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学生和教职员工为数十年来努力振奋的美国亚裔研究持续奋斗

亚太裔美国研究辅修专业由一名教授和一节专业课组成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和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Jee-Ho Kim

译者:Tianqi Miao

因为在学术环境中探索身份和历史时感受到了对美国亚裔研究的忽视,许多亚裔学生开始质疑弗大对自己族裔的支持态度。学生和教职员工正在推动更多的课程和师资以致力于美国亚裔研究——到今天为止,亚裔美国研究辅修由一名教授和一节专业课组成。

截至去年秋天,共有2758名学生(约占本科生的15.9%)将自己归类为亚裔美国人、夏威夷土著或太平洋岛民。据报道,11.8%的大学教师(384人)属于这些群体。

美国亚太裔研究辅修专业于2004年首次获得批准。这得益于十年前亚裔学生会于1994年开始努力并公布的五年计划。该计划涉及学术课程、教员、与学校行政管理部门的关系以及亚裔美国人团体的形成等主题。

在过去,两位美国亚裔研究教授被雇佣以启动这个辅修专业。该课程现在隶属于美国研究部门,相对其他专业来说算是默默无闻。只有一位英语副教授Sylvia Chong还留在部门内。在过去十四年,Chong独自指导并管理了这个每年毕业一到四名学生的辅修。

亚裔学生会的《2020年亚太岛民美国学生调查》报告表示:在有APIDA(Asian Pacific Islander Desi American,亚太岛民美国人)身份的890名受访者中,80%的人没有听说过APAS(Asian Pacific American Studies,亚太裔美国研究)辅修。

“辅修自2006年以来一直不容乐观,”Chong说。

辅修中只有一门课与美国亚裔研究有直接关系——亚裔美国研究导论。这门课通常由Chong教授。由于前几年没有有兴趣的合格教员,Chong不得不在休假期间取消课程。在去年春天重新开课之前,这个课程缺失了五个学期。

除此之外,辅修专业还需要一门比较或种族理论课、一门现代亚洲课程和三门选修课。

美国亚裔研究导论涵盖了亚裔美国人的历史,从19世纪的中国移民到当今的事件和问题,包括冷战时期出现的模范少数民族神话。这个神话抹杀了亚裔和亚裔美国人的个性,尤其因为一些错误地认为这些群体天生就很有成就感的观念。在Chong休假期间,教授这门课的英语博士生Karen Huang认为,这种有害的刻板印象在亚裔美国人和其他少数民族之间挑起了不和。

Huang说:“历史上发生的亚裔移民浪潮,以及这些亚裔群体后来受到的待遇,确实很重要,因为这背后浮现出更大的主题,如压迫历史和资本主义利益。”

美国亚裔研究导论在学生中很受欢迎。学生数量经常达到25至60名。文理学院四年级学生Jasmine Mao是一名该辅修专业的学生。她第一年参加了这门课,并认为这门课给自己在学校带来了政治和个人成长。

Mao说:“我总是很激动地想到自己能进这个课是多么幸运。说起来有点戏剧性,但我确实觉得这门课改变了我的生活。”

文理学院四年级学生Andrea Dilao去年上了亚裔美国研究入门后选择了辅修这门专业。Dilao发现这门课程为菲律宾裔美国人开设了一周的相关内容,而辅修课程对加强她关于菲裔美国人身份的持续反思至关重要。

Dilao说:“能够综合过去三年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一直在做自己……反省和反思,成为一个真正多元化的……亚裔美国他乡人的一员代表着什么。”

同样,文理学院三年级学生Heather Moser表示,课程中引入的不同观点也启发了他们。这些观点超出了他们在东亚研究专业所学的内容。Moser最喜欢的单元深入研究了夏威夷历史,包含了许多由夏威夷土著人写的文本。

Moser说:“我选择这个辅修专业最大的目标,也是我个人的目标,是在东亚视角之外探索亚裔人的身份。”

Moser这学期正在修一门非裔美国研究课程,以满足辅修的比较课程要求。该课程要求学生通过其他种族研究获得新的观点。

Huang从亚裔学生那里听说,他们在亚裔美国人研究入门中找到了安慰和认同感。她补充说,出于好奇,其他种族背景的学生也被吸引到这门课上来,希望填补高中历史课上缺失的有关美国亚裔历史的空白。

Huang说:“我认为我经历的很多事情并不是因为我是本质意义上的亚洲人,而是因为我被视为亚洲人,以及这一标签在日常生活中的意义。”

尽管美国亚裔研究入门和APAS辅修受到了学生们的喜爱,额外美国亚裔研究课程和学校支持的匮乏受到了学生和教师们的批评。

Dilao说:“如果弗吉尼亚大学想宣称自己既伟大又优秀,那么通过对亚裔美国人历史和经历的学术支持来支持其亚裔族群是他们的必经之路。”

威廉玛丽学院密歇根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亚裔美国人研究项目都比弗大全面并拥有更多的的教师和课程。

