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WHITE: 在校区内给黑人学生们一个活动中心

黑人学生的活动中心不应该被限制在曾经的奴隶居住区

我们需要建立属于我们的社区的空间,而不是被安置在校区边缘。
我们需要建立属于我们的社区的空间,而不是被安置在校区边缘。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和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Aliyah D. White

译者:Jingzhi Yang, Tian Jin, 和 Zhiyuan Chang

由于最近的仇恨犯罪威胁到了弗大校园内黑人学生们的安宁,黑人学生群体要求弗大拨款在Newcomb建立一个集中的黑人学生中心(Black Student Center)。我不仅全心全意支持这一要求,而且自2021年初以来就在呼吁完成这件必要的事情。当务之急的是——现在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学校向黑人学生们表明,我们作为这个社区中的成员是得到重视的。一封来自黑人学生们的公开信却指出,近期的事件表明情况并非如此。另外,虽然弗大设立了非裔美国人事务办公室(Office of African American Affairs,简称OAAA)并将其作为校区内黑人学生们聚集的地方,但是它既不处于学校的中心,也不是一个学生中心。作为在学校享有空间的学生们,我们不断地感觉我们不属于这里。因此,我们需要一个地方来建立属于我们的社区,而不是把我们安置在校区的边缘。

在2020年,弗大在Newcomb Hall新增了4个新升级的中心。学校在2楼设立了多元文化学生中心(Multicultural Student Center),把LGBTQ+中心(LGBTQ+ Center)搬到了三楼,并且在4楼设立了拉丁学生中心(Latinx Student Center)和跨信仰学生中心(Interfaith Student Center)。如果这些团体可以在校区一个最有名且拜访人数最多的建筑内拥有一个集中的空间,那么黑人学生群体也应该拥有。校方没有理由认为可以把黑人学生直接同化到多元文化学生中心,因为那里不是一个完全安全的空间。黑人学生们需要属于我们自己的空间,让我们可以和那些完全理解我们生活的人一起建立社区,并且在我们建立的——而非为我们建立的——环境中学习。给我们一个集中的黑人学生中心(Black Student Center)就是提供给我们了一个举办活动并且供我们编排的空间。在这个空间内,每个人都会把我们视作弗大社区中有价值的成员。

1976年成立以来,OAAA一直是黑人学生群体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目前,关于黑人学生群体的各项活动(Black programming)都在OAAA举行。OAAA提供了一个满足黑人学生们需求、兴趣以及文化的积极的环境。另外,OAAA 还是向学校中的其他学生展示我们生活的一个途径。不幸的是,OAAA位于Dawson路的Luther Porter Jackson House和Luther Porter Jackson Black Cultural Center House于近期遭到了破坏。这个地方过去曾作为James Monroe家在Monroe Hill的奴隶居住区;内战期间,Dawson路也曾是南方邦联士兵的住所。将黑人学生们限制在这样一个有着长久负面历史的空间加深了弗大与黑人学生之间的有害关系。反对建立黑人学生中心的一个潜在论点是我们已经有了 OAAA。但是我倒要问——为什么我们不能两者兼得?毫无疑问, OAAA作为连接黑人学生与黑人教职工的场所是很有必要的,但我们同时有必要拥有自己的、位于校园中心位置的学生中心。

作为弗大的一名黑人学生,我知道寻找一个可以理解我被排挤后的各种不愉快经历的同龄人很重要。弗大经常表示他们支持我们、希望听到我们的担忧,但是我们一再发现,只有我们自己是可以依靠的。学校至少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个活动中心来拉进黑人学生之间的关系。我们需要一个不用转变自己的地方,一个可以谈论成长中的共同经历的地方,一个可以谈论我们共同或不同兴趣的地方,以及一个可以让喜欢动漫、真人秀或者两者都爱的学生聚在一起、分享爱好的地方。我们需要一个可以让我们统一和治愈自己的空间。

一个集中的黑人学生中心将为黑人学生群体的社区关怀和社区发展提供完美的空间。这个中心必须位于学校中心位置,这不仅是因为校园已经为其他中心提供了这种奢侈的条件,而且还因为我们应该得到它所提供的知名度和便利。它将会是一个我们可以完全做自己并且不会因为感受到校园文化压力而以“可接受”的方式行事的安全地方。但是,这个中心的目的不是要排斥其他种族的学生。这个地方也将提供一个以我们自己的方式与在黑人群体之外的人分享我们的文化以及集合盟友的完美机会。与多元文化学生中心不同,黑人学生中心将为我们提供一个只属于我们且我们可以决定谁能和谁不能占据我们的空间的地方。

这不仅是一个放松和学习的地方,也是一个让我们组织起来的地方。 当校园里出现种族主义行为时,许多学生不需要意识到并且采取行动;但这样的忽视对黑人学生来说太过奢侈。 这是一个我们需要组织积极学生分子并且制定计划来回击白人至上主义者对我们群体的攻击的地方。我们有权将自己和我们的盟友聚集起来去解决我们被攻击时的不安。我们也有为自己发声并且要求从弗大得到我们需求的东西的权利,因为我们觉得这一点点根本不够。我们不是在得寸进尺——我们是在要求我们本应得的东西。现在正是这所大学兑现自己接纳黑人学生的承诺的时候。弗大是时候对于为支持我们的福祉所做出的主张采取行动了。

Aliyah D. White是本报的观点专栏作家,主要撰写身份和文化的文章。她的联系方式是 opinion@cavalierdaily.com

本文中的观点并不代表本报的观点。专栏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

Comments

Latest Podcast

Today, we sit down with both the president and treasurer of the Virginia women's club basketball team to discuss everything from making free throws to recent increased viewership in women's basketb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