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格测试要么是我的挚友要么是我的死敌

这些测试能读我的心或揭露我所有的缺点

我很确定所有人都在某个时刻分心在Facebook上漫无目的地刷动态,然后做过一些Buzzfeed的小测试,告诉你你是玉米卷饼的哪一部分或你最喜欢的蔬菜如何预测你的未来。我做过的测试中我最喜欢的是“你是绯闻女孩中的哪个角色?”。测试结果是我是那个尽责和爱挖苦人的女仆多萝塔(Dorota)。这些Buzzfeed小测试并不会告诉你关于你的很多事情,这只是一种有趣的消磨时间的方式。

迈尔斯-布里格斯性格分类法(The Myers-Briggs Type Indicator

)——这回是真正的读心术了。这个测试会给出四个描述你的性格和直觉的字母,揭示你的思考方式和处理信息的方法。我做过好几次这个测试,结果一直在ENFP和INFP中变换,这两种结果很类似并且都能很准确地描述我——一个好的倾听者、理想主义、顽固且有好奇心。

我知道关于迈尔斯-布里格斯性格分类法和普遍性格测试的普世看法。很多人争论说这些测试受到了确认偏误的影响——当一个描述放在你面前时,你倾向于曲解它以吻合你对自己的看法。还有一些人认为因为人们并不能正确评估自己,所以这些测试都是不足称道的。

我个人赞成的观点是这些测试确实可以告诉你许多关于你自己的事,不管好坏。有时这些测试结果让我感到自己被理解,尤其是当我知道有人和我有相似的直觉、感受和兴趣的组合。

其中一个叫做九型人格性格的测试(the Enneagram),可以作为一个证明这些测试对我的生活是如何几乎具有伤害性的例子。九型人格测试给你一个数字,对应一个人格并列出你的基本恐惧、欲望、动力,以及你人格中健康与不健康的级别。

我得到了一个四,被称作独立人格。我的基本欲望是找寻自我和意义。我的基本恐惧是自己没有个性并微不足道,意识到这个令我感到悲伤和沉重。尽管我不并不为这个结果骄傲且不想让它们定义我的性格,但是这两点都被证明是不可思议的准确。

我继续读下去,测试结果还描述了与其他人格的关系本质。尽管九型人格描述的是恋人之间的关系本质,但如果摒弃性别方面也同样适用于朋友之间。

我有一些朋友做了测试并读了九型人格是如何描述我们的友谊的。其中一个朋友被评估为一,被称作改革者。这个测试列出了两种人格的关系本质,甚至还有两种人格间可能出现的问题。随着我继续读下去,它描述我们友谊的好的一面逐渐变成了冗长的关于一型和四型人格的关系是如何充满争议和控制性,并最终会形成鄙视感和优越感。我希望清除读过的所有东西,尝试不让测试结果不好的一面影响我对我这段友谊的看法。

我因为一个性格测试而沮丧。我知道——这很傻,是吗?但我没法控制自己。我身上的缺点被揭露出来并且有可能伤及到我和密友的友谊。我尝试过对这些测试结果耸耸肩,但想到这些对我的类型的描述是如何准确,我仍旧因为测试结果说我的友谊最终会无可避免的告终而感到难过。

我让一个可能本身就有缺陷的测试结果影响我的友谊的未来,这从来不是这些测试被设计出来的原因。我开始仅仅思考在读完迈尔斯-布里格斯性格分类法和九型人格测试后被理解的感觉,并意识到事实是人们并不能被几个类型划分。虽然人们可能会吻合这种测试的一些描述,但个体是有多面性及动态性的,因此并不会简简单单被一个类型定义。我必须认真想想这些测试原有的作用——是帮助人们理解自我,而非将人们限制为几种类型。

最终,我仍旧喜欢做这些测试。它们很迷人并且能真正帮助你感到被理解,但人们不会在仅仅回答几个简单的问题后就被千篇一律地定型。底线——人们是神奇的,这些测试并不能将他们放在一个限制他们的盒子中。

related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