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动物权利倡导者推动夏洛茨维尔阿尔伯马尔县SPCA在收到虐待动物的指控后进行改革

CASPCA Concerns是一个由CASPCA前员工和志愿者组成的团体,是这场运动的幕后推手

CASPCA Concerns是一个由动物权利倡导者组成的团体。他们一直在提高人们对CASPCA内员工和志愿者据称所遭受的不良待遇,以及动物受到的残忍待遇的认识。
CASPCA Concerns是一个由动物权利倡导者组成的团体。他们一直在提高人们对CASPCA内员工和志愿者据称所遭受的不良待遇,以及动物受到的残忍待遇的认识。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和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Emily Horn

译者:Jingzhi Yang,Huijing Zhu

当地社区成员、弗吉尼亚大学学生和夏洛茨维尔阿尔伯马尔防止虐待动物协会(CASPCA)的现任和前任员工均表示,CASPCA内存在着严重的动物忽视和敌对的工作环境。

CASPCA Concerns是是一个由动物权利倡导者组成的团体。他们一直在提高人们对CASPCA内员工和志愿者据称所受的不良待遇,以及动物受到的残忍待遇的认识。该组织表示,CASPCA的首席执行官Angie Gunter是罪魁祸首。

教育系四年级学生Farise Cravens在CASPCA担任志愿者。她亲眼目睹了收容所内令人担忧的细节。Cravens说,像CASPCA这样的大型收容所有很高的接收数量,特别因为它们是自然灾害后动物的第一个安置点。随着时间的推移,CASPCA接收了太多的动物,这造成了空间的短缺。

Cravens说:“Angie开始大量接收动物,即使我们并没有足够空间来适当照顾它们。有些狗时刻都被(关在)小笼子里,它们甚至无法转身。”

虽然与CASPCA Concerns没有直接联系,但夏洛茨维尔的动物拥护者因这些指控在1月27日举行了抗议活动。CASPCA Concerns采取的行动包括组织其成员与董事会之间的信件沟通。

Morgan Struble是CASPCA Concerns的成员,从2018年到2021年底在CASPCA工作。她的主要职责是安排协调员,将动物转移到收容所,并制定成年狗的寄养计划。

Struble说:“Angie Gunter的管理直接导致了我离开(CASPCA)。动物福利的工作本身是富有感情和高要求的,但(Gunter)创造的有毒工作环境使这更加困难。”

前任和现任员工及志愿者在网上分享了他们的经历。

CASPCA董事会主席Jenn Corbey说,SPCA董事会已经与McGuireWoods律师事务所合作,对公众的批评和投诉进行独立审查。这家律师事务所曾雇用CASPCA董事会副主席Mike Derdeyn。Corbey说,审查预计需要90天,将涵盖所有相关方。

3月2日CASPCA Cares的一份新闻稿说,该律师事务所目前正在调查CASPCA的现有员工,没有涉及以前的员工或志愿者。现任员工报告说该调查缺乏匿名性,这意味着律师事务所提醒所有员工,他们所告知的内容可能会反馈给董事会。

Corbey在给本报的电子邮件声明中写道:“(SPCA)董事会将评估独立审查的结果和建议,并将采取适当的行动,依此适当修改政策。”

尽管抗议不断,CASPCA的报告详细介绍了成功的经验,例如为“一定数目”的动物找到了家。许多志愿者说,高成功率是因为该组织依靠那些在恶劣的工作环境中高强度工作的人。

志愿者指称,近几个月来,收容所的动物待遇证明是不充分的。据报道,动物们常被发现被关在太小的笼子里、处于医疗危险中、营养不良等等。一只狗因此而死亡

工程系四年级学生Christine Schultz也是该收容所的志愿者,她说,在一只正在挣扎着行走的狗得到适当的医疗照顾之前,几名志愿者不得不发声表示关切。

Schultz说:“他们花了这么长时间才让工作人员去照看她,我的心都碎了。”

Struble还记得她开始在CASPCA工作时,动物们得到了很好的照顾,而收容所也并非总是如此糟糕。该收容所拥有大量资金,当地社区也很少有需要被接管的动物。

Struble表示,当Gunter开始把注意力放在大型的州外运输而不是当地及周边需要帮助的社区时,问题就浮现了。

“即使收容所已经满员,我们也会继续转移这些狗。(它们)会被安置在满员的板条箱中,”Struble说,“在任何长时间跨度内,满员的箱子都不应该被用作一种安置形式。”

Cravens说,最近几周(CASPCA)在对待动物方面已经有了一些改进,包括开始将动物安置在足够大的笼子里,以便活动。但是,倡导者表示还需要进行更多的改变。

尽管Schultz一直是收容所的长期志愿者,她说她从未见过Gunter。

“我根本不认识她。我从未与她有过个人来往,但这就是我可以分享的关于她的情况,”Schultz说,“我认为这自不待言——她甚至不经常来收容所。”

CASPCA Concerns提出的解决方案包括聘请一位新的CEO,并为丰富动物的生活和福利作出改进。CASPCA Concerns最初向董事会发出了信函,然而,除了同意进行第三方调查外,董事会没有采取什么行动。

根据CASPCA Concerns组织的研究,大多数董事会成员都没有动物福利方面的经验。

Cravens说,她对董事会没有做出更多实质性的改变感到愤怒,因为这些问题正在继续影响动物的生活质量。她还说,这些收容所很需要社区的参与。

“真正伤害动物收容所的是志愿者人数不够,”Cravens说,“社区中没有足够的人愿意寄养狗或猫。当你知道有更多的动物需要帮助时,这只会让收容所更难运作。”

CASPCA Concerns的Facebook页面将持续更新未来的行动。CASPCA Concerns还发起了一项请愿活动,以提高人们对当前收容所状况的认识。目前已有超过2000个签名,他们的目标是得到2500个签名。

Comments

Latest Podcast

Today, we sit down with both the president and treasurer of the Virginia women's club basketball team to discuss everything from making free throws to recent increased viewership in women's basketb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