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UREGGER: 不要使节食文化正常化

我们早该更加尊重自己和他人的身体健康了

不幸的是,公司迎合了社会规范化的有问题的美容标准。
不幸的是,公司迎合了社会规范化的有问题的美容标准。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和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Grace Duregger

译者:Ketian Tu

节食在社会上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 San Diego)的一篇文章把节食定义为一系列将瘦身、外表和体型置于健康和幸福之上的理念。反对节食的注册营养师Christy Harrison在她的书 Anti-Diet: Reclaim Your Time, Money, Well-Being, and Happiness Through Intuitive Eating强调了节食的历史,并指出了它的古希腊起源。因为变胖与所谓富有平衡和节制的生活方式背道而驰,他们在社会中会鄙夷肥胖(的人)。

19世纪中期,肥胖的负面含义进一步得到体现。生物学家得出结论,肥胖等同于进化上的低劣,因为他们发现,大多数超重的人在当时属于边缘化群体。此外,人寿保险业开始提倡减肥,以避免与不健康客户相关的金钱风险。到19世纪末,节食和减肥已成为新常态。

纵观历史,有无数的节食风尚,最早的低碳水化合物饮食可以追溯到1863年。香烟、好莱坞、柠檬水节食法、卷心菜汤、Whole30节食法和阿特金斯节食法都是社会对节食文化愈加重视的例子。即使在今天,这些节食方法也再次出现,比如酮基饮食和体重观察者减肥App。但我们为什么还要关注不断变化的节食文化呢?

节食尽管有其预期目的,但却是极不健康且不可持续的生活方式。国家饮食失调协会(The National Eating Disorders Association) 调查发现35%的节食会变成强迫性行为,20%到15%的节食会导致饮食失调。此外,这些趋势可能导致体重循环:个人的体重因饮食不一致而波动,甚至造成体重增加。美国营养学会(The American Society of Nutrition)表示大约80%的人会减肥失败。

人们节食的一个原因是社会美容标准的同龄人压力——具体来说,瘦是漂亮的。这使人们习惯于相信他们必须减肥才能变得美丽,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社交媒体只是通过不断播放平台上面的整容脸和人工收紧的腰部来支持这一观点。一项研究发现,年龄在18-35岁之间的70%的女性和50%以上的男性表示他们会经常p图来使自己变得更好看或帅气。这种编辑照片的冲动显示了我们目前的美容标准是多么的不现实和有害。

不幸的是,公司们迎合了这种美容标准。减肥药、减肥粉和减肥饮料被宣传为快速瘦身的灵丹妙药,而实际上,公司只希望从他人的不安全感中获利。SENSA、LeanSpa、L'Occitane和HCG Diet等品牌的减肥产品尽管缺乏可靠性和可信度,但价格却高得离谱。而且,根据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数据,美国20岁以上的成年人中几乎有五分之一尝试了节食,这进一步推动了美国人将尽一切努力达到无法达到的目标的想法。这种认为极端节食是为了美丽的马基雅维利式的心态令人震惊,同时也必须需要停止。

简单地说,节食既不可持续也不安全。体重秤上的数字不应该决定你的美丽。同时,体重秤上的数字也不能决定你的美丽。电视广告也不应该说服你去买一种新型的,被证明可以快速瘦身的减肥药。美是内在的,不管你外表如何。你应该尊重自己的身体,并用能滋养身体的食物来补充能量。参与节食,甚至允许它在社会中长期存在是对你身体和精神健康的双重伤害。

我对这件事感同身受。因为我的体重,我感到羞耻,我被起外号,我被忽视。即使是现在,在我二十年的生活中,我发现自己正努力达到当今社会所追求的美的标准,以使自己感到有价值。但是,任何形式的节食只会强化我想要打破的那些标准。为了让自己也能变得更加美丽,我必须打破把我关在这里的牢笼,而不是让自己挨饿。

我们已经忽视尊重自己和他人的身体很久了。节食是不健康的,它不应该成为社会的主流文化。我们必须共同根除这种破坏性的现象,这种现象使我们无法体验真正的美。

Grace Duregger是本报观点专栏的作家。您可以通过邮箱:opinion@cavalierdaily.com来联系她。

本文不表达本报观点。专栏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