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反种族主义是一段旅程,而不是终点”: Ibram X. Kendi 发表种族平等系列的最后演讲

Kendi谈到了他对美国能够真正成为反种族主义的希望,以及消除种族主义所需要的工作

今年,该系列旨在通过与Eduardo Bonilla-Silva教授和作家Ijeoma Oluo等个人进行半结构式的访谈,将公平和包容的话题带入弗大。
今年,该系列旨在通过与Eduardo Bonilla-Silva教授和作家Ijeoma Oluo等个人进行半结构式的访谈,将公平和包容的话题带入弗大。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Lauren O'Neil

译者:Skylar Hou

周三,多元、平等和包容办公室的种族平等演讲系列以作者兼活动家Ibram X. Kendi.的演讲画上了句号。在麦金太尔商学院院长Nicole Jenkins和弗兰克·巴顿领导与公共政策学院院长Ian Solomon的主持下,Kendi谈到了他对反种族主义的看法,种族主义和种族主义者之间的区别,以及如何采取激进的选择来对抗美国制度中根深蒂固的白人至上主义势力。

今年,该系列旨在通过与Eduardo Bonilla-Silva教授和作家Ijeoma Oluo等个人进行半结构式的访谈,将公平和包容的话题带入弗大。

Kendi是著名的美国国家图书奖得主,著有《从一开始就刻下印记:美国种族主义思想的权威历史》和《如何成为一个反种族主义者》。作为一名热心的的专栏作家,Kendi还在波士顿大学教书,同时领导波士顿大学反种族主义研究中心

访谈围绕着为理解现代反种族主义所需的知识基础和建设一个更加公平的国家所需要的努力来展开。

Kendi说:“我们经常交替使用种族主义和种族主义者这两个词。种族主义确实是结构性的,意味着我们可以将种族主义定义为一种导致种族不平等的强大决策的集合,并将被种族等级观念证所实……而种族主义者是个人的,你有一个个体的决策,个人的使用,或是一个种族主义者。”

由于倾向在定义范围内讨论,Kendi谈到了区分种族主义和种族主义者,并坚持认为“结构性种族主义”术语是多余的,因为种族主义制度具有内在的系统性。

在Kendi最受欢迎的两本书中,大量的作品支持了他的观点,即围绕种族主义起因的普遍认知是不正确的。Kendi指出,美国人不应该把种族主义政策理解为是由带有种族主义思想的种族主义者造成的,而是应该认识到在政策制定中自身利益的作用。

Kendi说:“我发现我们把现实规律搞错了,甚至恰好相反。人们出于自己的政治、经济、文化利益实行种族主义政策,并试图证明这些种族主义政策或为他们辩护,生产种族主义思想……然后人们消费那些种族主义思想,导致无知和仇恨。”

因为他认为改变那些会传播种族主义思想的人们几乎是不可能的,Kendi的研究“从一开始就被刻下印记”是抱着一种无可否认的不抱希望的心态。但是,K通过关注政策而非个人,Kendi认为重塑美国的种族主义是有希望的。

Kendi说:“这实际上给了我希望。因为如果种族主义来自政策、利益和权力,人们就有可能重新塑造政策。虽然很难,但实际上这是有可能的,所以这给了我希望。”

Kendi认为反种族主义的工作永远不会结束。Kendi的部分演讲聚焦于个人承认他们内化种族主义信仰的重要性,以及面对种族不平等所带来的激进选择。

Kendi说:“我提到挑战(种族主义)是一种积极主动的现象,因为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人们一直认为他们所能做的就是被动地不做种族主义者。反种族主义是一段旅程而不是终点…这不是一个固定的类别。”

在整个讨论过程中,Kendi还谈到了对他工作的批评,比如有人声称,如果美国人停止谈论种族问题,事情会更好。

对此,Kendi将其比作癌症,并提到人们对抗有害的权力体系的必要性。通过这一点,Kendi断言,如果社会忽视癌症,这并不意味着问题就会消失,而只是意味着放任这个问题肆意蔓延。Kendi还认为,如果只是一味地忽视种族主义,美国的种族主义也会遵循同样的模式。

Kendi说:“对我来说,这实际上是我们消除种族主义可能的最糟糕的方式。我们的解决方案就是不要用以c开头的这个词,不用医生,不要到那个房间里去诊断那个人得了癌症。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这会伤害到他们。有些群体需要更多的资源、机会和保护,但我们没有为这些人提供帮助,因为在我们看来,只要我们看不到,他们就不会遭受痛苦。”

Kendi无法完全透露他的下一个计划,但暗示观众们应该关注下个月即将出版的新书。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