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Cano-Santiago: 人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保护美国媒体。

美国国会大厦的暴动是对诸多美国理想的暴力攻击,包括对新闻自由的攻击。

1月6日发生的事件是对几个受保护的理想的蓄意暴力攻击,其中包括新闻自由权。
1月6日发生的事件是对几个受保护的理想的蓄意暴力攻击,其中包括新闻自由权。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和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Yssis Cano-Santiago

译者:Shilong Tan 和 Ketian Tu

《第一修正案》是我们民主的基础,保障了宗教、言论、新闻、请愿和集会自由等基本权利。1月6日发生的事件是对几个受保护的理想的蓄意暴力攻击,其中包括新闻自由权。暴动后,人们发现在国会大厦门口写着 “谋杀媒体”(“Murder the Media”)的字样,几名记者受到骚扰和威胁,一群暴徒将媒体设备打成了锁绳

这些都不是孤立事件。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自2020年总统选举结果公布后,已经发生了几起针对新闻记者的暴力行为。在一个以保护媒体为荣的国家里,这些针对媒体的暴力行为令人震惊。在世界各地,类似的暴力行为并不罕见。2020年,至少有50名记者死于国外。这一统计数字令人作呕,而作为美国人,我们不能允许这种暴力和压制媒体的行径发生在我们自己的国境内。

与最近的暴力事件相比,对媒体的口头批评在美国政治中并不罕见。在特朗普执政的最后几个月,这种批评越来越成问题,其中包括著名的保守派声音声称媒体因为所谓的自由派偏见而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经常批评媒体存在明显的自由派偏见。特朗普曾多次将他不同意的事实称为“假新闻”。特朗普非但没有维护《第一修正案》,甚至把媒体称为“人民的敌人”。特朗普并不是唯一批评媒体的人。知名政治家,如前阿拉斯加州州长萨拉·佩林(Sarah Palin),将国会暴动归咎于媒体。讽刺的是,右翼领导人呼吁“自由派媒体”提高透明度并平等对待保守派政治,但在讨论自由派倾向的新闻来源时,却试图压制这些保护措施。

在处理“自由派偏见”的说法时,我们必须承认,至少在现代,美国的媒体自然是存在偏见的。然而,无论是自由派还是保守派,公众都可以通过简单的互联网搜索了解媒体的具体政治倾向。几十年来,新闻工作者被教导,肩负着揭露和报道新闻的任务。然而,如今在50岁以下的美国人中,有超过78%的人通过社交媒体获取新闻。随着后代人越来越依赖互联网来获取新闻,媒体的自由,尤其是社交媒体的自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然而,特朗普在多个场合攻击了Twitter和Facebook等社交媒体公司。 他甚至试图修改备受争议的《互联网表达法》第230条。具体来说,特朗普对自己谎称邮寄选票会增加欺诈行为的推特上显示的事实核查标志表示不满。关于在2020年选举期间发生选民舞弊的担忧已被反复核实,并被证实是虚假的。然而,特朗普称使用事实核查程序是言论自由的最大威胁之一,并为此寻求重新定义第230条。无论人们是否信任或认为这些公司有资格成为事实核查者,这些公司都有权这样做。同样,用户必须遵守他们在创建社交媒体帐户时同意的条款和条件。然而,这些都不应该是事情的重点。《第一修正案》的法律保护和限制,包括言论自由,也适用于社交媒体公司。令人不安的是,言论自由也受到右翼极端组织的攻击

现有的言论自由限制是为了防止暴力,这对特朗普及其极端支持者来说是一种讽刺。过去,他曾表示希望越权“合法”关闭Twitter。这带有讽刺意味,因为他的账户最近因煽动暴力而被永久关闭。如果一个人真正相信和保护《第一修正案》,他们将捍卫提出相反观点的权利,除非这种言论煽动暴力或散布恶意的谎言。右翼极端分子继续在散布关于选举的谎言,并声称国会暴动是左翼极端分子组织反法西斯党(ANTIFA)的袭击。特朗普严重越权,并煽动他的支持者攻击美国国会大厦。尽管特朗普在弹劾过程中被无罪释放,但不可否认的是特朗普点燃了美国一直存在的仇恨和暴力的种子。这些契机煽动了极端组织,让他们即使在政府更迭的情况下仍然对《第一修正案》构成威胁。

《第一修正案》必须继续受到保护。新闻工作者不应允许潜在的威胁压制他们受保护的新闻宣传和发表意见的权利。此外,作为美国公民,我们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帖子之前必须咨询多方的观点。这就防止了可能煽动极端主义观点和造成伤害的虚假信息的传播。我们必须努力调和对立的观点,保护真相不受可能引起暴力的谎言的伤害。语言可以成为在全球范围内交流信息的有力工具,可以激发人类最佳的一面,但它们也有煽动仇恨和揭露我们最坏一面的力量。作为美国人,我们能够而且将做得更好。我们国家的团结和康复有赖于此。

Yssis Cano-Santiago是本报的观点撰稿人。她的联系方式是opinion@cavalierdaily.com。

本专栏发表的观点不代表本报观点。该专栏仅代表作者的观点。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