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DRISCOLL: 弗吉尼亚大学不能在未来四年继续忍受特朗普了

学校亲身经历了特朗普引起分裂的言论和糟糕的领导所带来的影响

夏洛茨维尔镇不仅仅是一个政治流行语,就像Lawn不仅仅是竞选广告的背景板一样。
夏洛茨维尔镇不仅仅是一个政治流行语,就像Lawn不仅仅是竞选广告的背景板一样。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Thomas Driscoll

译者:Tianqi Miao

三年前,在一个将永远烙印在我们社区——乃至国家本身——的回忆中的时刻,几十名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新纳粹分子手持提基火炬在弗大校园里游行示威。这些人用种族主义和反犹太主义亵渎了我们称之为家的地方——那些言论极易令人联想到20世纪30年代,在吉姆克劳法和纳粹德国鼎盛时期人们所听到的话。他们眼中的仇恨和脖子上隆起的血管并没有消逝。相反,它们清晰可见。事实上,他们在行动中所表现出的无畏和冷酷无情似乎突显了十个月前特朗普总统大选获胜后,这些白人至上主义团体所感受到的权力

当无论哪个领导人——民主党人或共和党人——都会努力在民族团结和反思的时刻把让人心凝聚的时候,这位总统却评论道“双方都有一些非常优秀的人。”把这些言论定性为犬吠都太过保守。相反,这是一位从宣布参选的那一刻起,就为仇恨和分裂煽风点火的总统所发出的公开而明确的号角声。

对于我们的社区来说,这些话具有特别深刻的意义,因为2017年8月11日和12日的痛苦记忆尚未褪去,它们仍直观地存在。特朗普的含糊其辞不仅仅是一个诛心之论——它是对我们社区所经历的无法言说的恐怖的公然否认。

把白人至上主义者和反抗议者都贴上“非常优秀的人”的标签,这种行为在道德上让人既反感又费解。在全世界面前,这些人高呼“犹太人不会取代我们”和“白命关天”的口号,并挥舞着提基火炬、纳粹标志万字饰和半自动步枪。在随后一天的屠杀中, Heather Heyer、Lieutenant H. Jay Cullen和骑警 Berke M. M. Bates三人丧生。像Richard Spencer和Jason Kessler这样的白人至上主义者——他们恐吓我们社区——是“非常优秀的人”的对立面,应该被视为邪恶的化身。

三年后,特朗普仍然拒绝为这些言论以及他在暴力事件发生后立即发表的言论道歉。在这些言论中,他以同样令人反感的措辞表示,“多方都存在着极严重的仇恨、偏见和暴力”。事实上,总统更坚定了他先前的讲话,称之为“完美”的表达。他声称他实际上是在暗指那些完全赞成保留Market Square里Robert E. Lee雕像的人。然而,这一说法受到了质疑:集会明确是由白人至上主义者组织和参加的,这与像Monument Fund(某保护雕像协会)的组织没有任何关联,后者认为出于历史原因雕像应该被保留。更糟糕的是,在暴力事件发生后,总统甚至连走访社区或者至少表现一些表面上的同情和支持都没有

因此,在2017年8月11日和12日事件之后,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新纳粹主义者不仅拥护总统,而且还更加大胆了。事实上,在几周前的第一次总统辩论中,当被要求谴责像Proud Boys这样的组织时,特朗普总统不但拒绝了,反而还请他们“袖手旁观”。在过去的四年中,像这样的引起分裂而隐晦的评论在白宫已经司空见惯,这些言论已经不再引起它们应该得到的厌恶和恐惧了。

或许这就是本届政府连任最可怕的地方。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已经逐渐对发生在眼前的难以言喻的恐怖事件感到麻木,而这些恐怖事件正变得越来越频繁。

夏洛茨维尔镇不仅仅是一个政治流行语,就像Lawn不仅仅是竞选广告的背景板一样。被手持提基火炬的人袭击的人们不仅仅是屏幕上的人物,他们是我们社区的成员。这届政府对我们的民主制度所造成的破坏应该让这个社区的每一个成员都感受到——学生、教职工和校友。在过去的三年里,我们亲眼目睹了我们社区令人难以置信的恢复力。虽然无疑还有更多的工作需要做,但我们不能忘记特朗普总统在任期间,特别是在今年11月的投票时,在这里造成的令人难以置信的破坏。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