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l The History Of Now
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德国访问教授无法入境美国,签证被无限期推迟

德国杰出学者Hajo Funke 计划这个春天前往弗吉尼亚大学教授两门关于右翼民粹主义和集体政治记忆的课程

Funke曾去伊朗学习交流并且看望妻子的家人们
Funke曾去伊朗学习交流并且看望妻子的家人们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German visiting professor unable to enter the U.S., visa delayed indefinitely

By Emma Scales | 02/17/2020

翻译:费爱雯 罗奥歆

德国的政治学家哈尤·芬克(Hajo Funke)是弗大德语系的马克思凯德杰出访问教授。近日,他无法入境美国来弗大授课,因为政府部门还没有为他签发签证。目前,Funke在柏林通过视频会议的方式和德语系主任杰弗里·格罗斯曼(Jeffrey Grossman)一起教授一门关于德国民粹主义的课程。

芬克教授主要研究方向是现代德国的政治文化以及极右民粹主义。他是一位活跃在公众眼前的知识分子。在11月,他因为他的成果获得了德国联邦优秀奖(German Federal Cross of Merit)。

“我从上一次来访就知道夏洛茨维尔是一个完美而宜人的地方,同事和学生们更是如此.”Funke这样说。

他的两门课,“右派民粹主义和极右派”和“历史政治记忆”,同时被列入了德国系和政治系。这两门课目前在格罗斯曼教授的帮助下还在进行,一位研究生助教也会很快加入以提供帮助。

格罗斯曼教授和芬克教授拥有长期职业上的关系和友谊。他同意在芬克教授的签证被延迟后共同教授这两门课程。

“这很不幸---他很杰出,知识非常渊博,能言善道,并且很友善。”格罗斯曼教授说,“我觉得,这真的很令人感到遗憾,因为学生们会错过很多。”

11月,芬克教授收到了弗大正式的邀请,他就向柏林美国大使馆提交了他的所有信息和相关信息以预约面签。他在12月10日提交护照,申请了j1类签证---访问学者类签证,一类允许从事文化交流的学者或教授入境的非移民签证。芬克教授在同一天收到了领事馆进一步的问题,但是在他还没来得及提交回复时,他的护照就连同着一封信被退回了。信中说他的签证需要“进一步的行政处理”,这将需要三到六个月的时间。

直到今日,芬克教授也没有收到来自政府部门或是大使馆的进一步解释和信息。

“他没有收到任何解释...我们怀疑这是因为他护照中有一枚伊朗的入境章。”格罗斯曼教授表示。

芬克教授最近去伊朗看望了他妻子的家庭并处理了学术上的事务。

然而,在2018年,他用了同一本带有伊朗入境章的护照申请了美国j1签证并很快就被通过了。当时,他在华盛顿特区的美国当代德国研究所担任了连个月的研究学者。

在那里,芬克教授的研究以一篇比较2017年8月在夏洛茨维尔(Charlottesville)和2018年8月在德国开姆尼茨(Chemnitz)发生的右翼极端主义事件告终。一名伊拉克人和一名叙利亚寻求庇护者被指控对一名德国男子发动致命袭击,这在开姆尼茨(Chemnitz)引发了反移民者的强烈反对。德国街头爆发了新纳粹主义抗议活动,揭示了极右翼对自2015年德国边境开放以来涌入德国境内移民的失望情绪。

他的这篇文章强调了这些事件对公共和政治的影响和这些运动对民主的威胁,并且高度批评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对“团结右翼”集会的回应以及极端主义领导人对其欢迎的态度,称其为“辩护”。

“护照被退回三个月,无视我之后的书面声明而没有进一步的解释--这一事实在我看来是前后矛盾的,似乎是有关机构越来越武断的表现。” 芬克教授说。“无论如何,这引起了我对公平待遇的怀疑。”

格罗斯曼教授推测,签证延误的原因“应当是”他护照上的伊朗印章,但同时人们也开始担心这会不会与他对极端主义的研究有关。

“我认为这听起来不太可信,但你永远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尤其是因为他们什么都不告诉我们。”格罗斯曼教授说。

弗大教务长办公室和人文学院院长办公室的教员都给领事馆和国务院写了信,但格罗斯曼教授说尚未收到任何有价值的回复。

在过去的一年里,也是自芬克教授最后一次获得J-1签证后,国际教授和学生签证延迟的问题越来越受到关注。《纽约时报》2019年6月的一篇文章详细描述了这些持续增长签证延误的有害影响,包括教师失业、经济困难和学生辍学。

“(芬克)非常想来夏洛茨维尔,”格罗斯曼教授说。“这对弗吉尼亚大学的学生和教学目的来说是个遗憾。同时,它所预示信息的也令人十分不安。”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