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编辑部: 吸取去年的教训--呼吁兄弟姐妹会招新转变为线上模式

弗大不对IFC和ISC的线下招新做出回应的行为将危害夏洛茨维尔及其周边社区的健康

去年,由于学校内新冠病例的数量持续增加,ISC的领导层将正式的招新过程分成两个周末进行,且今年将保持和以往相同的招新计划。
去年,由于学校内新冠病例的数量持续增加,ISC的领导层将正式的招新过程分成两个周末进行,且今年将保持和以往相同的招新计划。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和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Editorial Board

译者:Yikai Ma and Hengxiang Cao

随着弗大兄弟姐妹会组织进入新的招新阶段,面对校区内越来越多的新冠病例,兄弟会间委员会和姐妹会间委员会选择了线上与线下混合的招新方式。在招新过程中,平均每年有超过4000名兄弟会成员与近2000名意向者进行学生互动。在线下招新活动第一个周末即将到来之际,弗吉尼亚大学医学院的住院人数达到了历史新高。现在校园内有超过400个活跃新冠病例。因为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学生积极参与招新活动,因此,不谨慎行事是不可接受的。所以弗大要求IFC和ISC把这个招新活动完全转为线上进行。此外,虽然弗大含糊地阻止了大型集会,但它也必须为自己在最新公共卫生指南中缺乏具体的限制政策而承担相应的责任。

这种对话并不新鲜。去年春天,新冠病例在线下招新后急剧增加。招新结束后的一周内,就出现了500多起新冠新增病例,这也迫使弗大对学生下达了10天的禁闭令。行政部门否认兄弟姐妹会是病例增加的一个重要原因,但随后,弗大确认有五个兄弟会违反了新冠预防的要求。没有证据表明,这一历史不会重演。尤其是考虑到IFC(Inter-Fraternity Council,兄弟会联合会)虽然承认有违规行为,但却没有对自己在去年春天病例急剧增加中所承担的政策制定角色负责。

如果我们不能察觉姐妹会和兄弟会未能实施他们计划的招新方式,那将是我们的失职。IFC已经允许兄弟会在1月29日进行线下招新,并延至2月5日。那些参加兄弟会招新的人将被允许在户外进食和线下聚集。这是一个的耐人寻味选择,因为弗大在本学期前就已经禁止在活动中进食。虽然ISC( Inter-Sorority Council,姐妹会联合会)也计划举行现场招新活动,但该组织只计划开展为期三天的现场招新和一个现场竞标日,少于IFC之前的八天计划。各分会也不允许向潜在的新成员提供食物或饮料。这些政策上的差异让人想起了去年,当时IFC也制定了比ISC更宽松的招新政策。虽然这两个组织决定举行现场招新活动即不负责任,又对公众健康构成威胁,但是我们不能把ISC和IFC相提并论。人们的聚会权并不比公共健康更为重要。

同时,我们也不能忽视弗大对于招新的沉默放任,尤其是考虑到它未能制定一份真正具有保护意义的公众健康指南。在看到行政处未能优先着重考虑公众健康后,我们对此感到汗颜。虽然不可能完全停止omicron的传播,但在主要潜在因素完全可以预防的情况下,弗大对未来感染病例的增长而保持的冷漠态度实在令人感到羞愧。

也许最重要的一点是招新地点并不局限于兄弟姐妹会。本次兄弟会的招新包含了现任成员带领新人在夏洛茨维尔及周边其他城市共享晚餐与其他的一系列社交活动。因为学生们很有可能会在当地酒吧、餐馆和其他公共场所传播或感染新冠病毒,这将使得周边社区居民的健康安全受到波及。线下活动只会增加兄弟姐妹会成员及新人将新冠传播给其他不参与招新学生的几率。当风险迫在眉睫时,或许我们应当提醒弗大兄弟会,招新并不比我们每年交几千美元的课程重要。倘若招新后增长的病例导致弗大不得不重新考虑线下活动,那么招新也并不比那些因其而受影响的课外活动来得更重要,同时最重要的是,招新并不比一个人的健康安全来得更重要,尤其是对那些已经处于被弗大选择忽视的高危群体。

如果当下没有强制进行每周核酸检测的计划,我们将无法想象本学期的招新活动将会对我们的大学社区产生多少严重的影响。但结合omicron变体的高传播性与去年兄弟姐妹会疏忽的先例来看,我们可以肯定的是,线下的招新活动将会损害我们社区的利益。对于ISC和IFC来说,他们还有时间来做出正确的选择,即将招新改为线上模式。如果ISC和IFC不能分别做出改变,我们将要求弗大快速强制完全线上的招新活动。如果无法达成,那弗大就将成为导致病例数量与住院人数剧增的同谋,这便是一件损人害己的事情。

本报编辑委员会由执行编辑、主编、两位意见编辑、他们的高级助理和一位意见专栏作家组成。董事会的联系方式是:eb@cavalierdaily.com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