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你读诗,诗亦读你”

一位诗歌教授教我拾回对学习的热情

在解释自己最喜欢的花的原因时,学生们都会提到他们的家,他们的家人,以及和这个花相关的过去和现在的时刻。
在解释自己最喜欢的花的原因时,学生们都会提到他们的家,他们的家人,以及和这个花相关的过去和现在的时刻。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和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Willa Hancock

译者:Lydia Liao, Yikai Ma and Yuang Fang

刚来到大学后,我就已经开始期待我大学生涯的后半两年:以讨论为主的小班学习方式。 但当学校转为线上时,我感到很沮丧。 那个我想象中的未来场景渐渐变得遥不可及,我对Zoom课堂感到十分厌倦,我那时也不认为我的态度会改变。

尽管有我自己消极的看法,但在我三年级春季由Mark Edmundson教授教的诗歌课却给了我希望,正是这些小小的希望支撑了我情感上和学术上的热情。 我立刻被我们学习的现代诗歌震惊了,但更让我震惊的是引导我们进入其核心的主要声音:Edmundson教授唤醒了我对学习的热爱,每两周一次的诗歌讨论成为了我对线上课堂麻木的解毒剂。

在我们一年最后一节课开始时,Edmundson教授像往常一样提出了一个似乎与那天的诗歌作业无关的问题。 这一天,他请每个学生分享他们在这节课中最难忘的时刻,而同学们各种各样的回答令人鼓舞。

当轮到我时,我马上就给出了我的答案。我们课堂内的缓慢分享时刻影响了了我对整节课的体验。我意识到Edmundson对我们的个人感受与观点有着无与伦比的好奇心。他的奉献精神不仅可以连接起他的学生,还可以调节我们继续在线上参与课堂的普遍愿望。

现在,当我的大四第一学期在这愉快而又陌生的线下学习环境中开始时,我很感激我能和Edmundson一起上另外一门课。即使他的每日一问乍一看并不复杂,但它们背后的用意却经过了精心设计。这些问题进一步丰富了我对课程内容的理解。当被问到时,Edmundson解释道:“我提出一个问题……这些问题会唤起人们的情绪……即使只是一个微弱的波动,它仍然会改变你的感受。” 而我却不禁思考为什么其他教授没能在他们授课的过程中唤起这份微妙的共情心。

“你最喜欢的花朵是什么?”或是“你儿时最喜欢玩的游戏是什么?” 这一种陌生但富有建设性的方式推动了学生间的讨论。我记得我对上述问题的回答,但更重要的是,我记得我同学们的回答,而我们因此形成了一种无声的联系。

例如,在解释自己最喜欢的花的原因时,学生们都会提到他们的家,他们的家人,以及和这个花相关的过去和现在的时刻。虽然这15分钟的个人思考时间减少了大家一起讨论诗歌的时间,但却无意间加强了我们对诗歌意义的总体认知。简而言之,Edmundson从未低估过这些不寻常的问题对于智力提升的巨大贡献。如果不是这些不寻常的问题,这些领悟就会被忽视。

当我深思自己对这些问题的回答时,我被迫通过一个外部和内部的视角来理解诗歌,因此我本能地对诗歌进行了更深的探索。真正走入诗歌语言改变的不仅仅是我对当代文学的理解,它更让我意识到我们是如何行走于这个世界上的。虽然这种认识可能看起来很夸张,但我认为他的诗歌课是个人反思的时间。这个感觉就像在写一个想象中的日记。

在最近的一堂课上,在对Wallace Stevens的 “星期天的早晨” (“Sunday Morning”)进行激昂的讨论时,Edmundson对诗人和诗歌之间关系的思考与我的阅读经历相呼应。Edumundson引用了20世纪爱尔兰诗人威廉·巴特勒·叶芝(William Butler Yeats)的话。他说:“当我与世界发生冲突时,我会写一篇文章;而当我与自己冲突时,我就写一首诗。”虽然我可能不会在这门课上写诗,但读诗对我的身份认知有着类似的影响。我们读的诗和Edmundson引导我们得出的结论有助于我们形成更深的认知。

在这个激动人心的学年开始之际,我鼓励导师们和同学们试着从Edmundons的书中寻找启示。这本书丰富的学术知识和对个人价值的阐述会帮助大家的学期或生活向着积极的方向发展。谢谢你,Edmundson,谢谢你以如此温和、诗意的方式帮助我们实现切实的意义。如果你能看到隐藏在我们口罩下的好奇的笑容就好了。

Willa Hancock是本报的生活专栏作家。您可以通过life@cavalierdaily.com联系她。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