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TOLLIVER: 我们不是一门选修课

我们对待美国黑人历史的态度进一步创造了一个分裂的、未受教育的、冷漠的美国。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和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Shaleah Tolliver

译者:Tianlin Huang

令我印象最深的黑人历史月是十多年前,当时我故意穿得很破烂,头上绑着围巾,向哈里特·塔布曼(Harriet Tubman,黑人废奴主义运动家、女权主义者)致敬。在那个三四年级的班级里,至少有三个马丁·路德·金、两个乔治·华盛顿·卡弗、几位罗莎·帕克斯——当然,我不是唯一的哈里特·塔布曼。这就好似万圣节,但我们的装束不是吸血鬼或幽灵,而是打扮成废奴主义者和奴隶制抗议者的样子。虽然初衷是好的,但那次我们都显得很拙劣,以今天的标准来看甚至有些无礼。然而,类似这样的经历突出了黑人历史月对许多美国人的意义。这本是一个值得庆祝,并需要强调美国黑人的显著成就与贡献的月份。但如今,黑人历史月不但将黑人历史从美国史中分离了出来,它还成为了一个来以28天的先进派社会聚焦点而避免真正的体质变化的工具。无论在教育、政治、或媒体领域,黑人历史月都反映了社会中现存的对待种族差异最好与最坏的情况。在这个冬天有人打扮成哈里特·塔布曼之前,我们必须质疑黑人历史月的不言之隐。

无论其创始人最初的深意和研究是什么,在现代社会,像这样每月一次的庆典仍显不足,因此我们必须重新考虑如何科普黑人历史月。目前,种族被认为是社会的基本,但围绕这个话题的文化、历史进程以及重要讲话已不被重视。在大多数情况下,针对非裔美国人的研究是高中的一门选修课、大学里的可选专业或辅修课、或融入某一方面的课外活动。人们已习惯于将黑人历史和美国历史分开。更多的时候,人们可以甚至选择参与前者,而不得已地选择参与后者,即使这些历史发生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

美国公民参与黑人历史月的方式暗示美国历史可能确实脱离于黑人历史:黑人发明家、政治家、作家、歌手在美国历史上几乎没有涉及。然而,当2月1日这天到来时,我们又把一直都存在过的历史人物拿出来。目前黑人历史月的主流做法表明,这些人物并不存在;或者他们存在,但没有足够的时间、兴趣或重要性来了解他们。在许多方面,黑人历史月已经不再是强调黑人和他们的贡献了,而更多是在一年中某个月外将他们的历史重要性一笔勾销。

此外,当今社会将黑人历史人物排除在二月之前的做法导致了学术失信与无知。上高中的时候,社会学老师会在黑人历史月给我们一个厚厚的资料袋,里面装满了从重建时期(1865—1877)到民权运动(1954—1968)的各界黑人发明家、军官、作家、启蒙家。他没什么理由不早点给我们这些东西——如果不是为了上课,就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利益。此外,书中也没有再提到他们任何人。我可以肯定,几乎没有一个学生记得这些人物。课本中把这些人物放在了“你知道吗?”一栏,而不是美国历史正文的一部分,重要到可以提及但不足以详述。

当黑人月被当作是把多年黑人的历史、声音、倡议塞进这二十几天的时候,它体现出了一种趋势。人们可以选择去了解黑人:美国黑人妇女、外国黑人妇女、LGBTQ黑人群体以及其他具体的交叉身份,但这绝不是强制性的。这不应该被当作一种选择。当反对者声称批判性种族理论和反种族主义政策本身就是种族歧视时,我想提供一个铁打的事实。美国的历史了充满种族主义,甚至伴有性别歧视、恐同、恐伊斯兰教和其他几百条蠕虫般恶心的意识形态。

然而,历史不会改变。它已经发生了——将每段种族标记的历史分成一个月并不能扭曲这一事实。如要铭记某人,他们必须先被书本重视。在一个月内突然提及名字、头衔和历史的做法并不值得赞赏,因为这与平时毫不不相干。然而,美国黑人历史就是美国历史。如果它像美国史的任何其他方面一样被严格并广泛地传授,那么黑人历史月将是一个庆祝我们已经了解并继续学习的时段。无论人们是否选择学习美国黑人历史,它就在那里,它就是美国历史。教和学并不会分化我们——相反,它使我们所有人都团结起来。

让我们一起欢庆黑人历史月。

Shaleah Tolliver是《今日弗大》的资深观点编辑,她的联系邮箱是:opinion@cavalierdaily.com

专栏所表达的内容并不代表本报看法。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