)范围下的一系列要求课程。此外,Forum课程还要求学生修完一组围绕几个重要主题的课程。这些要求背后的逻辑很好理解且值得敬佩。教职工们希望通过强迫本科生选修专业以外的课程来确保学生接受全面的教育。虽然我并不否认学术探索的好处,但我认为大学提出这些要求的必要性值得怀疑。弗大的录取过程已经极具竞争性,同时90%的大一学生也报告说他们的成绩是毕业班的前10%。我们可以肯定地说,一般学生已经有足够的上进心和好奇心,能够自愿地选择学习一系列科目。

包括布朗大学和阿默斯特学院在内的许多其他大学已经取消了课程领域要求。此外,弗大Echols学者也可以免修专业以外的规定课程。这是一个只招收学院大约5%学生的荣誉项目。很难想象,在没有强制的课程要求的情况下,这些大学的学生和Echols学者在本科生涯中只选择了有限的课程。因此,如果学生能够自主地选择有兴趣的课程,而不用被迫迁就强加的通识教育要求,他们的学术生涯会变得更自然,也会没那么令人焦虑。更多的自由度也可能激发学生对自身教育的更紧密的主人翁意识。

这些强加的学业要求还造成了这样的情况:对某一学科非常有兴趣的学生可能因为需要满足毕业课程要求,而不能选修其专业内的高等或研究生级别的课程。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让学生选修他们真正感兴趣的4000级别或者更高难度的课程所带来的边际效益,要大于强制要求他们选修一门并不打算攻读的无关入门课程。因此,学校不应该人为地设置障碍,阻碍那些希望通过选修符合他们学术兴趣或职业志向的课程来挑战自己的学生。

即使有人不同意上述理由,也不能否认通识教育课程要求给来自农村或低收入学区的学生带来了不公平的影响。政府问责办公室在2018年的一项分析中发现,28.8%的美国高中不提供高级预科AP (Advanced Placement) 课程,而30.6%的高中不提供双学分课程这一选择。这些缺乏获得大学学分机会的学校往往规模不大且在贫困地区。因此,来自这些学区的学生发现,与那些在高中时就选修过AP课程或者社区大学课程的同学相比,他们自己处于劣势。这导致来自规模小或贫困地区的学生需要在他们已经有限的课时安排中拿出更大的比例来满足通识教育的课程要求。

不幸的是,这种不平等意味着,来自上述背景的学生在尝试在四年内完成多个专业或者具有大量学分要求的专业时会经历更大的困难。学校的目标应该是帮助,而不是阻碍来自资源贫乏学区的学生实现他们的学习目标。然而,新学院课程要求实际上可能会抑制个人志向。

最终,新学院课程要求和通识教育要求原则的初衷是好的。然而,这些政策在执行过程中扼杀了自我探索并使校园里的不平等现象长期存在。当前的课程如果作为可选的或者推荐的课程也许更有价值,但如果弗大想要真正实现杰斐逊对学校的愿景,就应该取消专业以外的必修课程。

Max Bresticker是本报的意见专栏作家。他的联系方式是 opinion@cavalierdaily.com

本文不表达本报的观点和立场。专栏只代表作者个人立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