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的内秀

领略这项被低估的艺术形式的魅力

http://www.cavalierdaily.com/article/2018/09/the-hidden-superpower-of-photography

我的内在是不为常人所知的。似乎没有人真的了解我把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投入在哪里,也没人了解我深夜一个人的时候喜欢做些什么。我是一个只有少数在这个大学的人才能读懂的未解之谜。

我,女士们先生们,是一个胶卷摄影师。

这并不像我渲染的那般激动人心——众所周知摄影是工作室艺术专业的方向之一。然而,摄影是一个很小的部门,我很难在课外结识到有相似喜好的人。

首先,大多数情况下几乎没有人知道学校里有‘艺术’的存在。当我询问‘Ruffin Hall’在哪里的时候,回答我的经常是对方茫然的表情。(有时我甚至会得到这样的回答: 你指的是 ’Ruffner Hall’吗?) 

说实话,我不怪他们。经常光顾那片区域的只有工作室艺术专业,或者上戏剧课程和建筑课程的学生。如果有人了解Ruffin Hall,通常是因为他们在是年轻而又渴求新知的大一新生时,因为需要上一些艺术课去满足文理学院的艺术方向毕业要求。当这些新生们发现最基础的画画课并不如这个名字显示的那般容易时,他们很快便改掉了钻研艺术的念头。

即使是一种折磨,我还是修了画画基础课甚至进阶课。从你打算继续钻研下去开始,你就会发现艺术系有极其丰富的资源等着你去探索,例如雕塑课、摄影课,和版画课。

这就是我为什么在零基础的情况下参加了黑白摄影课。这门课和我想象中完全不同。所有东西都很...手动。我后来才知道学校只提供胶卷摄影课而不提供数字摄影课。所有的都是胶卷。在这门课中,我们需要做很多的事情去使我们拍的照片成像,比如买35毫米的胶卷并且在暗房中冲洗出独特的黑白胶片。超市中简易的冲洗照片是不允许的。

另一件我费了很大功夫才明白的事情是所有胶片摄影都是即刻永久的。我的相机上可没有删除按钮让我一键删除一张照片。在暗房中,没有修图软件。整个过程就好像多尼诺骨牌一样。如果其中的一环失败了,那其后的所有步骤也会接连失败,你别无选择只能从头开始。当你尝试在胶卷上留下影像的时候,你看到的就是你所得到的。你几乎没法改变你所照下来的东西。

尽管如此,胶卷摄影仍然是最让我感到成就感的事情之一。把自己肉眼所见的事物转换成一张照片就如同亲自创造艺术一样,这个过程是令人极度愉悦的。在暗房中冲洗照片时,你需要把照片浸入到各种化学试剂之中,从而产生的化学反应会让你的照片逐渐成像。当你看到纯正的黑色、美丽的灰色调,和极佳的白色高光逐渐显现,并组成了你的杰作时,你会体会到极大的成就感。在你学习胶片摄影一段时间后,你就会了解到什么样的照片才是好照片,如何拍摄好照片,因为你曾亲手制作过。

这就是我的超能力。我真的做出过照片。我将人们在街上看到的东西在暗房中呈现于一叠纸上,我只用黑色和白色就将它变成了有魔力的东西。我通过改变化学试剂和光线人为的调整了照片的样子,这的确是令我倍感愉悦的事情。

唯一的缺陷是,就像其他超能力一样,这个超能力不为众人所知。我经常无法展示给我的家人和朋友我在哪里工作、怎样工作、我做出了什么,和我的工作量。大概这和那个建筑物很类——远离了大部分人的视线——和我一样的一小组人沉溺于这陈旧的和看似“无关”的过程之中。

我喜欢从另一个角度看待这个问题。胶片摄影将这个世界的更多方面展现给我,我也不遗余力的照相,照相已经成了我的天赋以及力量。

related stories