多年来,学生们多次呼吁改善学校的美国亚裔研究。

亚裔领导人理事会的2018年度报告要求成立美国研究部门,以容纳和支持APAS和拉丁美洲研究辅修专业。帮助撰写这份报告的Mao说,他们发现,现在的要求与ASU(Asian Student Union,亚洲学生会)近30年前的五年计划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包括要求更多的有色教职员工和非西方课程。两份报告都强调了积极努力消除学校里APIDA歧视现象的紧迫性。虽然五年计划没有明确要求设立一个部门,但2018年的报告详细说明了设立一个部门的好处。

Chong强调了一个部门在控制其招聘过程中所拥有的行政权力,因为独立部门可以跳过与其他系一起进行复杂的政治招聘过程而直接聘用教师。没有直属部门的主修和辅修课程则不得不经历这些招聘问题。Chong说,成立于2020年秋季的美国研究部有能力为APIDA学生提供他们所缺少的亚裔美国研究课程和师资。

文理学院三年级学生,ALC(Asian Leaders Council,亚洲领导人理事会)联合主席Serena Wood说:“这是一个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实现的改变。我很高兴他们终于……在我们编写这份报告后认真地聆听了我们的想法。”

尽管部门的成立是一个进步,Vilas Annavarapu(一名2020级的校友,在2018年的报告发表时担任ALC的主席)在与学院院长Ian Baucom等官员就扩大亚裔美国人和拉丁美洲人的研究进行了承诺性会谈后表示了对学校没有达到预期的失望。

Annavarapu在给本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尽管有口头承诺……这份报告的愿景还没有实现。弗吉尼亚大学有着拖延和推迟的悠久传统——只需看看“维生工资运动”中激进分子被置之不理的证据。我希望弗吉尼亚大学——特别是考虑到种族平等的工作——能有意义地致力于学术改革和种族研究。”

报告发布后,ALC和拉丁美洲学生联盟于2019年举行了一次研讨会。研讨会期间,学生、教职员工和管理人员讨论了种族研究的未来。尽管学生们对此反应积极,但帮助组织这次研讨会的Mao在会后并没有注意到什么变化。

Mao在一份声明中说:“就争取种族研究背后的意识(和)精力而言,我不得不承认,我觉得学生中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直到今天,Mao仍然认为弗大缺少种族研究。

Mao说:“APAS辅修太过空泛。这个辅修在性质上是名义上的,因为弗吉尼亚大学不支持种族研究项目或种族研究项目企划。”

在ALC的报告上签署了一致的意见后,作为他们在夏洛茨维尔市壮大APIDAS群体的任务的一部分,ASU也支持着更多的教师。

ASU前主席、文理学院四年级学生Valerie Young说:“我们只是希望有更多了解亚美关系的教师。我们希望学生们更多地参与学习有关亚裔美国人如何来到美国的历史以及相关的社会运动。”

自从美国研究部成立以来,只有一个新的全职成员被聘用——专做拉美研究的Lisa Marie Cacho教授。在正常的一年里,Chong说继续聘用亚裔美国研究人员是可能的——然而,过去一年的重大事件改变了学校的计划。具体地说,Chong想聘请一位亚裔美国历史学家。

Chong说:“国内很多大学都以历史学家为中心展开亚裔美国研究项目,因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我们没有。因为没有其他人来做,我不得不临时代教历史课。”

最近发生的事件,包括COVID-19大流行,已经减少了对教师就业的资助——根据本报获得的一封内部电子邮件,Baucom已经通知学院的教职员工,作为学校种族、正义和公平倡议的一部分,学校打算将其资源集中用于招聘与非洲和非裔美国人研究相关的9个职位的教师。这9个职位中的5个将尽快被填补,其余4名教员的搜寻工作将在2021年秋季进行。

尽管Chong支持在这些代表性不足的领域聘用专家,但她质疑该倡议缺乏亚裔和拉丁裔代表。

她说:“他们发出的信息表明……APIDA不是种族,没有不公正和不公平的问题。他们把种族群体对立起来。在一个新冠、歧视和种族偏执的时代,这一点尤其令我感到恼火。”

文理学院社会科学副院长Christian McMillen表示,学校的种族、正义和公平倡议侧重于聘用黑人研究教职员工。他说,由于新冠所带来的财务影响,招聘主要由外部资助。

McMillen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文理学院领导层已经与教职员工讨论了亚裔美国学者的需求和重要性,并将这一重点纳入美国研究——我们敏锐地意识到这一需求,并已将其确定为优先关注领域。在未来几年,我们将继续致力于招聘教师,解决广泛的种族和民族问题。”

学术之外,学生们还通过当地组织寻找APIDA群体和授权。Dilao是菲律宾裔美国青年组织和亚太裔美国人领导力培训学院的一名成员;Moser是总部设在北弗吉尼亚州的日裔美国公民联盟的成员;Mao与 Asians Revolutionizing Together一起在学校里工作。此外,据Wood介绍,ALC目前正在学校编写亚裔美国人的历史,希望与学校指南合作,打造一个口述为主的历史展。

随着推动改善亚裔美国人研究计划的工作继续进行,Dilao建议利用现有的亚裔美国人研究资源以表示对其的支持——如入门课程和亚裔美国人学生组织。她希望有更多的学生加入APAS辅修。

她说:“这是一个用数字的方式向大学表明必要性的方式。这对弗吉尼亚大学学生的学术和个人经历至关重要。”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